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破空: 林鄭月娥撤例沒得到任何一方喝彩 折射香港的處境

林鄭月娥的尷尬和艱難處境,某種程度上,折射的,也正是香港的尷尬和艱難處境。曾經因為是英國殖民地,而能夠百年置身於險惡中國之外,名列亞洲四小龍之一,成為光耀世界的東方之珠、全球華人的驕傲。卻在回歸中國(所謂「祖國」)後,飽受北京獨裁者的侵蝕、掠奪和脅迫而日漸沉淪、破敗、乃至毀滅。

9月4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撤回“逃犯條例”(送中條例)。這是引發港人大抗爭的導火索,也是港人的五大訴求之一。然而,林鄭的宣告沒有得到任何一方的喝彩,或者說,任何一方都不滿意。

在香港,抗爭港人和民主派都認定:“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認為林鄭的撤回,來得太遲太少太假。親共的建制派認為,在三個月抗爭後才撤回修例,的確太遲,因為,港人關注的焦點已經轉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濫用暴力和黑社會暴力才是焦點之一;更有親共議員承認:只有實現雙普選,才能最終平息香港民怨。

在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發表聲明:撤回危險的引渡條例值得歡迎。然而,在全面實現香港人民合法願景方面,還遠遠不夠……,香港人民理應得到公正、真正自治和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未來,這是他們得到的應許,也是他們長期以來所為之英勇抗爭的。佩洛西表示,會繼續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阻止北京鎮壓。

在北京,包括港澳辦、中聯辦、外交部,以及各大黨媒,都對林鄭的撤回宣示低調處理,甚至不報道、不回應,讓外界疑惑:林鄭宣布撤回修例,究竟有沒有獲得中央政府即習近平本人的授權?或者,恰恰是在反習陣營的鼓動下,林鄭才獨立而大膽地有此作為?

在此之前,路透社曾經兩次報道林鄭月娥的處境。第一次報道(8月30日)披露:林鄭本人願意對港人訴求(至少其中兩項)讓步,但北京拒絕;第二次報道(9月2日)披露:林鄭寧願辭職,但卻不能選擇(意即北京不準),並為自己給香港帶來浩劫而不能自我饒恕。這次報道,還附上了長達24分鐘的林鄭對工商界人士的閉門談話,語帶絕望。

林鄭處境不堪,錄音中的一句話尤其彰顯了她的處境艱難:“要為兩位主人服務的香港特首,也就是同時為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人民服務,這種情況下,特首能在政治上迴旋的空間是非常、非常有限。”

在公開場合講官話、假話的林鄭,在私下場合講人話、真話。儘管林鄭遭港人深惡痛絕,但至少,林鄭還有把人民當主人的觀念,這正是香港官員和北京領導人的根本區別。香港官員有底線,人性底線,道德底線;而北京領導人沒底線,講黨性而不講人性,更毫無道德底線。

林鄭月娥的尷尬和艱難處境,某種程度上,折射的,也正是香港的尷尬和艱難處境。曾經因為是英國殖民地,而能夠百年置身於險惡中國之外,名列亞洲四小龍之一,成為光耀世界的東方之珠、全球華人的驕傲。卻在回歸中國(所謂“祖國”)後,飽受北京獨裁者的侵蝕、掠奪和脅迫而日漸沉淪、破敗、乃至毀滅。

北京共產黨統治者的腐敗與貪婪、欺騙與專橫,一如歷代中國專制王朝統治者的腐敗與貪婪、欺騙與專橫。中國人民飽受其苦,世界也深受其害。香港一旦被鎖進這樣的牢籠和怪圈,其處境,只能是光彩剝離、民權失落、每況愈下。一黨專政的步步逼近,正是港人奮起抗爭的底因。說到底,中國有禍,禍及香港。中國黑暗,香港受污染。中國不好,香港好不了。

(2019年9月6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