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劉玉玲:跑10年龍套 曾被吐槽像恐龍 今是好萊塢最紅華裔女星

亞裔、偏見、歧視、嘲弄,都沒有成為劉玉玲開掛路上的絆腳石。

劉玉玲,有個很出名的FU基金理論,指的是女人努力工作,為自己存一筆錢,然後把這筆錢取名為“F-U”基金。

這樣等有人想辭退你,或遇到不喜歡的工作時,你就可以大聲地對對方說出“F-U”,然後瀟洒地轉身走掉。

說這話的人,正是當下好萊塢最紅的華裔女星:劉玉玲。

劉玉玲的基金理論是她很早之前在訪談里說的話了,之所以又被翻出來,是因為8月份剛上線的一部劇——《致命女人》。

此劇有多猛呢?

剛上線一集豆瓣就顯示開分,超過2萬人為其打下了9.2的高分,一夜衝上豆瓣熱門電視劇的首頁。

如今更新3集,豆瓣評分不降反升,直接衝到9.4,且打分人數還在不斷增加中。

雖然還有7集待更新,但已經絲毫不妨礙它成為年度爽劇了,甚至有網友表示,這可能是近五年最讓人上頭的一部女性high劇。

一旦打開,就再也停不下來。

評論區最高贊的話之一是:太愛劉玉玲了!

為何愛她?

因為此劇從主演到導演,名字都是劉玉玲。

這已經不是玉玲姐第一次給大家帶來驚喜了,從幕前到幕後,從戲裡到戲外,她都一路開掛,實力逆襲。

成為了如今觀眾心目中風情萬種,又邪魅大氣的女中豪傑。

《致命女人》的劇情我們此前已經有文章介紹過了,講的是三個不同時代的三個女人,在遭遇婚變時所做出的思考,和反殺。

其中劉玉玲飾演的貴族名媛,有一個名場面:

劉玉玲發現老公不軌之後,宣布要與其離婚。但老公不願意,只好用自殺的方式,來挽回劉玉玲。

然後面對著已經吞葯自殺的老公,劉玉玲先是不慌不忙地撥通了救援電話。

接著又急中生智地走到老公面前,狠扇對方一巴掌,就這一巴掌,瞬間點燃彈幕,引發一陣爆笑。

因為這一巴掌,把玉玲式貴婦的傲嬌、聰慧、邪魅,和霸氣,都體現得淋漓盡致了。

可見觀眾嗑《致命女人》的點,不僅來自於劇本身,也來自於劉玉玲這個女人。

所以本文我們就暫且把劇放一放,來好好說一說玉玲姐的傳奇人生。

劉玉玲,1968年出生於紐約皇后區,父母都是純正的華人,三歲以前劉玉玲都只會講中文,並且直到現在,她最喜歡的早餐之一,都還是米粥。

雖然是移民後代,但兒時的劉玉玲,生活並不富足。

父母剛到紐約,一切都重新起步,生活舉步維艱。彼時年僅14歲的劉玉玲,還常常跟著哥哥到成衣工廠當童工,補貼家用。

那段日子過得有多艱苦,用李玉玲的話來說,就是“只要放在我面前的東西,我都吃”。

對於兒時的劉玉玲來說,生活最重要的事情,變成了能夠吃一頓飽飯。

但好在父母有遠見,日子過得再清貧,都沒有耽誤孩子上學,後來劉玉玲考上了密歇根大學,獲得了亞洲語言及文化學士學位。

1982年,劉玉玲又被星探發現,受邀拍攝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支廣告。

廣告的酬勞是90美金,但當時的劉玉玲,很有膽識地為自己討了價,爭取到了100美金的酬勞。

至於為什麼非要多拿那10美金?劉玉玲表示是因為自己想要感受一下把百元大鈔攥在手裡的感覺,那是她之前從未體會過的。

有了拍廣告的體驗過後,劉玉玲就產生了闖蕩好萊塢的想法,但一開始並沒有得到家人的支持。

且不說好萊塢這種狼虎之地,沒有任何關係的白人都尚且難混,更何況是一名亞裔?

一個在好萊塢比黑人還要邊緣得多得多的弱勢群體。

所以在家人眼裡,當時的劉玉玲只是在異想天開。

其實直到如今,好萊塢所創作的亞裔角色依然很少,這也是大部分明星闖蕩好萊塢失敗的理由,它甚至跟演技、努力都沒有多大關係。

大環境決定了好萊塢無法有亞裔的立足之地。

但劉玉玲偏偏不信邪,執意走上演員之路。

從1990年正式步入演藝圈,到2000年《霹靂嬌娃》上映之前,劉玉玲在好萊塢,整整跑了10年的龍套。

期間劉玉玲也出演過一些有知名度的作品,比如1997年的電視劇《甜心俏佳人》、1999年的犯罪動作片《危險人物》等。

但她都只能在其中演一些不起眼的小角色,或反派人物,給到的鏡頭也是寥寥無幾。

直到2000年,《霹靂嬌娃》問世了。

此片徹底改變了劉玉玲的演藝之路,讓她走進了主流視野。

影片以三個打女為主角,描述她們鋤奸懲惡,伸張正義的過程。後來成為了西方影史上很經典的一部女性動作片。

其中劉玉玲,就是三大女主之一,她還因此提名了當年的土星獎和MTV電影大獎。

隨著《霹靂嬌娃》在全球的熱映,劉玉玲也一舉成為了家喻戶曉的當紅女星。

一夜之間,所有人都知道了好萊塢有一名華裔女星,叫作劉玉玲。

這之後,但凡是好萊塢有亞裔的角色,大家都會想到她。而劉玉玲的人設,也被禁錮在了“打女”這一形象上。

所以走紅初期的劉玉玲,演過很多亞裔打女。其中最經典的,當屬昆汀《殺死比爾》中的日本女殺手。

冷艷霸氣,手段狠絕。開會施威,先割個人頭以示小小的警告:

