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岑敖暉 :港人的中秋 同憂共喜

不知何時起,在地鐵車廂站在旁邊的人不再是看著韓劇,而是在看著社交媒體上的片段,有時還會看到落淚。 不知從何時起,其實我們之間,好像不再割裂。在節日里要出來聚集、碰碰頭、打打氣,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一樣,縱使大家其實都不算認識大家。 因為我們同悲共喜著。

同憂共喜,大家都是同悲共喜著,是我在這個晚上最大的感受。

今年的中秋應該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覺得一定要出來參加活動的一次。

從來都對大型節日有所戒懼,總為無緣無故一大群人為一個“節日”而聚集著而吶悶:明明大家都不認識大家,明明大家都不是活在同一時空中、相互割裂著,為何可以以“節日”為名而聚集並狂奮著?我一直對此既不能理解也不能投入,故自中學起基本上無特別如何參加過中秋的節慶活動。

自兩年前起,這個節日的氛圍更是令自己厭惡。當時很親密的人被關了不久,而在中秋面對著周遭傳來的“中秋節快樂”、“人月兩團圓”,其實是完全不知道如何理解和面對,更加不要說是走出去慶祝了。去年也同樣是大概的氛圍,一個又一個認識的朋友都還待在牢里,他們的親友一走在思念著痛苦著,怎樣會有心情慶祝呢?總之就盡量躲在家中好了。

但這年不同,我們不再是割裂的個體,我們相互不再是城市裡的陌生戶。

不知從何時起,我們問候關心的人,不再是“訓左未?”、“呢排點?”。

而是“where?”、“safe?”、“home?”。

不知何時起,在地鐵車廂站在旁邊的人不再是看著韓劇,而是在看著社交媒體上的片段,有時還會看到落淚。

不知從何時起,其實我們之間,好像不再割裂。在節日里要出來聚集、碰碰頭、打打氣,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一樣,縱使大家其實都不算認識大家。

因為我們同悲共喜著。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上山的途中,大家都喘得亂七八糟,在黑暗中又不知道還要走多幾遠。前面的中年太太忽然說起:“呀,其實叫下口號是否無會咁攰?”然後我們就開始撕破喉龍高吃口號、唱歌,互相打氣。

叫下叫下,她忽然就分享起來。

“其實這些口號我從來都無叫過。”我聽到之後還大吃一驚。

她接著說:“因為我要番鄉下,這些口號,從來都只是在心中叫,一次都未有說過出口。”

“但我想跟大家一起喊好久了。”“我不懂政治,但我為了721、831好多無辜的小朋友喊了好多次,明明都是不認識的人,卻就是哭了很多很多次。”然後心就酸起來了。

我就高聲回應,好呀,就在這裡盡情叫個夠啦,這裡既有好多人陪你一起叫,也不會有任何人拍到你的臉的。就盡情叫個夠吧。

後來抵達山腰就各散了。相信再見也不會認得。但她不再會是我不認識的人:在這個中秋,我們曾經一起聚集著,我們曾經都給予過對方力量。

因為我們同悲共喜。

在走下山的過程,也是好痴線。

落山的朋友一邊為上山的手足打氣,一邊不停說

“好快啦,轉個灣,五分鐘就到啦”

“加油,下個路口到啦”

“一手!行多五分鐘就到啦!一手呀,fact check突!”

不停不停都見到行緊上山的人,直到落到山還看到要上山的手足們。

其實至少是我,真的是很需要這樣的碰頭,因為我們沒有忘記每一個他和她,我們沒有忘記跟某些手足天人永別的家人。而我們知道我們這個晚上看見的人都是這樣地為這個城市同悲共喜著。

就是我們都面對著這樣的痛苦。這樣的聚集才有意思,才有力量嘛。

完全沒有痛苦支撐著的節日,過起來是沒有意思的。

縱然不可能政權產生甚麼即時威脅,但這幾晚的碰頭拍肩唱歌。對同路人,就是會創造出很大的力量。不應該輕易忽視這點。這也是支撐著運動很重要的關鍵之一。

人月兩團圓很困難,但我們朝著這個方向繼續努力著。

好,叉完電,就梗系番主線:915,維園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立場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