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港媒:最催淚的不是催淚彈 而是無私的香港人

香港反送中抗爭,警方違規使用催淚彈受到國際譴責。但同時,香港抗議民眾各種對抗催淚彈的方法,也讓國際大讚有創意。香港媒體最近採訪到一位在前線撲滅催淚彈的抗議民眾,他表示,對他來說,最催淚的不是催淚彈,而是無私的香港人。

遇上催淚彈,先蓋上三角錐,再往洞口灌水,澆熄催淚彈。或是展現羽毛球技巧,將催淚彈回擊。

自6月份以來,香港警方多次發射催淚彈。據港警公開資訊顯示,自6月份至八月初,警方共使用約1800枚催淚彈。隨著抗爭持續,香港抗議群眾也練就對抗催淚彈的好技巧,甚至10幾秒,就能解決。

才剛丟回去,催淚彈又如雨點般落下。先前,《路透社》採訪到一位25歲,化名阿龍,在前線撲滅催淚彈的抗議民眾,他坦言,精神壓力一直都很大。

港前線示威者阿龍(化名)(2019.8.16):「如果你問我,其實我可以說任何前線都很害怕。但是,我們是害怕被逮捕,還是這個失去家呢?我們害怕失去我們香港這個家。」

香港《明周文化》也專訪到一位22歲,化名阿水,在前線撲滅催淚彈的滅彈小組成員,他坦言,一開始看到煙都會害怕,喉嚨、鼻子、皮膚都痛。但他認為,只要滅掉催淚彈,就可以讓其他人不那麽辛苦。

反送中滅彈小組成員阿水(化名)(2019.8.26):「這年紀不該學滅煙,這是我們一代人的責任。就好像現在聽回一些經歷六四的人,他們就會很傷心,就說因為他們的一代人做得不夠,令我們現在這一代人受苦。像相反如果我們這一代人做得不夠,我1997年出生,50年後,我是50歲,50歲的時候,正式主權移交的時候,我不是會更加辜負未來一代的人。」

他認為,港警一定有使用過期的催淚彈,7月21、27號兩天的煙強烈許多,7月27號自己更出現腹痛,甚至走路15到30分鐘就得停下休息,腹瀉了一個星期。不過,他仍然繼續走上前線,撲滅催淚彈。

反送中滅彈小組成員阿水(2019.8.26):「其實我很害怕,當前線的手足一轉身時,後面是沒有人在。催淚煙不催淚,而是香港人做的事更催淚。催淚煙只是令我們流鼻涕而已,現場其實可以看到,大家不會顧著自己會不會被拘捕,都要救一個阿婆。」

他表示,每一次撲滅催淚彈都會遇到許多人,但大家都蒙了臉,互相不知道是誰,縱使許多次相遇,也永遠不知道對方是誰。他認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不等於港獨。

反送中滅彈小組成員阿水(2019.8.26):「我們現在只希望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真的有這麽困難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