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香港教育大學講師黎明:我生活在大陸的家人都不相信我說的話

——香港抗爭為何撕裂華人世界

很顯然,他們中許多人任然依賴在國內生活時的信息渠道來獲取信息,許多留學生到了香港或者海外之後雖然很久,但是看新聞依然依靠微信,微博等之前的信息渠道,所以,新聞都是通過過濾了之後才到他們的腦海中。而不是觀看他們所在國家的當地媒體。我覺得這同中國國內長期的愛國主義教育,還有長期對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地位處境等議題的渲染,使中國人深信西方對中國是懷有敵意的,西方媒體是想方設法歪曲真相,真相是只有在中國國內才能夠看到。

巴黎聲援香港示威活動被親北京華人鬧場,2019年8月17日。RFI法廣

延續了三個月的香港“反送中”抗議運動激發國際輿論尤其是國際華人社群的強烈反應,“反送中”不僅將中國大陸與香港社會的對立情緒推向高潮,而且也正在嚴重撕裂在海外的華人社會,全球各地都爆發了針鋒相對的撐香港與撐北京的示威活動,活動期間甚至發生了肢體衝突。但是,從海外撐北京的示威者的言行而推測,許多示威者事實上對港人示威遊行的動機並不了解,而是一味地譴責謾罵香港人是漢奸,要“港獨”。如果說港獨確實反應了香港極少數人的政治主張的話,它遠遠不是這場轟轟烈烈的“反送中運動的訴求之一。

那麼,如何解釋香港與大陸民眾對”反送中“運動的立場分歧?為何生活在海外,能夠享受到信息自由的華人卻不了解香港社會動蕩的正真原因?

本台就以上議題採訪了香港教育大學社會學講師黎明博士,黎明女士自2008起移居香港,作為香港的新移民,她經歷了融入香港社會,重新構建自己價值與信息系統的過程,對中國國內以及移居海外的華人的立場有切身體會,作為社會學學者,她對中共官方輿論在香港問題上如何導向做出了精闢的分析。

法廣:黎明博士,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首先請您談談您如何理解為什麼一些生活在海外撐北京的華人其實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真實情況似乎並不了解?

黎明:其實海外的華人雖然生活在一個信息流通的社會中,但是,很顯然,他們中許多人任然依賴在國內生活時的信息渠道來獲取信息,許多留學生到了香港或者海外之後雖然很久,但是看新聞依然依靠微信,微博等之前的信息渠道,所以,新聞都是通過過濾了之後才到他們的腦海中。而不是觀看他們所在國家的當地媒體。我覺得這同中國國內長期的愛國主義教育,還有長期對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地位處境等議題的渲染,使中國人深信西方對中國是懷有敵意的,西方媒體是想方設法歪曲真相,真相是只有在中國國內才能夠看到。他們對這一套深信不疑,因此即使到了國外也依然抱著警惕。再一方面,當然,也有語言不通的因素,有些留學生的外語水平還不夠,所以很少看英文或者其他語言的媒體。而且,即使能夠看,也總是懷有戒心,總懷疑外面的媒體對國內是不友好的。再加上習慣了中國國內總是“熱烈鼓掌”式的新聞,對西方尖銳批評式的新聞報道可能會有些不習慣。這些反應其實是十分常見的。所以,雖然他們人在外地,但是在國內形成的價值觀,身份認同,思維習慣等等都依然影響著海外的華人。

法廣:確實=如此,中國國內的華人被蒙在鼓裡,不了解香港危機的真相還情有可原,但是,在海外的華人也同樣坐井觀天,這實在鄰人不可思議。那些參加撐香港警察反港獨的華人其實連港人提出的“五大訴求”究竟是什麼都不知道;他們都不知道獨立並不是五大訴求之一。

