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辦暫住證時因一句真話被抓 東北小伙陷冤獄遭酷刑

張樹德今年28歲,畢業於哈爾濱工業大學,碩士研究生學位。2014年被遼寧省大連市土木建築設計院外派到盤錦市高科技開發公司工作。2017年6月26日,張樹德去派出所辦理暫住證順延手續,僅因說一句真話而被綁架,後遭盤錦市公檢法人員非法批捕、起訴、誣判七年。

瀋陽東陵監獄是中共迫害人權的黑窩之一。(明慧網)

他今年28歲,畢業於哈爾濱工業大學,碩士研究生學位。2014年被遼寧省大連市土木建築設計院外派到盤錦市高科技開發公司工作。2017年6月26日,張樹德去派出所辦理暫住證順延手續,僅因說一句真話而被綁架,後遭盤錦市公檢法人員非法批捕、起訴、誣判七年。

黑龍江哈爾濱雙城區法輪功學員張樹德,男,今年28歲,畢業於哈爾濱工業大學,碩士研究生學位。2014年被遼寧省大連市土木建築設計院外派到盤錦市高科技開發公司工作。2017年6月26日,張樹德去派出所辦理暫住證順延手續,僅因說一句真話(編者註:當時戶籍警察超越職權範圍非法問及張樹德的信仰問題,張實話實說信仰法輪功)而被綁架,後遭盤錦市公檢法人員非法批捕、起訴、誣判七年。

2018年12月27日,張樹德被劫持到瀋陽市東陵監獄——七監區。

2019年1月4日,張樹德對七監區小隊長劉海波說:“我要煉功。”併當著他的面做了一個煉功動作。劉海波把張樹德帶到隊長辦公室,對獄警大隊長楊名說:“張樹德煉功。”楊名和劉海波和另外一個犯人將張樹德打翻在地,三人劈頭蓋臉,使勁毒打,直到三人都精疲力盡、實在打不動了才停手。張樹德被打得鼻子出血,渾身傷痛。

七監區獄警對張樹德嚴密看管,不準購物(就是不讓買吃的,而監獄的飯根本吃不飽)、不讓洗澡。為此,張樹德向隊長提出抗議,無人理睬,於是張樹德於4月16日開始絕食,到了4月19日,張樹德無力走動,獄方派兩個犯人包夾張樹德,拽著或拖著他走路。

到4月20日,張樹德已站不住了,獄警就派四個犯人抬著他。4月21日,值班隊長侯小林、劉海波讓四個犯人把張樹德抬到醫院準備灌食,一量血壓140多,醫生沒給灌,又把他抬回七監區。侯小林、劉海波想了一個辦法,把飲料瓶蓋扎幾個眼,然後用力擠,把水噴到張樹德的臉上,讓張樹德喝水,張樹德不喝,他們就又想一招,讓人按住張樹德,又用力按著他的胃部,然後往嘴裡灌水,就這樣灌了半瓶水。

4月22日,獄警又把張樹德抬到醫院灌食,把管插到胃裡灌了點豆奶,回到七監區,張樹德把管拔出來,他們又把張樹德抬回醫院重新插管,結果這次插管使張樹德吐了,把以前灌的豆奶都吐出來了,管沒插進去。

第二天又插管,張樹德又把管拔出來,於是他們把張樹德抬回七監區一量血糖,只有3.6。張樹德已經坐不住了,他們都不讓躺著。張樹德一歪倒,他們就把他拽起來坐著。一直到點完名,八點半以後,才讓張上床躺下。但是值大夜的犯人一個小時叫醒張樹德一次,搞得張一夜都沒睡。

4月24日,監區獄警又把張樹德抬到醫院插管、灌食,沒灌進去,就又抬回七監區,這時張樹德小便已經失禁,把褲子都尿了,後來包夾犯人把監區長劉健(監區一把手)找來,劉健和張樹德說:“只要你吃飯,我們不轉化你,而且讓你及早下隊。”於是,張樹德開始吃飯。

6月10日,張樹德被送到五監區,6月11日五監區獄警大隊長張柏寧讓張樹德幹活,張不幹,於是張柏寧將張帶到五監區二樓辦公室,給張戴上手銬,夥同小隊長范岩風將張樹德打倒在地,然後二人又拿電棍電他,用鞋抽打張樹德的腦袋、耳朵,打累了,再用電棍電。足足折磨了張兩個多小時,三根電棍都沒電了。然後張伯寧讓犯人把張樹德帶到車間幹活。這次毒打張樹德的耳朵受傷,此後一直疼痛。

後來到了7月12日,張樹德耳痛難忍,找張伯寧請求治療。張柏寧不但不給治,反而奸笑著說:“你不幹活就再來一拍。”於是,又把張樹德帶到五監區一樓辦公室,讓小隊長紀凱峰到別的監區借來六根電棍。張柏寧夥同小隊長范岩風、紀凱峰給張樹德戴上手銬。三人各拿一根電棍,把張樹德打倒後,幾根電棍同時對其電擊。張樹德幾經嘔吐、抽搐、昏厥過去。他們找來一個強姦犯徐波,讓他給張樹德做人工呼吸。徐波頹廢骯髒,從不刷牙,滿嘴惡臭,胡亂的對著張樹德口鼻吹氣,張柏寧等人則奸笑著看著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張樹德受此侮辱。這一番的酷刑,足足折磨了張樹德三個多小時,六根電棍都沒電了。事後,張樹德的脖子和露在外面能看到的部位到處都是電火燒焦的黑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