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超想像中共高層方寸大亂 大放水9000億被貶值砍3000億 白宮要維持90%上輪貿易草案

為挽救下行不止的經濟,中共決定同時推出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措施,釋放長期資金9000億元人民幣。然而,人民幣貶值卻在大幅度抵消中共大放水的效果。大紀元根據中共官方數據計算,截至9月2日的66天內,人民幣貶值令中國短期美元債的償債成本劇增超3000億元人民幣。最近6天之內,中共國務院連續召開三次財經會議。旅美政經觀察人士秦鵬認為,這是中國經濟嚴重程度超想像的信號。中共在貿易戰中自食苦果,正經歷著數十年來最糟糕的一年。大放水的結果將使情況更加嚴重。

美國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6日在CNBC電視採訪中表示,他並不想就接下來的美中貿易談判作出預期,但中共返回談判桌是好事情,而且對方的情緒也更加冷靜。他強調,美方希望重新回到今年5月,被中共擱置的談判階段,當時雙方已非常接近一個完整的貿易協定。新一輪談判,至少應重拾其中90%的內容。

人行宣布降准放水9000億元人民幣

中共人民銀行周五6日宣布,將在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此外,將額外對於省籍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准率1個百分點,定向降准將在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

中共央行表示,此舉將釋放放長期資金9000億元人民幣,其中包含全面降准8000億元及定向降准1000億元。

人民幣貶值,66天內中國美元短債成本劇增3015億元

中共釋放的9000億元人民幣資金,將被人民幣貶值大幅度抵消。

受中美兩國9月1日起如期加征關稅的影響,截至9月2日,在岸人民幣累計貶值了4%,其中,8月全月累計貶值3.63%,創1994年匯率並軌以來的25年來最大月度跌幅。大陸企業離岸美元債券因人民幣大幅度貶值,償債壓力大增。

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6月28日公布,截至3月末,中國全口徑(含本外幣)外債餘額為19717億美元,其中明年3月底前要償還的短期外債超過1.25萬億美元,接近外債餘額的三分之二。

大紀元報道分析,與同期接近3.1萬億美元的大陸外匯儲備比較,這1.25萬億美元短期外債的比例相當於超過40%。

在1.97萬億美元外債餘額中,有1.08萬億美元的美元債。公開數據顯示,3月末中國全部外債的短債比例為64%,按此估算,美元短期外債約6900億美元。

上述官方數據在6月底公布時,所參考的人民幣匯率約6.733,但至9月2日收市已貶值至7.17,相當於用人民幣買入美元還債的成本,僅美元短期外債而言,66天內其償債成本就劇增3015億元人民幣。

據彭博社估算,除了官方提供的債務數據,大陸企業海外子公司尚有6500億美元債務,光是2020年上半年,大陸企業就有高達630億美元的債務到期。

大紀元報道認為,未來倘若外匯儲備顯著下降,反過來促使人民幣可能進一步貶值,或對大陸金融市場構成動蕩。

秦鵬:中共國務院6天3次重要財經會釋放什麼信號

8月31日,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開會研究金融支援實體經濟等工作;9月4日,國務院常務委員會表示,要加大力度做好“六穩”;5日金融委再召開全國金融形勢通報和工作經驗交流電視電話會議,國務院副總理、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主任劉鶴出席並講話。

旅美經濟時政分析人士秦鵬對《希望之聲》表示,當局6天以來3次會議商量金融維穩對策,釋放出經濟嚴重程度超乎想像、官方將加大投入救經濟的信號。經濟下行,就是三駕馬車全部失靈,目前體現出來就是政府投資乏力,企業投資無心,消費增長無力,出口增長無助。

秦鵬認為,中國經濟下行根本上有四大原因:

首先,政府負債率太高。中國政府壟斷了國家資源,依靠政府投資和消費是中國特色經濟增長的主動力。

其次,民營企業被歧視。最近幾年,在“國進民退”、環保一刀切、社保加速徵收和各種高額稅費的壓力下,民企不僅越來越發展困難,而且金融上也被首先供給側“改革”了,很難借到錢或者借到便宜錢。

第三,中國的國民收入分配結構不合理,傾向於政府、國企,普通公民收入增長緩慢,成為被各種權貴勢力收割的韭菜。

第四,歧視或打壓外企,以及貿易戰背景下企業外遷,產業鏈開始斷裂。

中共近期密集出台系列措施,包括減稅降費、增加地方債和專項債發行和向金融體系注入流動性等。

秦鵬表示,這些措施可以部分緩解經濟下行壓力,但無助於解決根本問題。中國的問題是結構性問題,是制度性問題,分配問題根本上也是制度性問題,這些問題不解決,如同隔靴搔癢,放水的結果更會是繼續推高通漲、造成房地產那樣的畸形產業,人民幣更不值錢。

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