片中劉玉玲的講話節奏抑揚頓挫,神情陰鬱傲慢,把日本殺手的陰鬱與血腥,演繹地入木三分,令人印象深刻。

對比《霹靂嬌娃》中的艾利克斯,《殺死比爾》中的劉玉玲,變得更加穩重和內斂,也更加戲劇和極致了。

完美融於昆汀的暴力美學之中。

所以《殺死比爾》之後,劉玉玲再一次在好萊塢名聲大噪,還拿下了當年的MTV電影獎最佳反派。

《殺死比爾》讓劉玉玲拿到了550萬美元的片酬,這個數據至今是華人女星在好萊塢拿到的最高片酬紀錄。

此時距離出演《霹靂嬌娃》時只能拿100萬的劉玉玲,僅僅只過去了三年。

三年之前,在和已經成為了大明星的卡梅倫迪亞茲和茱莉巴里摩爾共同主演《霹靂嬌娃》時,在其他兩人都能拿到1000萬片酬的情況下,同為主演的劉玉玲,卻只拿到了100萬,僅為她們的十分之一。

彼時恐怕還沒人想到,這張怎麼看都不美的亞裔臉,能走到今天。

是的,不美。

以為劉玉玲是美國人心目中標準的東方臉,是許多人對劉玉玲的誤解。

實際上在美國人的心中,劉玉玲也絕對不是以美取勝的,英國演員馬丁·弗里曼,就曾經公開吐槽過劉玉玲長得丑,稱其為“恐龍”:

亞裔、偏見、歧視、嘲弄,都沒有成為劉玉玲開掛路上的絆腳石。

名氣和爭議一併收下,《殺死比爾》之後,劉玉玲又出演了《幸運數字斯萊文》、《惡報》和《清除代碼》等影片。

並在這個過程中漸漸試水當上了製作人。

接下來就到2012年的《基本演繹法》了。

《基本演繹法》是根據柯南·道爾的《夏洛克·福爾摩斯》改編的電視劇,2012年上線時剛好是熱劇《神探夏洛克》風靡全球之時。

珠玉在前的改編劇風險有多大就不用說了,尤其是《基本演繹法》,還大刀闊斧地把劇中男主的性別,改成了女性。

而這個女性角色,正是由劉玉玲出演的。

把全球知名的“華生”改成女的,還找個亞裔來演,可想而知劉玉玲當時要承受的壓力有多大。

但意外的是,她成功了。

不僅完完全全hold住了女版“華生”,還憑藉自己的精彩演繹,給了觀眾另一種全新體驗。

這之後,《基本演繹法》就連續播了7年,劉玉玲也因此成為了小熒幕的霸屏女星之一,名副其實的台柱子。

如今,在《基本演繹法》宣告結束,粉絲的傷心勁兒都還沒過去的時候,劉玉玲就馬上填補縫隙,奉上了評分更勝一籌的《致命女人》。

對於觀眾來說,簡直就是意料之外的驚喜。

而且縱觀劉玉玲的開掛之路,我們會發現,她不僅有膽識,還很有才能。

《致命女人》就不用說了,此劇的亮點之一就是剪輯。

三個不同的年代,三個女人的狗血故事,本以為會因為銜接不好而讓劇情陷入尷尬。結果偏偏,就是串接這三段故事的手法,成為了此劇最讓人津津樂道的話題之一。

《致命女人》的剪輯堪稱典範,三段故事互不干擾,但又冥冥中相互聯繫。其中的每一個鏡頭沒不是浪費,每一次轉場都令人叫絕,讓人一分一秒都不想錯過。

強悍的剪輯能力,和一流的鏡頭語言,是最能展現導演才華的。

都到了9102年了,還能把三段式的狗血撕X故事拍得如此引人入勝,讓“絕望主婦”重新回春的,怕也只有玉玲姐了。

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劉玉玲試水導演的機會其實並不多。

第一次嘗到導演的甜頭,是在《基本演繹法》的時候,劉玉玲再三爭取到了部分劇集的導演權,這才讓她對幕後工作有了更多探索欲。

如今交出《致命女人》這份答卷,也算是讓觀眾又體會了一把,優秀的人的學習能力到底有多強了。

2019年5月份,劉玉玲也終於在好萊塢的星光大道上留了星,正式成為了史上能在好萊塢大道留星的第四位華人。

前三位分別是:李小龍、成龍,和黃柳霜。

其中李小龍和黃柳霜都是上世紀甚至默片時代的老前輩了。

當代華人影星里,能在好萊塢大道上留星的,也不過才一個成龍,和如今的劉玉玲而已。

而且據悉,劉玉玲已經在製作一部叫作《無名英雄》的以女性為主題的劇集,主角正是黃柳霜。

旨在講述一批優秀女性成為時代先驅的故事,劉玉玲本人也將繼續參與執導。

在授星儀式上,劉玉玲談到黃柳霜時,還表示:

一百年前黃柳霜是華人在好萊塢的先驅代表,那時候的她要忍受歧視、邊緣化與排擠。

有時人們會把個體的成功說成是亞裔的突破,但其實亞裔電影已經有很長時間的歷史了。他們沒能在好萊塢舞台上得以展現,只不過是因為我們從未邀請過他們來分一杯羹而已。

看來未來的日子裡,劉玉玲要親自製作這杯羹,並分給更多人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青石電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