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思敏:香港後生可畏 中共不安胡扯反送中病根

2019年8月30日晚上8點,香港民眾在中環和平紀念碑舉辦重光紀念日默站活。圖為民眾手持“香港保衛戰”標語。(梁珍/大紀元)

9月12日,中共政法委及黨的喉舌《人民日報》、《新華社》忽然齊聲聚焦香港樓市與房價。

中央政法委旗下公眾號12日刊文,開篇首先點名香港富豪李嘉誠,批其日前聲稱政府應該對“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是縱容犯罪。接著話鋒一轉,指不少青年把房價高、租金貴的不滿甚至憤怒發泄到政府頭上,但搞錯對象。

《人民日報》12日評論呼應指出,三個月來,反修例之所以將許多原本不關心政治的年輕人捲入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於他們對未來的無力感,而住房,正是重要根源。地產商是時候釋放最大善意,而不應只打自己算盤、囤地居奇、賺盡最後一個銅板,這才是對年輕人“網開一面”。

《新華社》12日時評接著指出,修例風波折射出香港社會有深層次矛盾,香港地產經濟獨大,青年難覓上升通道,貧富差距加大,階層固化,社會矛盾不斷產生。高樓價致社會動蕩,要解決住屋問題。

中共政法委等連發三文所要傳遞的信息顯而易見,“反送中”示威動蕩香港,而這場動蕩病根是高樓價,解決之道是三篇文章都提到的《收回土地條例》,這也是民建聯9月11日登全版廣告促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將地產商手中囤地“收回”建公屋。

而這三篇文章的背後用意也是路人皆知,是搞中共階級鬥爭那一套,鬥地主轉移矛盾,把香港地產富豪與香港市民且特指年輕人具體而言是學生族群對立起來,因為中共政法委文章直指“香港少數‘未來的主人翁’在街頭非法集會”不是無的放矢,未來的主人翁一般非指社會青年,而是在學學生,只是參與“反送中”的學生不是少數是總動員,且至今方興未艾。

在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的午夜至10日凌晨,被港警圍堵的358人中,8成是年僅16至25歲的年輕人,20歲以下佔大多數。

學生族群“反送中”從6月份延燒整個暑假一直到9月份開學日,全港230多間大、中學學生以“罷課不罷學”的方式繼續堅持“反送中”。全港20多間大專院校10間發起罷課,500多間中學220多間發起罷課,不論是大專院校或是中學,相當於每2所就有1所罷課“反送中”,堪稱學生族群總動員,若單純從人數來看,中學生無疑是生力軍。

在728包圍中聯辦後港府首次以“暴動罪”起訴當天44名示威者(目前被告已全數獲准保釋,9月25日將再開庭),三分之一是學生(15人),當中年紀最輕者僅16歲。在825荃葵青大遊行中,最年輕的被捕(同時被控)者為一名12歲男童。

整個暑假為了“反送中”,12歲即將升中學的男童成為被捕被控最年輕者,16歲中學生被以最重可判10年的“暴動罪”起訴,15歲升讀中四的女學生說,她並非勇武派,但已有被捕心理準備。9月開學日,特首林鄭月娥的學妹在校門口冒雨下跪舉牌:“前線願意為你擋子彈,你願意罷課表達訴求嗎?”

“反送中”讓香港不一樣了,讓香港學生不一樣了。學生捎給老師們的問題愈來愈棘手而不易三言兩語回答,像是:老師,你告訴我,以後要怎麼相信警察?而更沉重的,是學生問老師:如果香港以後徹底變成中國,我努力讀書要幹嘛?

學生們害怕香港變成“中國”,反對《逃犯條例》可能將無辜者引渡至不公平審訊風險的“中國”,全因當前中國是由中共一黨執政,共產黨敵視普世價值,林鄭無法聽取香港百萬民意的五大訴求,只為中共指派的特首也必須“擁護黨的決定”。

在魁儡港府聯合中共政權的強壓下,16歲女學生說,我在香港生存了16年,至少讓我明白香港的核心價值在自由,是因為我們以為我們在被施壓時也可以有出來抵抗、出來集會的自由,但原來並沒有,16年我所學所知的所有原來是假的。17歲男學生說,雨傘運動時對香港政府和警察就徹底失去信任,今年參與“反送中”更覺得“殺到埋身”(指危險逼近),不想中共統治香港。18歲男學生說,大家都不知道面對這個政權可以做什麼,現在只能利用罷課的手法繼續堅持。18歲女學生說,她明白自己做的事是公義的、正確的,面對中共政權的打壓,她體認到這已經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的,香港已經退無可退。

今夏這場學生族群大幅參與的“反送中”,中學生無懼表態拼一生前途與政府相搏。22歲大學生也是609午夜被圍堵者之一,他說,跟中共這個政權還有什麼好談的?回歸20年,港人不斷受政權打壓,自由不斷收窄,一路禮崩樂壞,普世價值一路消失,的確令人非常失望;但香港一日未變成中國大陸的一個普通城市,我們就要為她奮鬥到最後一刻。

紐約時報中文網9月2日開學日刊文《黃之鋒、周永康:香港人民不會被中共嚇倒》。而距今7年前、2012年課程改革運動中,時年16歲的黃之鋒就積極鼓勵學生抵制中共“洗腦教育”。

香港學生面對中共強權表現後生可畏,不僅在於他們的字典沒有“後悔退縮”只有“義無反顧”,更在於他們不因年紀輕輕而沒有深刻認識到共產黨奴役人民的本質到時什麼都不可能改變。這樣的後生可畏到了“反送中”比比皆是,令中共不安而要政法委今日親自出馬抹黑“很多年輕人的目標就是盡量賺錢買樓供樓,一切都在向錢看,香港人也背上了‘目光短淺’的壞名聲。”

對於吃催淚彈外加動輒以年計的刑期威脅,“反送中”學生們希望自己有怎樣的未來?18歲的大一女學生也是午夜行動的參與者說:想生活在一個有民主自由的地方,簡簡單單地生活。這個答案出奇簡單,卻是學生族群普遍心聲。

即便學生不免有疑問:有生之年會見到民主、自由的香港嗎?但18歲學生召集人說:我們沒工作也沒錢,但有股打不倒的力量。香港有幸,後生可畏。中共雖有軍隊有武警有坦克有大炮,也難以安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