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習近平別無選擇 四中全會現在是不得不開

在香港抗爭和美中貿易戰不斷升溫的情勢下,中共中央宣布將在10月份召開十九屆四中全會,但沒有公布具體日期。距離上一次中共中央全會已經有20個月的時間,這場被外界“漫長等待”的會議為何拖這麼久?又為何選在此刻召開?

新華社報道,四中全會將“研究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等重大問題”,如果香港問題和貿易戰無法解決,習近平的治理能力是否會遭遇重大質疑?他能否藉由會議鞏固權力?還是喪失權力?

嘉賓:香港立法會前議員何俊仁;人大校友魯難;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獨立時評人小民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7年6月30日在香港石崗營地檢閱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

中共四中全會何時召開,各種臆測和謠傳從去年九月就一直到現在。為何不斷推遲,又為何選在10月?

魯難說北京的十月是一個黃金時間,從氣候上說是非常適宜開會的,但是在這個時候開,可能習近平想的不僅是氣候適宜,而是各種原因。

魯難說選擇十月,是因為四中全會已經是不得不開了。因為中央全會要解決的是中共作為執政黨引導中國走向的重大問題。而且中共黨章規定,原則上中央全會每年一次,現在再不開,而在年末開,會有更多不確定因素。因此這是不得不開。

香港問題還沒有解決的跡象,貿易戰火又持續延燒,這個時候召開四中全會對習近平有利嗎?如果不利,為何還要開?

小民說這個時候開會固然不利,但是不開更不利。現在已經隔了一年零八個月了,遲遲不開會,流言四起,再不開會,習近平在政治上會更加被動,等於承認自己缺乏駕馭能力,這個代價會更大。

另外,我們不能過高估計貿易戰和香港問題對習近平權力的影響。在中共專制獨裁體制下,獨裁者有無限權力而不必承擔責任。只有喪失了權力,才需要承擔責任;而不是因為需要承擔責任,才會喪失權力。文革時期有人要毛澤東承擔責任嗎?沒有。毛澤東死了後,毛澤東的小集團失去了權力,四人幫才成為替罪羊。

魯難回應說固然獨裁政權的執政合法性大受懷疑,但是它執政真正的力量在於掌握國家機器。支撐國家機器運行的經濟活動佔有重要比例。文革時候經濟崩潰,但是那個時候沒有很多反抗活動,那是因為共產黨的淫威,老百姓把他們當作神一樣地供奉,那個時候是中共打下的天下。

而現在習近平的執政不具備全民贊成的合法性,他不是通過過人的才能,而是通過隔代傳導的體制上台。所以他對於自己的執政不具備自信心。支撐中共體制維持下去的重要因素就是中共這麼多年經濟上的迅速成功,所以手中有大量資金維持國家機器運行。

當貿易戰影響到經濟來源,尤其是維穩經費不能維繼的時候,會很影響政權的穩定性。這就是四中全會遲遲不能召開的原因之一。一中全會是立牌,二中三中是修改憲法,之後就開始貿易戰了。經濟的命脈決定政治命脈。香港問題要服從於貿易戰。

多維:“相比2018年中國面臨的內外時局,如今似乎有種順其自然的意味,不僅是在應對美國等外部挑戰的態度更加明確有力,內部的紛雜也逐漸平息,雖然當前仍有諸多議題,但從中共的應對舉措來看,其重心仍是回歸中國國內議題。”中國內部紛雜已經平息?

小民說用中國老百姓的俗話來說就是債多了不愁。貿易戰經過一年多,並不是中共從容了,而是人們已經麻木了。這個問題目前無解,只能順其自然。習近平在貿易問題上已經掛了免戰牌認輸了。他現在轉移到國內問題,是因為拿貿易戰無可奈何了。

港澳辦和林鄭月娥今天都召開記者會,傳林鄭有辭職打算。北京在香港問題上到底扮演多大角色?

魯難說毫無疑問北京是操控手,林鄭月娥只是牽線木偶。她辭職的錄音流出正好是胡錫進和香港的陶傑在香港電台演播室的對話之後。胡錫進透露了很重要的信息,他說和北京高層溝通之後,認為路透社的是假新聞,不存在林鄭月娥想要辭職的情況。

這時候路透社就放出林鄭錄音,這一記耳光非常響亮。但是畢竟胡錫進不是第一次被打耳光。在林鄭月娥特首發表的演講中並沒有否認錄音的真實性,香港也沒有發表聲明表示路透社的是條假新聞,這就從事實和新聞角度表明林鄭月娥確有辭職之心,但是她沒有選擇。

共產黨的官不是你想當就當,不想當就不當。當時李克強的經濟管理失敗後,請辭也被拒絕。能夠做出決定的只有中央政府。

習近平有能力有選擇解決香港問題嗎,尤其是在十一和四中全會之前?

魯難說習近平目前沒有任何選項。在香港問題上,他當然希望通過強力手腕包括武力鎮壓來解決問題,但是貿然出兵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

香港問題和西藏、新疆以及八九六四的情況完全不同。香港高度國際化,全世界都在看著香港。經濟上,香港是中國經濟發展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為中共的執政提供源源不斷的資金。

在這種情況下,貿然出兵香港,第一不能取勝,第二會失去民心,第三會受到各國政府的經濟制裁,香港成為臭港,對中央政府不會再有任何經濟價值。尤其是川普提出香港問題要和貿易戰掛鉤,希望中共政府以人道方式解決香港問題的時候,貿易戰就聯繫到中共執政的利益核心問題。

如果貿易戰或者香港抗議持續惡化的話,四中全會還會繼續拖延嗎?

小民說目前來看這種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為這兩件事都不會有什麼特別大的逆轉了。貿易戰也就這樣持續下去了,談談打打,打打談談,中共在等川普下台或者下一個任期。香港問題中共已經束手無措。出兵不太可能,林鄭放出錄音,很可能建制派也不想出動緊急法。所以中共現在騎虎難下。

在四中全會上,也不會過多討論這兩件事,除非有可靠的解決方法。按照中共的傳統,越是大事,越不公開討論。

政論人士陳破空說,“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是王滬寧編出的名詞,來掩蓋極左路線,實際就是要強化黨領導一切,主要內容就是整黨。”所以這次四中全會到底要達到什麼目的呢?

魯難說四中全會不會有什麼意思,只是不得不開。原則上一年都開不了一次會議的話,會讓人們對政權的合法性、穩定性產生很多聯想。

這個題目“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解決若干重大問題”是完全的空話。難道不開會,就不解決重大問題嗎?這個會議不會討論、習近平也不希望討論和爭論任何問題。

習近平執政的危機感很強,他目前沒有什麼政績來給中國老百姓。所以這個會議不會解決任何具體問題,只會傳達一個意思:有危機感,保持政權穩定性。這是習近平這幾年一直在做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