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人行大放水9000億 專家:經濟到什麼程度自己去想

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評論說,中共這次降准全面的和定向的都用上了。定向降准針對城商行。 對於城商行,賀江兵早就認為這是中國金融體系中最危險的,比村鎮銀行還危險。降准對其它銀行是為了刺激經濟,對城商行則是救命的。 賀江兵表示,降准本來是用來應對不時之需的,這都用上了,經濟到什麼程度,你們自己去想吧。

中共央行大放水9000億元。

中共央行9月6日發布全面降准和定向降準的消息,預計總計釋放長期資金9000億元人民幣。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評論說,降准本來是應對不時之需的手段,這都用上了,經濟到什麼程度,你們自己去想吧。中共央行表示,降准措施是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降低社會融資成本。然而,中共官僚體制和中國金融機構本身就對政策傳導構成阻力,令政策的初衷與實際效果相差甚遠。

中共央行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大放水9000億元

9月6日(周五)傍晚中共央行宣布了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措施。全面降准在16日實施,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定向降准將在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將額外對於省籍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准率1個百分點。

中共央行表示,此舉將釋放放長期資金9000億元人民幣,其中包含全面降准8000億元及定向降准1000億元。

此舉應該是因應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的降准要求。據中共政府網消息,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國常會)9月4日要求“及時”全面和定向降准以救經濟。

賀江兵:降准都用上了 經濟到什麼程度自己去想

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評論說,中共這次降准全面的和定向的都用上了。定向降准針對城商行。

對於城商行,賀江兵早就認為這是中國金融體系中最危險的,比村鎮銀行還危險。降准對其它銀行是為了刺激經濟,對城商行則是救命的。

賀江兵表示,降准本來是用來應對不時之需的,這都用上了,經濟到什麼程度,你們自己去想吧。

旅美政經觀察人士秦鵬分析認為,降准其實就是放水。由於中共政府不肯做結構性改革,不肯縮減政府規模再度真正的減稅降費,也不敢降低利率進一步推高房價,中共只能採取所謂的定向降准這種勉為其難的手段。實際上真正的定向是很難的,而且放水的結果還會加快通漲、人民幣更不值錢。

另有分析師認為,中共全面降准與定向降准一起出台,顯示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需要更強力度的逆周期調節措施。

交行金研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師鄂永健表示,對於中共決策層來說,當前主要面臨三個問題。首先,內外環境不佳,8月製造業PMI環比回落,從高頻數據來看,8月經濟指標仍不樂觀,而貿易戰僵持不下,不確定性加大,這些都是導致經濟進一步下行的因素;其次,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特別是小微企業融資成本仍有待進一步降低,定向降准仍意在精準滴灌;第三,全球降息潮來臨,預計9月美聯儲可能還會降息,央行預先通過降准釋放流動性,也是為了給下一步調降MLF利率提供條件。

兩方面因素或導致中共寬鬆政策難起作用

中共央行表示,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以及促進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因此推出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措施。

中國實體經濟尤其是民營企業流動性緊張是一個老問題,中共一再強調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並從政策上針對性的推出定向措施,但實際效果總是差強人意。

這裡存在兩方面因素,一個來自中共官僚體制,另一個來自中國金融機構對民企的歧視,來自這兩方面的阻力令任何寬鬆政策的傳導均無法通暢。

從中共官僚體制而言,路透9月5日的分析文章說,中共體制機制漸趨固化的弊端突現改革滯後,讓許多政策的效果大打折扣。

文章引述中共發改委下屬研究機構一位專家的觀點說,中共現行人事制度和財稅體制中的財權和事權不匹配,很多工作就是面子工程,就是給上級看,只是為了完成工作量,至於是不是老百姓真正需要的並不關心。

一位不願具名的專家稱,改革到了深水區繼續推進確實難度在增加,尤其是很多現行體制機制的弊端正成為政策落地的阻力,使很多政策難以下沉落地。

除了中共官僚體系存在的固有弊端之外,中國金融機構對民企與國企區別對待,這也讓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助困小微民企的努力與政策初衷差距很大。

華爾街日報》8月21日報道指,小微企業是中國經濟的薄弱環節,這個領域受經濟放緩衝擊最為嚴重。中共央行近期對中資銀行實施降准措施,以鼓勵其貸款給小微企業,但銀行對這些企業的放貸意願很低,因為在銀行看來,民企風險高於國企。儘管中共央行已向金融體系注入數十億元人民幣,但小微企業的融資成本並沒有大幅降低。中資銀行自身也疲於應對大量不良債務。

中信銀行杭州分行的一位貸款業務負責人表示,儘管有最近的改革舉措,該行依然不會調降貸款利率,因大多數發放給小企業的貸款基本上都無法賺錢。他說,銀行在政府命令下不得不向這些小企業發放貸款。

貸款回報率的降低預計將進一步擠壓銀行利潤率,面對更激烈的競爭環境,銀行發現難以降低存款利率。

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8月21日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表示,對於融資貴和融資難的問題,長期以來商業銀行往往幾乎一致的抱怨,中小企業信用差、報表不全、規模效應差、一旦出現違約客戶經理要終身負責。

周浩認為,在中共政策的壓力下,商業銀行可能被迫向製造業和中小企業發放貸款,但銀行內部可以通過定價機制來保持對這些行業的高利率,某種程度上會造成政策空轉。這個所謂的資金轉移定價機制(Fund transfer pricing)在某種程度上保證了銀行的利差,即銀行可以以存定貸,或者以貸定存,目的是在存貸款之間保證一定的價差,那麼最終貨幣政策的效果將會被打折扣。

周浩說,另一個問題是,如果商業銀行不願意向實體經濟發放貸款,最終大量資金會集中在銀行間市場,並壓低債券收益率,最終要麼是財政發力、要麼是鼓勵高評級企業發債,這仍然會導致結構性問題的存在。

中國經濟進一步下行風險增加

近期中共官方公布的數據驗證了中國經濟進一步下滑的狀況:貿易戰升溫使中國企業經營遇到更多困難,供應鏈的外移、企業破產數量增加以及由此造成的工作機會的流失,社會需求和消費下滑,中國經濟前景堪憂,進一步下行的風險上升。多家機構預測,中國經濟增速將大幅度放緩,難以保持6%的高速。

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標普全球評級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羅奇(Shaun Roache)發表報告指出,中國人口結構惡化及生產力成長下滑,中國經濟未來10年放緩的概率幾乎是“百分之百”。加上與美國在貿易及科技上的“大博弈”,中國經濟減速成為更加難以解決的難題;若美中衝突進一步升高,未來10年,中國經濟成長率恐腰斬到僅剩3.7%。

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高路易(Louis Kuijs)近期在一份報告指出,即使中共當局增加刺激措施,中國經濟增長估計在第四季會放緩到5.7%,且2020年會維持這一水平。

高路易表示,去年底以來中共實施的政策寬鬆已經不足以有效減緩經濟下行。在中國經濟增速走低、貿易摩擦升級和全球貿易勢頭疲弱的背景下,只有更進一步的放鬆政策才可能有助於穩定經濟。

摩根士丹利也認為,8月官方製造業PMI數據疲弱,進一步顯示今年第三季中國經濟增長動力不振,近期貿易緊張局勢升級,亦增加經濟下行風險。

摩根士丹利估計,中國第四季GDP增長將放緩至5.8%,明顯較原預期6%水平為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