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山東環保「大躍進」 企業關門數萬人下崗

近期,一場突如其來的環保風暴席捲了山東臨沂市三區九縣。當地大量餐館關門,企業停產,在農村甚至出現封爐封灶不讓生火做飯的現象。僅羅庄一個區就有7萬多名職工下崗待業。老百姓怨聲載道。

央廣網近日報導,8月底,臨沂蘭山區的企業突然大面積關停。400餘家板材企業集中停產,某街道的270家餐館大門緊閉,全區25家貨運停車場,僅剩一家有車輛進出。

臨沂是中國最大的板材生產和交易基地。據報,為降低大氣污染物排放,蘭山區採用“停供蒸汽”的方式,導致400餘家已開展過多輪環境整治的板材企業被迫停產停業。

集體關門的背後是一場環保風暴。2019年上半年,臨沂市空氣質量在山東省排名倒數第一,在全國重點城市中排名倒數第十。臨沂市被山東省委、省政府約談後,遂下令紀檢、組織部門5天內查處“大氣治理”排名後兩位的鄉鎮,黨委書記予以免職。

這才有了全臨沂市工廠停產、工地停工、餐廳關門、爐灶不讓冒煙的一場環保“運動”。

網友紛紛表示,不只蘭山區,臨沂市三區都是這樣。煎餅店饅頭店全部查封,大大小小的工廠全部貼了封條,不知道有多少人失業……自7月至今,兩個多月來,強行停產停業,不顧百姓生活生計。有的地方通知哪家工廠飯店開工就拘留七天。對於環保問題,如果去上級上訪,直接拘留。

臨沂市環保部門封鍋封灶、關閉籃球場。(網路圖片)

此外,每條路上都有城管,有監測點的地方封路不讓走。空氣檢測點附近,全天24小時用噴霧的大車和洒水車圍著方圓1公里的範圍轉。在羅庄區區委那兒,下著雨,洒水車還在灑。

網友表示,“臨沂環保措施讓人窒息”,“真的是不讓人活了感覺,俺們就是小加工廠沒敢幹活,大隊里直接撬門進去,還拿走我們的設備和一箱工具箱……和土匪什麼區別?好像我們喘氣都污染環境一樣。”“房價從一萬到三萬,一個只准炒房不準炒菜的城市。”

“@Harlan哥”:“比你們調查的要嚴重的多,幼兒園不讓做飯。羅庄也是,所有餐飲8月25號停業到9月2號,夜市不準出,所有貨車不讓進城,加油站關門……太多了。”

臨沂市河東區九曲街道辦事處通知,根據環保要求,幼兒園內不許做飯。(網路圖片)

“@安靜漠然”:“查環保的車天天在各大村子裡轉悠,還給農民爐子貼封條,查每家每戶有沒有買炭。”

餐館關門5天企業停產上月

蘭山區一家餐館老闆肖女士(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們附近的幾家店全都關了5天。昨天(9月5號)還有人來檢查,今天(9月6號)也有記者來問。羅庄區等其它的地方也有關停的。

據介紹,其實早在6月初,油煙凈化設施都已經裝上了。環保部門要求商家開業的時候都得裝,每個月還要清洗。都是自家出錢去買,有指定的商家,其它的牌子不能用。排量大的設備要1萬到2萬,做燒烤的都得裝1萬多的,一般的餐館要4千多。

8月26日,城管環保群通知稱,所有早餐店、飯店、大型企業、單位有油煙產出的全部關停,為期5天。

臨沂市環保部門要求,餐館、加油站關停5天。(網路圖片)

接到通知後,劉女士就回老家了,發現老家河東縣的陶瓷廠全都停業了,工人已經閑了一個多月。“查污染好多陶瓷業都休息,陶瓷生意現在都不好做了。現在物價又漲,工人沒有工作,東西還得漲價,也太坑人了。”

“可能以後有規定的時間,一天開多長時間,出多少貨。那麼大的廠子,那麼多人要養的。都停下來怎麼辦啊?”她說。

羅庄華偉建陶有限公司的銷售負責人7日告訴記者,目前廠子還在停產中。一名臨沂網友向記者確認,“羅庄是從8月13號開始完全不能幹活了,瓷磚廠據說要關門了。很多廠子都搬到外地了。”

蘭山區一家餐飲業的劉老闆說,他們家的麵館被停業了一天半,城管通知說要打掃衛生,不合格不行。“這個做法有點過了。統一不讓幹了有點過了。”他說,“聽知道的人說,板材企業有停的,義堂縣那邊比較多。”

羅庄區7萬多名職工下崗

山東維權律師李向陽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自己對臨沂的環保運動有切身的體驗。“前幾天去臨沂,找飯店吃飯都找不著了,(飯店)都關門了。”

李向陽說,“我有一個朋友是做傢具板材的,通過成品的板材,通過切、鋸加工成組裝件賣給傢具廠用,像這樣的廠子哪有什麼污染啊?都勒令關停了。可以說整個臨沂,工礦、企業、包括建築(業),統統關門。”

李向陽有一個親戚在羅庄做廚師,現在也回家來了。據說僅一個羅庄區就有7萬多職工停工、下崗了,都放長假回家了。

對於這些企業的未來走向,李向陽認為,“開張是必然的。只要過了這一段督查檢查時間,冒煙的還要冒煙,該幹活的還要幹活。”

他指出,從這件事情可以反映出整個國家的運行,根本沒有長遠的、可持續性發展的這麼一個機制。官員拍拍腦袋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官方搞環保被指騙局

近年來,中國大陸陰霾嚴重,天呈異象被認為是有深層次原因造成的。中共不修德政,治霾無方,各地還出了諸如環保造假、大躍進等很多鬧劇。

李向陽表示,環保問題一言難盡。在一個合理的體制下,社會應該是穩定的、安全的、可持續性發展的,現在是今天這樣、明天那樣,讓人看不到希望。“做為老百姓,對這個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感覺非常擔憂。我們老百姓心裡覺得很堵啊!”

他舉例說,國內生豬豬肉已經25元一斤,也是前兩年為了環保,大大小小的養豬場被關停,進口(俄羅斯)豬肉又不注意檢疫,使非洲豬瘟在中國肆虐。假如一個合理的體制,注意可持續發展,對國內的養豬業起碼要保持有一定的保入量。官方去引導、規範,不會一刀切地不讓養了。

他指出,中國大陸所謂的環保,是官方自己在哄自己。就像APEC會議的時候,河北的鋼鐵廠全部關停,北京出現了APEC藍天。那些企業如果確實按照環保標準去達標排放,什麼事都沒有,歐美髮達國家人家就沒有工廠了嗎?為什麼人家的空氣質量好?

“我所在的沂水縣城,站在濱海大道上,夜裡煤煙的氣味撲鼻。沂水的污染也是(因為)太多的企業排放污泥濁水,這都是官方很清楚的,什麼時候搞過環保治理啊?他們根本沒有想到讓這個社會可持續發展。是糊弄一天算一天。”他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