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何韻詩:動搖中國巨大機器的根基

9月13日,香港歌手何韻詩出席在台北舉行的人權論壇,呼籲國際社會持續關注香港。與此同時,香港連儂牆旗幟設計者、中國藝術家巴丟草向本台表示,他因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在澳大利亞遭到恐嚇、跟蹤,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脅。

香港歌手何韻詩出席在台北的奧斯陸自由論壇,為香港反送中運動發聲。(記者李宗翰攝)

9月13日,香港歌手何韻詩出席在台北舉行的人權論壇,呼籲國際社會持續關注香港。與此同時,香港連儂牆旗幟設計者、中國藝術家巴丟草向本台表示,他因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在澳大利亞遭到恐嚇、跟蹤,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脅。

總部設在紐約的人權基金會13日在台北舉行“奧斯陸自由論壇”,香港“反送中”長達3個月大規模、不間斷的街頭抗爭,成為論壇焦點。

香港歌手何韻詩一上台就高喊抗爭者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台下響起熱烈掌聲。

何韻詩說,向來政治冷感的香港,今將香港推向全球對抗暴政的運動前線。香港人記取2014雨傘運動犯的錯,在反送中運動全面進化、去中心化、沒有面孔,年輕人透過科技、線上應用程式、telegram、論壇平台等,以香港人獨特的彈性創意成功地打這場長期抗爭。

何韻詩強調:“很多人以為結束了,但我們卻仍然繼續,要動搖中國這個巨大機器的根基。”

何韻詩吁:台灣人保護自己的家、保護自己的人權

何韻詩呼籲:“台灣人,保護你們的家、保護你們的自由人權,我們站在一起。”

何韻詩認為,表面是這一切始於送中條例,其實是本質的衝突、兩個截然不同的價值觀,一邊是中國模式,以恐懼控制人民、要人民順服;另一方面,香港充滿活力,享有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

何韻詩警告:香港正歷經政治上二次報復

何韻詩表示,儘管“一國兩制”當初立意良善,但隨著習近平高壓政權、對習近平的神格化,“一國兩制”註定失敗。香港已有超過1200人被逮捕,其中有超過200人被控暴動或非法集會,目前經歷第二波政治上的報復。北京政府對香港的打壓,也蔓延到所有不同領域。

她舉例,像是國泰航空被迫要解僱“政治不正確”的員工,地鐵站隨時關閉,讓港警進入車站抓捕、暴打民眾,香港、台灣和中國的藝人更被迫表態,是要選擇“支持香港警察”、“是護旗手”。十年前藝人能對政治沉默,今已無法中立,必須被迫選邊站。

香港歌手何韻詩出席在台北的奧斯陸自由論壇,為香港反送中運動發聲。(記者李宗翰攝)Photo: RFA

何韻詩強調,面對全球對抗暴政的戰爭,為人類、為人性必須團結一致,不認識的夥伴可跨國界結盟,“為自己而戰,你可以很淘氣、可以很叛逆、無所畏懼,最重要的,bewater(像水一樣)”。

何韻詩演講最後說,她要送給與會者一個小禮物,是一群無名藝術人、音樂人創作,被廣為傳唱的一首新的香港anthem(聖歌)—《願榮光歸香港》。

何韻詩在奧斯陸論壇一場分組對談時,再提《願榮光歸香港》。何韻詩說,華人社群里對音樂的理解常認為不過是“娛樂”,最常聽到一個說法:“你是唱歌的就不要搞政治了”。她認為,這是非常錯誤的理解,音樂、藝術、繪畫、電影是最基本人生的追求。在雨傘運動時,很多人說音樂沒用、藝術沒用,五年後,她很高興看到音樂、藝術重新在全民抗爭中找到位置。

何韻詩:“終於,我們現在在香港有全民的一個運動,我們終於為音樂起碼找到一個新的理解。昨天有好幾個商場,有很多的群眾,走到商場裡面一起唱這首新的anthem。我覺得這是運動最美麗的地方,用自己的方法、創意、幽默,出一份力。”

何韻詩:反送中最美的是“義氣”

何韻詩接受聯訪時提到,不知抗爭者哪來的無私和勇氣,印象最深一次在上環、中環附近的一個衝突,非常多催淚瓦斯飛來飛去,深夜兩三點看到互不相認識的兩個男生還不走,其中一個說:“如果警察不走,我就不走”;另外那個說:“你不走,我就不走”。廣東話就說:“齊上齊下”,老套一點講,就是“義氣”。

香港歌手何韻詩出席在台北的奧斯陸自由論壇,為香港反送中運動發聲。(記者李宗翰攝)Photo: RFA

何韻詩曾在挪威演講強調,她不是英國人、不是中國人,而是香港人,被認為是“港獨”。被問到,經過這3個月的運動後,她又怎麼看待香港認同?