反送中涉及政治法制而非民族抗爭

黎明:是,我覺得這是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他們身上好像被按上了一個按鈕,只要按一下按鈕,他們就會在那兒喊:港獨,賣國,漢奸,中國主權不可分割。其實,香港抗爭事件整體的脈絡是一個政治事件,是關於雙普選,是關於法律,警方的執法問題,是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等,這些同民族問題,主權問題並沒有多大關係。但是,北京的宣傳就是有辦法把這些問題都扭曲,把它打包成是一個民族問題,主權問題,中國政府的教育就是把你變成一個對民族身份,領土主權特別敏感的人,接下來就把所有的社會,政治問題都打包,變成一個民族問題。

所以,在這樣的教育模式下,你根本就沒有興趣去了解究竟為什麼香港人要抗爭。我看了中國國內一些關於香港問題的所謂的深度分析社會政治評論,其實他們的後面也是共青團中央,或者人民日報等等,主要觀點就是香港要第二次回歸,第一次回國只是主權回歸了,但是治理權並沒有體現香港的主體,因為西方勢力隱藏在後面。說來說去,就算提供了所謂的理論脈絡,但是,其主要的脈絡還是民族身份。這種觀念根深蒂固到這種程度:我生活在大陸的家人都不相信我說得話,我多次告訴他們,我住在香港,親眼看到了許多事件,你們發來的信息都是假的,沒有什麼外國勢力在背後操縱。反過來,香港人確實在尋求國際社會的援助,這也很正常,如果沒有國際關注的話,香港這麼小,怎麼有可能抵抗!所以,我覺得中國政府對內聲稱香港問題是一個民族問題,香港人要搞分裂,對香港又不斷要求與西方切斷聯繫,家醜不應該外揚,有矛盾應該在自己家中解決。

法廣:現在的問題是中國大陸的民眾因為長期受到洗腦認為天下烏鴉一般黑,西方政府也同中國政府一樣搞宣傳,認為世界上其實並不存在真相。您怎麼看?

黎明:我覺得中國人在潛意識裡還是十分明白中國政府的輿論掌控的事實,他們也經常會說“又出來帶風向了”等等,他們十分清楚政府的做法。但是,只要一涉及民族主義這根神經,他們就會槍口一致對外。感覺這個世界上萬事萬物運作的方式不外乎是中共這一套,大家都是這麼乾的,沒有什麼不同。中共這麼干,外國也是這麼干,到底應該相信中共還是外國,那當然應該相信中共,因為中共是我們自己的。

法廣:中國人似乎好像很難走出這一邏輯的束縛,如何才有可能解開這個死結?

黎明:這確實很難。我們周圍有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人都試圖對自己的家人或者自己的朋友圈裡發出一些信息試圖澄清某些事實,但是,這十分困難。只要發出不同的觀點,他們就會把你的立場歸入預選設置的類型:你要麼就是糊塗受到被人煽動,要麼就是也在支持港獨,要麼就是太激進。

我有一個朋友,一直對政治並不感興趣,但是,因為反送中事件持續很久,所以,自己也稍微了解了一下,在周圍的朋友圈中傳遞一些信息。他說,他基本上不談自己的觀點,只是傳遞一些真實的信息,澄清家人傳遞的一些假消息。但是,他被親戚朋友譴責為過於激進,甚至都開始與家人反目,現在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所以,這個死結要打開確實十分困難。所以,我覺得,在香港問題上要同國內或者在海外的華人對話,唯一的可能是不要談到主權,民族問題,必須要走出民族主義這個圈子,必須從事實出發,這可能是唯一可以讓他們接受一些不同意見的途徑。其實,我本人也是過來人,剛剛到香港的時候,我也經歷了一個思維方式轉變以及價值觀的調整過程,幸運的是當時我周圍的人對我十分耐心,使我在轉變過程中獲得了一個緩衝的階段,但是,今天對大多數來香港或者到海外的中國人來說,這個緩衝階段似乎已經不再存在,他們必須很快的在黑白之間做出選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法廣RFI楊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