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反送中 「定心丸」?

對美國來講,制定香港人權的法案,當然美國是想保護香港人民,但是將來是否真的會發生作用,要看中美之間博弈的情況,如果美國站在絕對的優勢,那麼這個法案可能有效果,美國可以用國內法進行長臂管轄,但如果中美博弈中,美國已經力不從心了,那麼這個法案定出來之後只是為了安慰香港人民的,實際上能發揮的效應並不大,所以這個還是要回到中美之間的博弈情況怎麼樣,才能看出來今天訴求的東西能不能實現。

香港反送中連續第14個周末舉行抗議活動,身穿黑衣的示威者高舉美國國旗前往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請願,希望美國總統川普“拯救香港”,美國國會周一復會後是否會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力挺下火速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個法案具體內容為何?能發揮什麼作用?是否令北京如芒刺在背?《海峽論談》請香港時事評論員鄧浩原與台灣的兩岸問題專家吳漢深入分析。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5項內容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5項內容

法案具體內容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是由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在國會兩院一同推動的法案,藉此重新確認美國對香港民主、人權和法治的承諾。根據美國國會2019年6月份公布,法案主題內容有5項︰1.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判斷香港自治地位是否繼續符合1992年所通過的香港政策法;2.要求美國總統確定哪些人需要為「銅鑼灣書店」事件、以及香港基本自由受打壓而負上責任,包括把書店相關人士引渡到中國大陸、拘留或審判的人;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並拒絕入境美國;3.要求美國總統制定策略,保障美國公民和企業免受香港修訂後的逃犯條例所威脅,包括確定會否更改美國與香港之間的引渡協議、以及美國國務院對香港的旅遊警示;4.要求美國商務部提交年度報告,確定香港政府有否確切執行美國針對敏感兩用物品(泛指軍商兩用)出口規定,以及美國和聯合國制裁規定,特別是針對北韓和伊朗的制裁;5.確保那些參與非暴力示威,爭取香港民主、人權和法治的人士,不會因為遭香港政府拘捕、監禁或其他不利舉動,而被美國當局拒絕發出簽證。

美港“特殊國與國”關係?

鄧浩原:中英在1984年簽訂的聯合聲明中,關於香港要有高度的自治,保證香港有足夠的自治和民主,這個保證是一個國際的條約。但是問題是,中英兩個國家定了這個國際條約以外,美國對香港的關係又怎麼辦呢?因為中國是一個共產主義的國家,他是跟香港的資本主義是不一樣的。美國要跟香港以後維持一個特殊的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所以要用美國香港政策法來維持跟香港的商貿和文化交流的關係。中國希望用自己國內的法律制裁香港的相關官員,或是商貿之間的規定有一些調整,甚至於可能未來的時候會將香港的獨立關稅區的地位重新調整,這是中國的極限壓迫。如果不再給予香港自治的地位,甚至於剝削香港的民主跟自由的話,美國只有用一些法制的手段去制裁中國,然後讓香港能有一些外來的支持。如果除了這些支持以外,美國這一系列的制裁必定會傷害到香港的利益,有些人說,如果這樣的話就是玉石俱焚,美國人傷害了維持香港民主的香港人嗎?不是的。如果美國不出手制裁的話,光靠英國,本來英國就是中國的利潤者,他的力量根本不能就動搖中國的利益。所以就需要美國,因為美國和香港有實質的商貿關係,有實質的文化的交流和其他的東西。在已知的條文裡面,如果每年審視香港的狀況越來越差的話,他的條文再加碼的話,對於香港的未來可能是有幫助的。

