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柬埔寨華人移民加拿大 從地獄到天堂

“我身邊總有些移民,抱怨生活、抱怨工作,不確定自己移民加拿大的選擇到底是對還是錯。我們沒有這種糾結,因為我是以柬埔寨難民的身份移民的,我們沒有退路,也從不想退。往事不堪回首,移民加拿大我們就是從地獄來到了天堂。”

說這番話的吉祥講一口流利的漢語普通話,甚至聽不出外國口音,70多歲的人,看上去卻根本不像,無論從面相到精神面貌上都很難將他與古稀之年聯繫在一起。更讓人難以相信的是他是在柬埔寨出生,並一直在那裡長大的,他從來沒去過中國。

吉祥是柬埔寨籍華人,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他的祖父從中國逃命到金邊,成為難民,之後在柬埔寨安下家來。吉祥作為第三代華人華僑,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再次帶著全家從柬埔寨逃命,來到了加拿大,如今吉祥老兩口已是兒孫滿堂,一家人在加拿大生活已有40年了。

他說移民到加拿大是到了天堂,這話一點不誇張,因為他當年舉家出逃的地方在當時就如同地獄,令他至今提起仍心有餘悸,刻骨銘心,他慶幸自己能活著走出來,和家人一起過上現在的幸福生活。

柬埔寨概況

要了解吉祥過去的生活,還得先了解柬埔寨的大概情況。柬埔寨與泰國、寮國、越南毗鄰,有湄公河和東南亞最大的淡水湖金邊湖,四分之三以上面積是平原。柬埔寨王國也是文明古國,有2000年以上的歷史。

資料記載,1953年11月9日柬埔寨脫離法國而獨立,成為君權體制的國家,即柬埔寨王國(西哈努克第一次執政時期)。

1970年3月18日,朗諾將軍發動政變,廢止君主制,成立了高棉共和國,西哈努克親王流亡於北京。

1975年至1979年,紅色高棉建立了民主柬埔寨政權。在紅色高棉波爾布特當政期間,實行極左的恐怖統治,廢除貨幣,把全國所有城鎮居民強行驅趕到鄉郊集體農場勞動,並屠殺所有知識分子。在三年零八個月的黑暗統治期間,規模空前的大屠殺加上饑荒、強制勞役及政治處決等原因導致共約兩三百萬人喪生,成為20世紀中最血腥暴力的人為災難之一。被歷史學家稱為“紅色高棉大屠殺”。

紅色高棉大屠殺   圖片來源()

三年地獄惡夢

下面就是吉祥的痛苦回憶

吉祥說,在喬森潘以前的柬埔寨,可以說是魚米之鄉,世外桃園,後來經過朗諾政變、波爾布特(柬埔寨共產黨總書記)執政,實行“一步到位的共產主義”,把柬埔寨拉入了地獄。

波爾布特以王子的名義,說國內建設需要人,騙柬埔寨人回國,回來就抓起來殺掉,許多知識分子被叫去開會,然後就被槍斃了。

吉祥家族三代人都是酒廠的高級職員,屬於社會的中等階層,過著安穩充裕的生活。為了讓當地華僑子女學中文,柬埔寨華僑聯合建了多所中文學校,吉祥的父親因多次捐資而被聘為海南中文學校的名譽校長,吉祥在高中畢業後成為一名教師。柬埔寨當時普遍文化程度都不高,吉祥讀高中還是離開家鄉到首都去上的學,高中畢業生就相當於我們的大學生。後來到了波爾布特時期,酒廠被軍人接管了,軍人的配偶都是由組織給分配的,不允許自己談戀愛。工廠不再生產,經常開會,讓每個人寫覆歷,當時吉祥只能寫自己是工人,才保住性命,因為老師、醫生、警察都要被槍斃。

當時的醫療也全由軍人管制,城市所有藥店的藥品都被集中到一個學校里,由穿一身黑衣服帶著槍的女軍人掌管著,但她們從沒學過醫學,什麼都不懂。柬埔寨在獨立前是法國的殖民地,法語是官方語言,醫藥等都是從法國進口的,而當時醫生都被當成資產階級槍斃了。那些軍人在工人中找到有文化的吉祥,讓他翻譯藥名和用途,把法文翻譯成柬文,並命令他在三天之內教會一名軍人各種葯的使用方法,然後由他們給生病的人配藥。吉祥記得有人患了普通的感冒,得到的卻是壯陽葯,病人問這葯治什麼?軍人回答說:不治頭就治腳,哪痛治哪。在那種情況下,誰要是生了病就很危險,得了普通的痢疾都會死人。

