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松田康博: 中共給雙普選的可能性幾乎是零

日本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研判北京給香港雙普選的可能性極低,幾乎是零 「香港問題是結構性的錯誤,是中國共產黨專制的本質所導致。」

日本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研判北京給香港雙普選的可能性極低,幾乎是零

“香港問題是結構性的錯誤,是中國共產黨專制的本質所導致。”

近日率團來台訪問的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松田康博,在台北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談到香港問題,他認為中國處理香港有兩個困局,若出動武警或戒嚴,就會像六四事件一樣,香港變成死港,所以北京不能也不想出手,但不出手就沒完沒了。

第二個困局是北京對香港和台灣都加強了強硬立場,結果太強硬導致失敗,但若對港不能出手,對台更不能出手。北京又要證明有力量。中南海處理港台兩大困局都是自己闖的禍。

松田教授認為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是香港政府揣摩上意,港府“揣摩北京意思的結果,這是毀滅性的”。因為香港是個非常特殊的社會,在中國境內只有一個西方的社會。“一國兩制”是維護這個中國境內的西方社會。

他說習近平對港台都強硬,結果兩邊都受挫。他說習近平十九大修憲把國家主席任期取消,“那段時間習近平很風光,他認為是集中權力解決問題,(要展現)我跟胡錦濤不一樣,我展現自己的魄力,來解決所有問題,那個要積極這個要積極,結果處處挫折,所以從總的結構來講,應該是中國本身自己闖的禍。”

他說香港問題是一個結構性的錯誤,1980年代北京和香港方面的溝通本來還算順暢,1989年六四後完全搗亂局勢,香港變成兩派,親中建制派和民主派。“這個對立和跟北京之間的矛盾沒完沒了,一直延續到今天。這意思是說,北京不給香港自由民主,香港要維持自由要爭取更大的民主。香港基本法寫的是行政長官要選普來產生,但是北京怕,以前江澤民說過“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不犯河水”,他們怕的是井水犯河水,他們怕井水嘛,他們怕香港民主的話,失控,所以不給民主的結果就導致了今天,我研判他們給雙普選的可能性是極低,幾乎是零,他們(北京)怕的是民主跟自由。”

松田康博:香港問題是結構性的錯誤是中共專制的本質導致

他說現在的香港是因為北京不給香港自由民主,香港就變亂了。而不是給了民主自由才變亂。“這根本就是結構性的錯誤,是中國共產黨專制的本質所導致的。”

松田康博曾任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主任研究官。他是日本著名的中國通,也是知台派。松田康博曾在北京,上海,香港,台北,美國華盛頓和耶魯大學等多地進行學術研究。他剛剛結束在北京半年的學術研究。近日他率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參訪團來台考察選舉,見了蔡英文總統,高雄市長韓國瑜,台北市長柯文哲和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和韓國瑜會面前高雄市府臨時通知更改地點,韓國瑜竟對媒體說“我等了日本人25分鐘”,日本訪問團“被遲到事件”引發嘩然。

松田說觀察香港局勢的關鍵時間點是十一國慶七十周年,和11月香港區議會選舉,而在這些時間點前,示威抗議活動似乎不會停止。

目前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訴求已經實現了一個,他說港府當前的策略是讓香港社會疲憊,同時離間極端暴力分子和廣大群眾,這是統一戰線的基本作法。港府借撤回修例先釋出一點善意,然後再離間,逮捕極端的示威者比如放火,或砸壞公共設施的人,孤立這些人,以這樣的方式平息示威。但這需要很長時間,可能拖過十月十一月。

松田說:“我最擔心的是他們在開北戴河會議的時候,到底畫了什麼底線,時間的底線,性質的底線。好像時間底線不是十一,這是林鄭透露的,我就有點放心。如果十月一號以前一定要結束的話,那就悲劇會產生,但是他可以拖過十一,再進一步拖到區議會選舉,選舉結果出來如果大家都滿意那示威抗議規模會縮小,有幾個時間點。但是我最怕的是香港長期對峙,萬一擦槍走火出了人命,就一發不可收拾。”

松田在1994到97年間住過香港,對香港有感情。他說“我呼籲大家盡量保持冷靜,不要產生悲劇。這是我的心愿!”

松田康博: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戰場可以轉移

他認為香港問題對中國是很大的罩門。他覺得現在就是分水嶺,他說撤回修例是好的信號。“我希望和平落幕,因為政治是妥協的藝術,在剛開始的時候提出政治要求缺一不可,但是政治永遠是一個緊張的拔河賽。你缺一不可,但是北京給雙普選的可能性是極低,一口氣就要雙普選很難,如果拿不到雙普選就每天都要放火打砸嗎?這樣做的話,示威者被孤立的可能性很高。”

他強調,群眾運動的盲點是沒有領袖,運動拖了很長時間之後示威者有可能被離間,被操控。松田研究過台灣的公民運動,他說台灣是公民運動能成功的極少數例子。

他以“太陽花運動”為例,時間很短,提出的要求沒有全部立刻都得到結論,但見好就收,把戰場轉到選舉,策略非常成功。所以他認為香港示威者的戰場也可以轉移,轉移到區議會選舉或立法會選舉。如果林鄭月娥真如外媒透露想辭,那可能也要選。他說,到那個時候再重新發動,但這需要有一個領袖或一個班子,群眾運動沒有領袖,是弱點。

松田康博:香港對峙局面拖太久會出事

松田說:“有一批人說,到此結束,見好就收吧,另一批人說絕對不能妥協,六四是這樣產生的嘛。我不想看到香港到最後是完全無法收拾,變成愈來愈暴力的地方,所以港府北京和示威抗議的群眾都要思考,理性應對。有一些要求得到了解決,就暫時結束,然後再更以和平的方式來提出訴求,如果不行的話,我們再來。如果時間拉長了影響經濟影響民生,他們的支持可能會劇減,那這運動本身就失敗了,所以政治是妥協的藝術,見好就收,重新再來。這些技巧應該借艦其他國家或地區的經驗。我也很難過現在這個狀況,我覺得這個責任在中國和港府,但是這樣的狀況不能拖太久,拖太久會出事!”

松田還談到,中國內部對於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的憂慮。他說習近平以為集權很容易做事,但很大的陷阱是,大家都不敢做主變成政策大塞車,加上年老生病,第三第四任以後的政策水平會降低,所以國家主席終身制,短期的影響是正面的,可以果斷推動一些政策,但長遠來說,可能毀掉中國。

松田康博:習近平想成為毛澤東但毛澤東最後幾年很亂

“好不容易建立的接班潛規則和制度,他都取消了,他怎麼下台?他怎麼接班?這本身就是很大風險,而且他得罪了那麼多人,下台自身難保,一定要選好接班人,自己的安全和家人的安全也是要考慮。他做好了兩任,當然不用下台,光明正大。做不好更難下台,這會在第四任和第五任出現,沒有接班制度的結果是,越來越不敢下台,越來越怕,越來越老,決策質量越來越下降,這很可怕,非常可怕。他想要成為毛澤東,毛澤東最後幾年是怎樣的,很亂,他過世以後也是很亂。所以比我們老一輩的中國人都認為,這很危險,非常危險。對中國的經濟,和中美關係,很多矛盾都會集中出現在五年十年後,中國現在有錢,可以處理很多問題,但是負債也越來越多,該改革的暫停,投資用輸血來維持經濟,很多矛盾都集中,累積,沒解決,一直累積到五年十年後,剛好就是習近平要不要下台的時候。我覺得中長期來講,這對中國是非常不利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國攻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