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幸運的詠梅:嫁王菲初戀 夫妻恩愛20餘載 甘做女配24年終成影后

2019年2月19日,是詠梅演藝生涯的分界線。

在默默演了24年配角後,她終於憑藉《地久天長》成為了中國 大陸第一位柏林影后。

當評委念出最佳女演員“詠梅”時,經紀人哭了,拿著手機拍視頻都在顫抖。呼喊與掌聲瞬間響起,現場劇組成員都站起身鼓掌,或和詠梅擁抱。

而這位49歲的中國女演員,只是在聽到自己名字時捂嘴喊出“My God”,眼角微微濕潤,然後起身與左右演員相擁之後,就款款走上台了。

沒有哽咽,沒有激動落淚,她握著銀熊獎盃站在麥克風前,介紹劇組與電影,緩緩道感言。

其後接受採訪,她依舊淡然,對於經驗,只留下了樸實的8個字:“好好演戲,好好做人。”

在浮躁的演藝圈,一個影后的微博粉絲只有5萬簡直讓人難以置信,但放在詠梅身上,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初嘗“走紅”滋味,她就選擇把手機設置成呼叫轉移,15年沒接外人電話,“也沒耽誤什麼”,這一切皆源於她不想紅!

陰差陽錯進演藝圈

“潛意識裡,我不想太出名,因為太出名了,你就失去了很多生活上的自由。”在許多演員被娛樂圈“禁錮”失去了自我時,詠梅選擇演員這個行業恰恰是為了自由。

命運的走向,有時候就是很偶然。詠梅畢業於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很自然的成為一個白領,可一個偶然的機會改變了她的人生走向。

彼時,許戈輝工作室的一檔節目《約會星期天》需要主持人,詠梅被推薦去代班一期,沒想到許戈輝很欣賞她的知性大方和博學多識,於是她兼職做起了主持人。

半隻腳踏進了圈子,便有人來找她演戲,年輕的詠梅不免有些盲目自信:“那時候還是公司職員,根本沒想過進演藝圈,雖然對表演一無所知,但有戲來找我時,我還看不上小角色,跟人家說不是女一號就別找我……”

恰逢電視劇《牧雲的男人》尋找女主,許戈輝覺得詠梅的形象氣質十分符合,就向劇組推薦了她。

劇拍45天,詠梅拿到了一萬塊錢片酬,彼時她一個月工資才800元。能掙錢,還有自由支配的時間,於是她辭掉了廣告公司的工作,從一個門外漢正式邁進了演藝圈。

出道即女主,但劇沒火,詠梅自然也談不上紅。她又從來不主動爭取角色,“該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再怎麼爭搶也沒用”,別人找到她演戲,自然輪不上女主,於是她開始了24年漫長的女配演繹路。

“看到別人站C位,心理有過不平衡,但是世界一直是這樣,觀眾可能就是喜歡看漂亮的,誰不喜歡看漂亮。我不讓自己在這方面耗太多的心神,一個人的生命很短暫,她的心神有限的,我要把有限的心神放在一個對自己好的東西上。”

入行不久,詠梅當初的盲目自信很快褪去,但她心態平和的接受了,“我就是一個手藝人,塑造女性人物就是我的手藝,只要手藝好就有人來找你,就是這樣。”

當然,主動找到詠梅的角色,如果覺得不合適,她也會拒絕。

她不是工作狂,相比於拍戲,她更喜歡休息,除非是遇到了一個自己非常喜歡的劇本和角色,也才會有工作愉快的體驗。因此僅僅是配角,她也才保持一年出演一兩部戲的慢節奏。

2004年,電視劇《中國式離婚》熱播,詠梅飾演的肖莉本是一個不討喜的第三者,而她卻將女高知的溫雅、苦衷與涵養演的入木三分。

開始被觀眾熟知的詠梅,邀約電話也多了起來,她卻覺得不舒服,她感到自己內心的慾望在膨脹,變得不太像自己,這種變化讓她心生反感。

擔心自己會被慾望吞沒,詠梅選擇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於是乾脆把手機設置成了呼叫轉移,想找她只能通過簡訊,回不回在她。

這一設置就是15年,15年間,除了家人的電話,其他電話詠梅一個都沒有接過,“我這個人性格就是不願意被牽著走,工作上、生活上我都希望自己能夠控制。”

49歲之前,詠梅從沒想過要得什麼獎,用她自己的話說,她是一個挺“懶”的人。

出演《中國式離婚》《刺客聶隱娘》《青春派》,讓她提名“最佳女配角”,卻又擦肩而過。

直到2013年,她才憑藉電視劇《懸崖》中“孫悅劍”一角獲得第一屆電視劇導演工作委員會表彰大典優秀女配角獎。

接下《天長地久》也不過是覺得看了劇本受到了觸動,決定出演。拿下柏林最佳女主角銀熊獎,於她而言“就是一個饋贈,我是一個幸運兒。”

但是這份所謂的幸運,是詠梅用不爭不搶、不急不躁的24年配角生涯,慢慢積累贏得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雨菡 來源:蓋飯人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