何韻詩說:“香港在歷史上被賦予‘一國兩制’的基本原則,為什麼香港人在這兩個國家(指英國、中國)之間被丟來丟去,到現在我們其實對於自己的身分認同有開始想要做我們自己的一個定義。但那個是不是就等於我們追求港獨?我覺得,是有一點差別的。我們還是在這個‘一國兩制’的整個框架裡面,去希望中共他們對於他們本來給我們的承諾,有一個比較負責任的態度。如果這樣強大的國家連基本的都做不到,怎麼叫世界其他國家相信中國會遵守承諾?”

提到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撤回《逃犯條例》,何韻詩認為,“時間點非常可疑”,剛好是美國國會宣布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時候,讓香港人更加不信任這個政府。

何韻詩強調,對香港人來說,撤回條例不是獲得勝利。尤其在人民街頭抗爭3個月後,警察對民眾動用暴力到了失控的地步,他們任意到公車、地鐵站,看到穿黑色衣服的年輕人就查身份證,社會氣氛走到非常無助、憤怒的狀態。這是為什麼香港人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遊行暴動的定性,公義還沒得到,抗爭不會停止。

設計“連儂牆旗”的旅澳中國大陸異議藝術家巴丟草受訪爆料他聲援香港反送中,在澳大利亞遭恐嚇、跟蹤。(記者李宗翰攝)Photo: RFA

旅澳中國藝術家巴丟草自曝:因聲援香港反送中遭威脅

旅居澳大利亞的中國異議藝術家巴丟草兩周前邀請何韻詩到澳大利亞合作演出,卻無預警被取消場地。何韻詩這次邀請巴丟草出席奧斯陸論壇,還在台上揮舞巴丟草送她的“連儂牆旗”。

巴丟草受訪爆料:“最近在澳大利亞,甚至我也遇到威脅,像是被跟蹤,有奇怪的車停在我家前面。我非常關注香港的議題,作為一個大陸出身的藝術家,我覺得香港的情況,也真實地反映了香港人對於大陸這個體制的不信任。”

談到“連儂牆旗”設計理念,巴丟草說:“現在所有抗爭者穿的都是黑色的衣服,體現的是一種力量、一種反叛。但是我覺得不破不立,除了破也需要立,這樣一種色彩簡單的色塊,反應連儂牆的那些便箋紙的顏色的設計其實也體現每個香港人有他自己的嗓音,應該給予他們自由以及發出自己的聲音。”

香港歌手何韻詩舉“連儂牆旗”和台灣立委林昶佐對談。(記者李宗翰攝)Photo: RFA

台灣立委林昶佐:對香港抗爭者說“謝謝”

與何韻詩同是獨立音樂工作者的台灣立委林昶佐,在奧斯陸論壇受邀與何韻詩對談。

林昶佐說:“我有的時候都不是很忍心講出‘香港加油’,我真覺得自己沒有那麼大的資格,一直不斷地鼓勵他們,也很希望他們能保重自己的安全。但是我們看到這些香港的朋友站在中國第一線,能繼續維持這樣的勇氣跟智慧對抗中國獨裁政府,其實我更想要對香港朋友說的是感謝、真的是感謝。”

林昶佐提到,中國政府時常透過香港中介,轉手向民主國家輸出經濟、科技等實力進行滲透,常聽到一種聲音,就是希望把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將“香港”定義為一般中國城市,降低對香港的關注與支持,甚至要撤資、撤僑,不到香港觀光。雖然這是面對中國政府的一種對抗方式,但做出這種決定形同放棄香港,香港人民還這麼努力,世界上的朋友怎麼可以放棄香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