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網聞 > 正文

被刪全文 拂云:多倫多街頭的超跑車隊讓我噁心 圖集

以前,我以為沒什麼能比醒來發現滿屋子都是蟑螂更讓我感覺噁心的事了,直到看到多倫多街頭的超跑車隊。

是的,我感覺噁心,不是憤怒,不是鄙夷,而是深深深深地噁心,出離地噁心。我看到那些超級跑車,就看到了一群比曲婉婷還曲婉婷不知多少倍的禿鷲。

我看到那些超級跑車,就想起了17年颱風中那名拚死想撐起小貨車的中年男子。那輛不起眼的小貨車就是他全家人的希望,所以他用盡生命去撐,但小貨車就像厄運一般壓倒了他,也壓垮了他全家。

(請記住他的名字叫周榮,壓垮他的其實是超級跑車們)

我看到那些超級跑車,就想起了哈爾濱那位賣菜養兒的百歲老母親。一位生於大清的老人,一年到頭,風雨無阻,天不亮就摸索著起床,到菜園子里摘菜,再扛著幾十斤菜,坐公車進城去賣。一天一天,她的眼神越來越壞,腳步越來越邁不開,背駝得越來越厲害。但她卻歇不下來,歇下來誰養她和八十多歲的兒子?

我看到那些超級跑車,就想起了那位從醫院出來就給三歲兒子下跪磕頭的母親,她說:“不是媽媽不愛你,實在是交不起醫藥費。”

我看到那些超級跑車,就想起了幾千萬留守兒童和他們被稱為農民工的父母。父母用汗水建造起了城市、托起了城市的繁華,但那繁華他們享受不起,他們唯一的奢望就是能常回家看看守在日益荒涼寂寞的農村老家盼望他們歸來的孩子。

(上個月遇害的杭州留守女童章子欣)

(他們的上學路比冰花男還難)

梭羅說:“一個階級的奢侈全靠另一個階級的貧苦來維持。”這一切已經夠讓我噁心。但讓我更噁心的是,前者不僅洗劫了後者的財富,更收割了後者的智商,讓後者在被洗劫一空之餘還加入前者的愛X大合唱。前者是真心的,因為它們知道鍋是誰的鍋,後者也是真心的,因為他們不知道鍋是誰的鍋。

我感覺出離噁心,因為超跑車隊們在此間橫行如蟹不說,還帶著暴發戶的傲慢和強梁般的蠻橫,在異域的文明之中肆無忌憚表演它們的不要臉。那副我有錢就是大爺就能全世界CNMB的模樣,讓我胃中翻江倒海。

人和動物的區別在於動物始終是動物,人有時候卻不是人。當人不是人,以豬狗喻之就是侮辱了豬狗,只能稱之為豬狗不如。而這就是我對多倫多街頭超跑車隊的直觀感受。

寫到這裡我寫不下去了,因為我恨不能一筆就能戳死一個豬狗不如的人渣,再寫下去會寫出什麼連我自己都害怕。也罷,也罷,就讓我幹上一杯最嗆最辣的烈酒,昏昏睡去,醒來,再和人渣較勁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