高舉美國國旗港人心態從未回歸

吳漢:香港問題這幾個月的發展在訴求上已經做了一些變化,一開始是反逃犯協定的修訂,後來陸陸續續地又加入了一些所謂的民主,普選,現在甚至於把“香港獨立”這樣的訴求也放進去了,所以變得越來越複雜,香港民眾的情緒也跟著越來越高昂。今天示威者到美國領事館遊行舉著美國國旗這件事情更讓大家疑問香港到現在的訴求到底是什麼,回歸20年之後,心態上基本是沒有回歸的,拿美國國旗,英國國旗是非常輕鬆的,大家都是非常願意的。可是要拿中國國旗,基本是不可能。這就形成了香港民眾對於中國的不信任。這樣就對於未來如何解決社會衝突的事情變成更大的一個障礙。就主權的議題來講,應該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應該否認香港的主權已經回歸中國了,那這個事情既然已經在主權已經回歸中國的狀況底下,在大國之間的互動裡面,基本對獨立的訴求這個事情不見得是支持的。大國之間希望維持相對的次序的穩定。在香港民眾爭取自己權利的同時要表達立場的時候,要比較清楚,拿著旗幟就表現出了一種心態。對美國來講,制定香港人權的法案,當然美國是想保護香港人民,但是將來是否真的會發生作用,要看中美之間博弈的情況,如果美國站在絕對的優勢,那麼這個法案可能有效果,美國可以用國內法進行長臂管轄,但如果中美博弈中,美國已經力不從心了,那麼這個法案定出來之後只是為了安慰香港人民的,實際上能發揮的效應並不大,所以這個還是要回到中美之間的博弈情況怎麼樣,才能看出來今天訴求的東西能不能實現。

法案若通過美中博弈多張香港牌

吳漢:應該會是這樣的,因為美國在對外關係上向來是採取兩手策略。所謂兩手策略就是立法部門跟行政部門不見得同調的。但是立法部門可以盡量去發揮對於反對者的支持跟訴求,於與關照。但是行政部門在實際執行的時候要考慮到政治現實。所以就在台灣關係法通過之後,美國在執行台灣關係法的過程裡面,我們看到前面是意興闌珊的,是川普上台以後開始對台灣關係法比較著重了,比較願意去支持,那是因為美國開始要對抗中共了。基本上我認為這些法案都是為了合乎美國本身的利益,所以不管是台灣也好,香港也好,在美國來看應該都是一個籌碼,尤其是對中共施壓的時候,是不是這個籌碼可以打的出來。如果美中在博弈的過程中,美國在影響中國的能力上面越來越弱,那麼這些牌都不會有具體的效果。如果美國影響力是非常大的,那這些牌都會發生具體的效果。

法案可對反送中示威者提供人身安全保障

鄧浩原:美國香港政策法的修訂,其實有一條是很重要的。比如說,香港人如果在這次暴力事件或是之前銅鑼灣書店之類的情況下,如果有被政治監控和被迫害的情況的話,美國是不會在簽證上面有為難之類的東西。其實往後會更進一步的,跟台灣一樣,以一個人道的理由去接受這些人,作為一個政治犯的身份去美國,或是去台灣。尤其是一些所謂的“政治素人”,他們沒有政治地位也沒有組織支持的話,他們的未來前途跟生計其實是有困難的。他們在香港可能會面對數以十年的暴動罪的檢控,所以對於他們而言是非常之恐怖而且是漫長的刑期。這些人身安全的保障其實比制裁一些香港和中共的官員要更有迫切性。

台灣當局對制定《難民法》協助港人持保留態度

吳漢:在台灣的《港澳關係條例》裡面,有一條就是針對因為政治因素而安全受到危害的時候,我們可以去幫忙安排這些港澳民眾。我認為這個條文就基本上可以了,至於說難民法這個東西,到底適不適合用香港目前的情況,這個還是有待商榷的。為什麼民進黨政府不太願意進一步處理這個問題,根據民進黨的立法委員說法,第一個是怕被中共栽贓,說危害兩岸關係。第二是有關國家安全的問題。如果這個難民條例一過,只要是合乎難民資格的都會過來,那這個難民資格裡面會不會夾帶了間諜,怕會有這些因素。美國香港人權法案如果有的話,能訂出來最好,但是如果沒有,其實美國過去在照顧民運人士,也是有既定的成立。如果香港面臨這樣的問題,美國人當然可以支持這樣的事情,假如說因為政治因素而遭受安全顧慮,中華民國政府也可以考慮這樣的一種關係。主要是因為黃之鋒來台灣之後提出了一些希望台灣民眾能夠配合的事情,我認為台灣的民眾不太能同意。以目前的情況,制訂難民法還有香港緊急狀態相關法案,中華民國政府跟人民去反對這件事情的著力點也是不夠的。所以是理想和現實面的落差,我覺得香港的朋友應該諒解這個問題,因為每一個地方都會考慮自己最大的切身利益。

樊冬寧

美國之音《海峽論談》主持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