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可心:從美國遣返前中共計劃生育官員談起

2005年9月7日,在聯合國紐約總部舉辦的第二屆「世界議長大會」上,美國代表、國會民主促進委員會主席大衛‧德萊瑟曾表示,除了恐怖主義,還有一種恐怖威脅著世界,就是那些名義上的民主或者是赤裸裸的獨裁國家政權對人民的壓迫。無論從範圍、強度、時間還是後果上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組織能像中共般濫用權力、揮霍人民血汗錢來殘害自己無辜的百姓。從這個角度上看,中共是當今世界最大的恐怖主義威脅。

今年的獲獎紀錄片《獨子國》揭示了計生政策斬斷國人血脈,讓親人生死不見、兩地不親的黑手。圖為當年江西臨川小巷土牆上的計劃生育宣傳標語。*

8月27日至28日,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的人權侵犯者和戰爭事務處理中心(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s Human Rights Violators and War Crimes Center)在12個城市發起非法移民掃蕩行動,抓獲了30名男和9名女逃犯。其中包括四名涉嫌幫助中共政府對中國民眾實施強制墮胎和絕育手術的中共計劃生育領域的官員,他們都將被遣返回中國。

“計劃生育(family planning)”,又稱家庭計劃,即對生育子女的數量和時間做出計劃。在世界其他國家也有提倡控制人口的家庭計劃,在民眾自願的前提下,通過政府補助和相關部門的指導和服務,對生育做出規劃。但中共的“計劃生育”則為強制的。1982年9月,中共十二大報告將“實行計劃生育”定為中國基本國策,意味著它成了法定的公民義務。

“寧可血流成河,不準超生一個”、“寧添十座墳,不添一個人”、“一人超生,全村結紮”、“該扎不扎,見了就抓;該流不流,扒房牽牛”。

35年來,諸如此類的標語曾在中國城鄉普遍出現。強制墮胎、強制結紮、高額罰款、暴力毆打、非法拘禁,悲劇一再上演。一胎化政策殘害了無數的家庭,導致無數生命被虐殺,中國人口急劇老齡化,性別比嚴重失調,更嚴重的是扭曲了中國人的普世價值觀。

一、違背人性強制墮胎虐殺無辜

中共衛生部2013年1月份提供了一份詳細的結紮和墮胎報告,報告中稱最近40年中國共有近3億3千萬墮胎案例。中共的獨生制度使得在過去的三十多年裡,平均每個中國家庭都有了殺死親身骨肉的經歷,每個人都聽說過周圍人墮胎的故事。中共在計劃生育過程中的冷血、殘忍、犯下的罪惡,可謂罄竹難書。

二、人口性別失調

計劃生育政策導致了大量選擇胎兒性別的非法墮胎,造成人口性別比例失調。據世界銀行的一份報告數據顯示,僅2008年中國就有120萬女嬰“消失”。中共實行“獨生子女”政策30年來,至少造成了3,700萬女性人口的消失。中共官方2016年最新數據顯示,中國2015年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3:51。在過去的20多年裡,這個比例一直居高不下,曾一度高於120,是世界上最懸殊的出生性別比例之一。這意味著,每出生100個女孩,多出生20多個男孩。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曾說,“這是一種壓制手段,這個政策造成了可怕的後果,有4000萬到1億女嬰成為犧牲品,導致人口男女比例失衡。”據統計,由於計生政策導致的人口失衡,大約3700萬中國男性將無法結婚。這種性別失衡是導致中國和周邊其他國家婦女拐賣和性奴隸現象的重要原因。

長期研究中國人口政策的美國德州農工大學帕斯頓教授曾預測,到2020年,中國將有4,500萬到5,000萬個的單身男子不能找到配偶。

三、加速社會老齡化,侵蝕中國經濟

計劃生育加速人口老齡化,老人面臨老無所靠的凄涼晚景,同時導致社會勞動人口減少,企業招人困難,產業萎縮;。據中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發布的中國人口老齡化發展趨勢研究報告預測,至2013年,中國老年人口將達到2億,2026年達到3億,2037年超過4億,2051年達到最大值,之後將一直維持在3億至4億的規模。

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的人口學專家易富賢曾說,“如果沒有計劃生育政策,中國經濟還會繼續成長一二十年。”他說:“所有國家的經濟都是依賴勞動力…….一胎化政策讓中國勞動力短缺、老化,中國經濟2016年開始下行。”中共體制內的人,如中共中央黨校教授周天勇也曾證實,中國經濟陷入低迷的深層原因在於經濟主力人口減少,而造成這一惡果的是中共的計劃生育制度。

雖然中共在2015年開始結束“一胎化政策”,企圖遏制勞動力下降、老齡化等問題,但中共2016年全面實施“二胎化政策”後並不奏效。大陸人口出生率從1988年以來一直呈現下降趨勢,從1982年的22.28‰、1990年的21.06‰、2000年的14.03‰、2016年的12.95‰、2017年的12.43‰,再到2018年的10.94%。2017年大陸出生了1,723萬人,比2016年減少了63萬;2018年出生了1,523萬,比2017年整整少了200萬,這是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人口出生率的歷史最低值,也是70年來首次出現人口負成長現象,有學者稱之為“人口雪崩”。

