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趙柱幫: 暴政早已無計可施 黑警勢成強弩之末(圖)

黑警為何每次執法都如臨大敵?明顯地精神崩緊、神經緊張、草目皆兵、視民為敵、情緒失控?

黑警們只能單靠政權的支持,與黑社會、官政商等賣港集團、無腦藍絲、低學歷愛國者,甚至是大陸同鄉社團等等圍爐取暖。當口口聲聲自許是正義之師的執法者,卻被市民唾棄及憎恨的過街老鼠。每當警方到現場執法時,市民每一句的辱罵及喝倒采,其實都對他們造成很高程度的心理不安及躁動。這種所謂支持的現實及心理落差,連黑警也無辦法欺騙自己的。

黑警的支持者可以二分流方式理解,一是既得利益者,包括是政府高官、官政商等賣港集團(行會成員、地產商、民建聯、新民黨、工聯會等賣港賊)及警察家屬。既得利益者維護政府,很顯而易見,因為政權不穩,將直接損害其自身的既得利益。

另一類的人士,大多由低學歷及基層的老中年人(盲目愛國者)、廣東話都未講正的啊姐口音的大陸人、甚至是以金錢購買的大陸社團到港聲援。當然,仍有少部份中產家庭,他們自覺是人生收成期,生活安穩,經濟收入穩定,以個人金錢利益為先。這些人無視良知與暴力的對抗、以中立為由成為袖手旁觀的借口,他們既不會聲援警察,亦不會支持示威者,更甚是對年青人冷言冷語,只懂說:社會很亂。

當黑警用盡謊言掩飾暴行,將責任推予示威者,以暴易暴式的所謂執法,變成情緒發泄毆打示威者,完全違反人道同法治,與納粹殺人機器無異。加上,配合黑社會及藍絲進行無差別毆打市民,然後進行針對性拘捕年青人,更甚是以言入罪。對年青人嚴刑峻法,對藍絲的施襲者卻加以保護、不斷縱容及高調放生。這大概是共產黨最慣用的手法,以民斗民的以暴制亂。

暴政黑警採取開槍血腥鎮壓及殘酷暴力撕殺,無所不用其極,將所有提出問題的示威者都拘捕入獄,是否就等同成功止暴制亂,徹底解決了矛盾的社會問題?我深信政權因應香港的國際關係及金融地位,絕對不會貿然實施緊急法,甚至出動解放軍,更是天方夜譚。這數月來,政權拒絕回應訴求,縱容黑警濫權濫捕,當執法者肆無忌憚地濫用法律之義進行濫捕。說穿了就是,暴政已無計可施,黑警勢成強弩之末。

從來解決社會問題嘅都只有擁有權力嘅政府,民不畏死,何而以死懼之?

歷史為鑒:暴政黑警不斷的濫權濫暴濫殺,不斷增加年青人對其仇恨及累積政治犯,不斷的血腥武力鎮壓,暴力衝突愈演愈烈。如此的血腥手段,定必對香港社會穩定及未來政權的管治危機埋下萬劫不復的伏線。

香港的未來,始終屬於我們這一代的年青人及下一代的孩子,年青人都不甘心放棄香港這個家,將用盡一切可行方法,不惜攬炒,徹底改革。所以香港人就算何等失望及痛心,懇求堅持到底!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訴求未滿,抗爭不斷。

我們懷著勇氣及希望,並肩前行,奪回香港,迎接勝利,絕不輕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立埸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