紅色高棉大屠殺  圖片來源 ()

再後來,國家以美國要來轟炸、疏散人口為借口,將城裡人全部趕到了農村,趕到田野去自生自滅,所有城市都變成了空城(後來恐怖時期結束後,人們回到城裡,誰占的房子就歸誰了)。農村農民的財產則全部充公變為公有,牛也歸給政府。取消了錢幣,所有人在人民公社統一吃大鍋飯,自家不能開伙做飯。晚上集體睡在大通鋪上,外面有人站崗。如果發現有兩人在小聲說話,立即被叫出去,幾聲槍響後,第二天這兩人就沒再出現過。小孩都被集中在一起接受訓練,凡偷著跑的,抓回來直接槍斃。沒有監獄,沒有審判,簡單殘暴,殺人如麻,完全把人的生命當成螻蟻草芥,完全用槍來管制一個國家,這也創下了世界第一。吉祥一家就有9口人死於這場紅色風暴,有餓死的,也有被打死的。搞階級鬥爭,黨的內部也死了很多人(“文革”的盜版?)。

波爾布特領導的執政黨異想天開地要讓共產主義一步到位,立刻消滅三大差別(工農差別,腦體差別,城鄉差別),說中國搞了25年都沒做到的事,我們做到了。給柬埔寨人民帶來的結果卻是三年多地獄般的生活。許多人不堪忍受非人的折磨而紛紛逃往國外,吉祥一家也以難民的身份逃離了居住地,再次重複了祖上逃難的命運。

移民加拿大獲重生

吉祥來到加拿大時剛剛30歲出頭,他是懷著感恩的心情開始新生活的,按他的話說是死裡逃生,又重新活了一次。

最開始落腳在BC省的北部,當時他們身上只有50美元,是當地的教會幫忙安置了最初的生活。當時吉祥的媽媽幫帶小孩,他和太太兩人打工,掙的是最低工資,但他們省吃簡用,減少開資,所有生活用品幾乎都買的二手貨,湊夠首付後,貸款4.5萬買了間一室的小屋,僅用一年時間就還清了全部貸款,因為他們需要最初的積累。雖然生活很艱苦,但他卻十分滿足,因為他經歷了戰爭年代的劫後餘生,感覺活著真好,比起那些死於非命的親戚朋友同事,眼前再大的困難都算不了什麼,反倒覺得自己生命力很強。帶著對新生活的激情和樂觀的心情,做什麼工作都願意,再苦再累的活兒都不在話下。

吉祥本人聰明好學,所以到加拿大後適應新生活的能力也很強。憑著原來的語言基礎,他找到了一份市政維護的工作,負責滑冰場、游泳池等設備的日常維護修理。在工作中吉祥善於動腦,點子也多,為新建的速滑溜冰場提出技術性的建議,改進造雪機械的性能,用創新方法對游泳池的水質進行管理等等,人家都以為他是來自柬埔寨的工程師,他還得到過省長發的嘉許狀。因為有英語的語言環境,使他進步很快,他邊打工邊學習,拿到了好幾個與工作相關的證書,不斷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他還鼓勵身邊的許多越南人、柬埔寨人學語言,努力找工作,儘快融入到當地社會生活中。

 

吉祥一家逐漸適應了北方寒冷的氣候,在那裡居住了15年,後來又舉家搬到了與柬埔寨氣候比較接近的溫哥華。考慮到自己年齡越來越大,干不動體力活,吉祥就把打工賺到的錢買了幾處房子,靠出租來補貼日常生活開銷。隨著房地產市場的持續升溫,現在這些房子都已大大升值,他的老年生活也完全沒有後顧之憂了。

目前已退休的吉祥老兩口與90歲的老媽住在一起(90歲的老媽還可以看報紙讀文章),他們有2個兒子和1個女兒,分別居住在不同地區,工作也都很出色。在加拿大他們已有四代人生活在這裡,兒女們經常帶著6個孫子孫女來看望他們,他和老伴享受著兒孫繞膝的天倫之樂,平時他們和朋友一起聚會唱歌,鍛煉身體,外出遊玩,享受加拿大的好山好水。就像文章開頭他說過的話,與柬埔寨比起來,加拿大就是天堂。每過一年,都感覺是多活了一年、多賺了一年。吉祥十分珍惜現在的美好生活。

祝願吉祥一家在加拿大的生活如他的名字一樣,平安幸福,吉祥如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加國無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