中共政協委員、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高級研究員黃文政曾對媒體表示,中國人口統計數據存在嚴重失真問題,到2030年新生人口數量會嚴重下降,對未來經濟造成很大影響。

五、扭曲中國人價值觀

2017年中共兩會期間,衛計委副主任王培安在答中外記者問時稱,中國現在不缺人口數量,未來一百年也不缺。這一句話充分表現了中共對生命的漠視。

中國旅英作家薛欣然曾與大量中國獨生子女交談,但她稱她所發現的動搖了她做中國人的自豪感。她在《Buy Me The Sky》一書中曾指出,計劃生育已經嚴重扭曲了中國人的價值觀。她認為,中國人的文化自豪感源自於對家庭的重視。但現在,中國的文化信仰已經完全背棄了這些。薛欣然在訪談中曾舉了一個例子。她說,2011年的葯家鑫案讓她十分震驚。陝西西安的富家子葯家鑫夜裡開車撞傷了一名農家女,葯家鑫不但沒有救人,反而用一把隨身攜帶的八寸長刀連捅受害人8刀,致其失血死亡。葯家鑫向警方稱,之所以殺人,是因為受害人試圖記住他的車牌號,因此要滅口。在強大輿論壓力下,葯家鑫被執行死刑。但更讓她震驚的是,一組中國獨生子女在接受採訪時說,他們要是處在葯家鑫的位置,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人。原因是他們的命比農家女的命更值錢,不能讓一個農民給他們的未來帶來麻煩。

“一胎化”政策下幾十年制度性的虐殺,許多中國人對待胎腹的骨肉被殺害的態度,已經從被迫的、難過的,轉變為主動地、從容地和不以為然的心態。面對他人的殺戮行為,全社會也似乎早已不再憤然、同情,反而變為坦然、漠然,沒有人再去追究其可能造成的可怕的心理後果。中共給全民塑造了一種社會心理:對生命漠視,面對殺戮麻木不仁。

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人命關天”、“人丁興旺,五穀豐登”之說,在傳統文化中,上至天子下至百姓,都懂得敬天敬神順應自然。中共推出的計劃生育一胎化政策後,這一所謂的“基本國策”給中國無數家庭帶來了不同程度的災難,在全方面破壞了中國的人文環境,給整個社會帶來了太多難以逆轉的惡果。

不久前,揭露中共計生給民眾帶來的苦難的紀錄片《獨子國》在聖丹斯電影節(Sundance Film Festival)上首映獲得評審團大獎(Grand Jury Prize)。《華爾街日報》電影評論家喬‧摩根斯坦(Joe Morgenstern)在他的影評中寫道:“這部紀錄片能加深我們對極權(下)中國的理解,不久前中國的中央政府對其最弱勢公民所犯下的慘無人道的滔天大罪。”

2015年在名為“中國的人口控制:政府對婦女和兒童的暴力行為”的美國國會聽證會上,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共同主席,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曾說,就像希特勒和斯大林犯下的暴行一樣,人們在多少年後會問這樣的問題:“全世界、西方國家、聯合國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專制政權欺壓婦女兒童三十多年而坐視不管呢?”

如今,美國政府終於開始行動。曾幫助中共對百姓實施強制墮胎的劊子手們最終都將會為其惡行付出代價。

除了計劃生育外,自1949年建政後,中共先後發起了“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鎮壓西藏”、“鎮壓法輪功”、“鎮壓新疆”,等一次次殘酷血腥的運動,到最近的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三個月以來,借黑警黑幫之手濫權施暴對香港民眾犯下種種令人髮指的惡行,中共還犯下了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在中共治下,中國道德淪喪,社會不公現象普遍,城市治安狀況糟糕,世人普遍缺乏信仰,社會亂象紛呈。

前不久,一位名為“P.L.”的民眾8月11日在“We the People”發起“要求正式將中國共產黨認定為恐怖組織”聯署,內容指出“在執政70多年過程中,中國共產黨做了許多令人難以想像的恐怖事情。這些惡意且邪惡的行為包括:偽造國家歷史、壓迫言論和新聞自由、高達數萬億大規模洗錢、活體摘取器官、對未成年女性性騷和攻擊、以反革命為借口屠殺無辜公民等。有鑒於近來(反送中事件)中共解放軍偽裝香港警察對港人施暴行為,我們人民請求正式將中國共產黨認定為恐怖組織。”目前此份征簽至今已經有超過10萬2千餘人聯署。

如果仔細對比,不難發現共產主義與恐怖主義的相通之處就是暴力和仇恨。

2005年9月7日,在聯合國紐約總部舉辦的第二屆“世界議長大會”上,美國代表、國會民主促進委員會主席大衛‧德萊瑟曾表示,除了恐怖主義,還有一種恐怖威脅著世界,就是那些名義上的民主或者是赤裸裸的獨裁國家政權對人民的壓迫。

無論從範圍、強度、時間還是後果上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組織能像中共般濫用權力、揮霍人民血汗錢來殘害自己無辜的百姓。從這個角度上看,中共是當今世界最大的恐怖主義威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