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文集 > 正文

《赤裸裸的共產黨》 美國中情局眼中的聖經 (書摘之二)

斯考森說,「我跟她講,我在門廊等到她聽完,屆時假如她有意願的話,我們再談。」結果不到五分鐘,德‧哈維蘭氣沖沖回來,「滿嘴干譙,好像趕騾子車伕」。她火氣很大,發誓再也不去那個團體。此時斯考森提議她,要不要做出他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演出,進而吸引德‧哈維蘭的注意。他請德‧哈維蘭透露自己所知,有關共產黨計劃滲透好萊塢工會的一切,而他保證,有些資訊會放給媒體知道。

與蘇利文變成朋友

斯考森與蘇利文通過幾封信,斯考森在當中一封告訴蘇利文,《赤裸裸的共產黨》幾週之內就要付梓,「我真應該把書稱為『我倆』合著,因為我永遠感謝你給我的絕佳指導。我唯一遺憾之處,是無法在導論中寫上兩三段,提到你對成書的貢獻。然而,我敢確定,你閱讀此書的時候,一定能領會我對你傑出研究的感激之忱。你的研究像挖出的許多金塊,而我把它用在書中當素材。」

接下來蘇利文寫了幾封信,協助斯考森修正內容,並充實一些額外細節與引言。

斯考森由這幾位聯調局好友,以及其他的親身經驗,取得特殊的知識及洞見,了解到是什麼東西讓共產主義有效發揮,而驅使共產黨起作用。

斯考森解釋說,「我問(聯調局)一位專家,為什麼我們不把(研究共產主義)的資訊散播出去,他對我說,原因在於『你不能把它以任何形式交給大眾,現在還不是時候。』他說,『你讀大約一百七十五本唯物辯證法書籍之後,就能領略了。』我說,『好,先派我去參加研討會吧,我想好好研究一下。』他說,根本沒研討會,沒人寫過專題論文。」

與好萊塢的親密接觸

斯考森說,自己第一手接觸共產黨的經驗,出現在最沒料想到的時機。其中一次,是發生在他負責聯調局與好萊塢電影公司的聯絡官的任內。胡佛局長要他嘗試,「策反」一位主演電影《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的明星,要他別再金援當地的共產黨,別再參與據說是共黨陣線的促進團體「藝術科學專業獨立公民委員會」(the Independent Citizens’ Committee of the Arts, Sciences and Profession)。

斯考森談到德‧哈維蘭(Olivia de Havilland)時說,「我安排好時間,去德‧哈維蘭跟她姊妹們在好萊塢的豪宅拜訪她。跟所有明星一樣,她們宅邸都有很考究的門面,但人住在後頭的合居式公寓裡。」

斯考森開始對德‧哈維蘭小姐講,胡佛局長對她在電影的演出印象深刻,而且認為,若是有人能夠喚起她的記憶,想到美國對她的生命及事業有多重要,德‧哈維蘭或許可以提供很大的幫助。交談四十五分鐘後,她不為所動,矢言沒什麼可以改變她的心意,她跟自己社團的朋友們和樂融融。

斯考森回到聯調局後,想出一個點子。他請技術人員調出聯調局偷錄而德‧哈維蘭沒參加的共黨例行聚會錄音。他發現,那些所謂的「朋友」背著德‧哈維蘭嘲笑她太天真,用粗俗的綽號來稱呼她等等。斯考森把幾個類似的評論,剪輯成三十分鐘的帶子,拎著一台手提式錄音帶播放機,再到女星家中。

斯考森說,「我跟她講,我在門廊等到她聽完,屆時假如她有意願的話,我們再談。」結果不到五分鐘,德‧哈維蘭氣沖沖回來,「滿嘴干譙,好像趕騾子車伕」。她火氣很大,發誓再也不去那個團體。此時斯考森提議她,要不要做出他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演出,進而吸引德‧哈維蘭的注意。他請德‧哈維蘭透露自己所知,有關共產黨計劃滲透好萊塢工會的一切,而他保證,有些資訊會放給媒體知道。接下來,她再去下一次集會,裝作十分火大,指責有人向聯調局通風報信,而且宣稱,那個齷齪間諜,不管他是誰,如果不被揪出來處理,自己絕不再捐一毛錢。

女星照辦了,如此她就能脫離該團體,沒引起懷疑。接下來她對「獨立公民委員會」的質疑,讓她及其他好萊塢支持者得以離開該團體。德‧哈維蘭與斯考森變成好朋友,後來合作好幾年,辦一場大型集會叫「好萊塢給共產主義的回答」(Hollywood’s Answer to Communism)。

當地電視轉播了這場活動,參與者包括德‧哈維蘭等40名演員及製片人,現場觀眾15,000人,收看電視的觀眾有超過幾百萬。

最重要目標在教育

縱使斯考森對那麼多學富五車的人試圖拆穿共產黨的把戲,卻沒有對國家級決策者造成什麼衝擊及影響,而感到很失望。

他說,「二戰時,我注意聽共產主義專家在聯調局對我們講,美國有哪兩種選擇,還有,若是美國選錯,會發生什麼結果。但我們一成不變地都踩到陷阱。我對自己說,『我們在這兒接受深知答案的美國人啟蒙,然而,高層卻有選錯的傾向。』」

斯考森說,他想要「叫很多人曉得(自由及共產主義)這個課題,如此無論是誰成為民主黨主席,或共和黨黨魁——首先他們都會先認知自己是美國人。」

斯考森悲嘆,沒有一份參考文件可以指導大眾更加了解共產主義,只任由人們在無知及不實資訊中墮落。

斯考森在1958年說,「我跟自己講,這真是瘋狂,不可能吧!但現實真是如此。結果便是,這麼多年下來,所有美國陸軍情報員、聯調局幹員、海軍情報員及政治學教授,一直在大量的(論共產主義)素材中費力爬疏,希望自己能夠正確地詮釋那些共產黨模擬兩可的說詞。」

胡佛局長

胡佛局長無法受邀演講的時候,局裡其他受過培訓的幹員或長官會代他前往。斯考森代替胡佛發表演講時,主題一般含括諜報行動、青少年犯罪及「黑幫時代」(gangster era)的刺激故事。他另奉派講解有關來自外國的威脅。

斯考森說,「幾乎自我任職於聯調局起,便開始接觸到共產主義。」不光出自個人興趣,還因為胡佛要求所有幹員去研究共產主義。「當中只有兩個人認真看待這個要求:蘇利文(Bill Sullivan)跟我。我由外勤調回來後,過不了多久,除了胡佛局長以外,獲准演講共產主義的兩位幹員,便剩蘇利文跟我……蘇利文與我準備講稿的方式,不會把局長作為焦點。我們專攻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可憎之處,援引共產黨員說過的話、做過的事。」

本文摘自《赤裸裸的共產黨:共產主義如何危害自由世界》原序《赤裸裸的共產黨》的寫作歷程/八旗文化出版/本書作者為柯立安‧斯考森( W. Cleon Skousen),他是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法學博士,世界知名作家、演說家、教授,專業領域涉及自由原則、美國憲法、經濟學、古代歷史及聖經。他是前美國聯邦調查局高級幹員,在FBI任職超過16年時間,之後轉任楊百翰大學當教授11年,並任美國著名雜誌《法律與秩序》主編15年。他曾經在60多個國家及美國各地發表過多場以反共為主題的演講,是美國反共運動的重大推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