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二戰影響深遠 仍牽動當今世界格局 需警覺「第四帝國」

美國著名的軍事歷史學家、學者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9月5日刊文說,雖然二戰已經結束70多年了,但其仍然影響著現在的世界格局和未來的走向。他指出,日韓應該是盟友,但仍然像宿敵;東南亞國家仍然忘不了日本軍國主義而忽視了當今中共的威脅;歐洲也仍然需要警覺「第四帝國」的金融威力。

圖為川普總統在2019年6月6日“D-day”75周年紀念日上向二戰老兵致敬。

美國著名的軍事歷史學家、學者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周四(9月5日)在福克斯新聞網站刊文說,雖然二戰已經結束70多年了,但其仍然影響著現在的世界格局和未來的走向。

漢森教授在文章中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已經結束74年了。但即使在21世紀的今天,二戰在心理和物質上對世界的影響仍然揮之不去。畢竟二戰造成了6千多萬人死亡,重新勾畫了歐州版圖,並導致了美蘇兩個超級核大國在冷戰中對峙。

日本和韓國按理說應該是天然的盟友。他們兩國都是從幾十年前的戰爭廢墟中起步,發展成今天欣欣向榮的資本主義憲政國家。在和平主義的時尚中,他們都誓言絕不再重蹈大屠殺的深重災難。兩國都是美國的堅定盟友,在經濟和安全上又都對中共這個咄咄逼人的鄰國不信任。

然而,日、韓兩國現在正被困在一場激烈的爭戰中,他們更像是一對宿敵,而不是民主盟友。在貿易和對過去的戰爭賠償問題上,他們惡語相向,忘不了二戰時期的舊賬。韓國持續要求日本就慰安婦問題更多地贖罪賠償。

越富有的韓國,對日本越擔心和仇視;離二戰越遠,日韓越陷於過去痛苦的戰爭記憶中。

為了抑制中共的挑釁,美國試圖組建太平洋聯盟,但也遇到了困難。澳大利亞、菲律賓和東南亞國家都擔心中共的擴張野心,但他們也忘不了過去日本軍國主義的血腥,包括殺害了1500萬中國人,其中大部分是平民。

在這些國家的思想中,他們知道中共是主要的威脅;但在心裡,他們至今忘不了作為當今盟友的日本,曾經在這一地區犯下的種族滅絕罪。

北約也存在同樣的問題。成立北約的初衷是為了避免另一場歐洲戰爭,以及阻止來自德國和俄國的不斷威脅。北約的信條有三:第一是要美國參與歐州事務,絕不再讓歐洲自相殘殺;第二是要美國保護西歐,讓俄國遠離,就如同二戰結束時那樣;第三是要北約盟國抑制德國,使之不能再在歐洲發動另一場戰爭。當然,第三個目的今天已經被認為完全無關緊要了。

但真是如此嗎?

德國現在主導著歐盟;因為貸款逾期償付問題其銀行正在擠壓南歐國家;柏林也施壓東歐國家,要他們跟從德國災難性地開放邊境。這導致了一百多萬中東和東非的難民進入歐盟。

柏林也試圖綁架英國,阻止其脫歐。現在對美國有好感的德國人還不到一半,而美國的軍隊和核保護至今仍保衛了幾乎沒有武裝的德國的安全。

歐洲和美國也許應該警覺,一個金融強大的“第四帝國”可能有一天會主宰歐洲。

此外,德國仍然對俄國心存恐懼。畢竟二戰時有300多萬德國士兵在東線戰場捐軀;二戰後在俄國和東歐,又有數百萬說德語的人被蘇聯紅軍種族清洗。

難怪德國總理默克爾要與專制的俄羅斯強人普京套近乎。現在就像二戰結束和冷戰開始那段時間一樣,德國非常明白,他再一次對俄羅斯的進攻無能為力,無論是常規戰,還是核戰。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最近的一個民調顯示,美國年輕一代與老一代有著巨大的差別。今天的千禧一代生長在20世紀末和21世紀初的富裕時期。這些人說,他們對結婚、宗教信仰或者愛國主義都很不看重了。

相反,那些在二戰時仍是孩子,或者父母和爺爺輩曾經參加過戰爭的人,他們對人性有更現實的評價,以及更能認識到在危險的世界中尋求安全、穩定和超然的必要性。

要想在這樣一個全球性的災難後保持理智和安全,一個辦法就是結婚生孩子、信仰上帝、珍惜使美國成功的獨特的道德和力量。

二戰在1945年結束,但其實它還沒有結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凌浩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