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皇軍」情報員怎麼當上了中共副總理

六十九軍駐昔陽縣的「支左」部隊立即查閱了日偽檔案,從中發現不但有陳永貴的名字,而且還註明了陳永貴是偽村長、情報員,是「興亞反共救國會」昔陽縣分會的領導成員。陳永貴的漢奸特務身份到此可以說是水落石出、鐵證如山了。貨真價實的漢奸竟是「同志」?而揭露漢奸歷史的人反成了罪人。再後來,陳永貴不但當了中共「九大」代表,還是中共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最後更於1975年竟然一直混到官拜「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日本出兵侵略中國時,因其軍隊絕對效忠於日本國天皇故稱“皇軍”。這段歷史雖已過去半個多世紀了,但“皇軍”一詞則通過小說、影視等文藝作品的渲染,成為了中國人調侃取笑的詞兒。而筆者在這裡要說的情報員成副總理,卻並非諜海風雲中的驚濤駭浪,而是中共政壇上一段鮮為人知的醜聞。而這個醜聞中的主角,就是當年曾顯赫一時,現在早已淡出國人視線、被人遺忘了的陳永貴先生。

在中國,特別是在農村,當年陳永貴大名如雷貫耳;而在今天,特別是中、青年民眾里,知道陳永貴的人不多了,而知道他是漢奸的人,則恐怕是屈指可數了。這應該是中共當局隱瞞歷史、愚弄民眾,把持操弄教育而取得的驕人“成就”!

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當人們剛逃出飢餓造成的死亡陰影,還處於半饑饉狀態、且尚未喘過氣來之時,那個該死的什麼“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的口號又吼上了天。一方面是要捕風捉影地搜索出“階級敵人”來進行鬥爭、鎮壓;另一方面又要“大樹特樹”起一批所謂“工農兵英雄形象”來愚弄人民。而此形象的“代言人”分別就是軍隊方面的雷鋒,工業方面的王進喜和農業方面的陳永貴。這就是當時被捧上了天的所謂“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全民學雷鋒”的三位“聖人”。按照毛澤東教條的定義,這些英雄人物必須是“根紅苗正”、“苦大仇深”的“正宗品牌”貨,半點也沾不得“階級敵人”的邊。

但就在1964年,中共黨內高層已傳達了毛澤東要決定樹大寨為農業戰線的紅旗時,在大寨當地一個叫趙懷禮的老貧農,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爆出了驚人的猛料。他說當時的大寨黨支書陳永貴在抗日戰爭時期,曾參加日偽特務組織“興亞會”,當過漢奸,當地人都叫陳永貴是“二鬼子”。他這話是對當時來大寨“蹲點採訪”的一位新華社記者講的。按中國的規矩,這樣的大事既不敢隱瞞,更不能報導,只有如實向上反映。但中國向來就有“看人說話”的潛規則,即位高則一言九鼎,位卑則人微言輕。毛“老人家”若說煤炭是白的,肯定是絕對真理,而我若說煤炭是黑的,就可能是存心抹黑。所以這位趙老貧農的話,並未“一石激起千層浪”,而大寨紅旗和陳永貴先生的行情,仍一路飈升。到了所謂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入高潮後,陳永貴的身價更被當時媒體捧得和聖人也相差無幾了。

可是1968年“文革”中又開展了一個名叫“清理階級隊伍”的階段性的運動。在清查山西省陽泉市副食品公司炊事員李觀海和該公司另一名職工王久榮的檔案時,發現他們都提到在1942年前後參加了日偽特務組織“興亞反共救國會”,王久榮在交代材料中還特別註明“負責人是陳永貴”。這當然是非同小可的事。所以當時六十九軍駐昔陽縣的“支左”部隊立即查閱了日偽檔案,從中發現不但有陳永貴的名字,而且還註明了陳永貴是偽村長、情報員,是“興亞反共救國會”昔陽縣分會的領導成員。陳永貴的漢奸特務身份到此可以說是水落石出、鐵證如山了。

六十九軍軍長謝振華(以後是山西省委第一書記),立即命副軍長李金時將此事呈報中共中央。按當時階級鬥爭理論,這種“暗藏的階級敵人”,肯定是立馬實行專政,坐牢、殺頭都是題中之義。然而上報中央後,周恩來竟然在材料上批示:“六十九軍的同志要顧全大局,不要擴散,影印件可報中央”。謝振華按周恩來的指示,以六十九軍黨委的名義,於1968年12月將此事上報中央。後來在周恩來參觀大寨時,謝振華又當面向周恩來彙報請示。可是周卻說“要維護大寨紅旗,作為歷史問題,陳永貴仍可當代表出席九大,但只當代表”。在當時所謂階級鬥爭、路線鬥爭,斗得熱火朝天、你死我活的情況下,周恩來絕對不敢擅自作出這樣的決定。否則一旦被人抓住把柄,這“包庇階級敵人”,而且是包庇賣國漢奸那還得了?那麼周恩來的下場肯定比劉少奇還慘。何況老謀深算的周恩來也絕不會糊塗到如此程度!所以過了不久,便有人傳達“最高指示”:“主席知道了,不要再提了”!不但不準“再提”,而且“提”這事的封疆大吏謝振華司令員也被弄來批鬥,罪名是“整陳永貴同志的黑材料”。原來貨真價實的漢奸竟是“同志”?而揭露漢奸歷史的人反成了罪人。再後來,陳永貴不但當了中共“九大”代表,還是中共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最後更於1975年竟然一直混到官拜“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

那個年代中國民間絕少有電視。電影只有江青的“樣板戲”與“三戰”(地道戰、地雷戰、南征北戰)。此外還有個奇葩品種叫《新聞簡報》主要報導當時毛澤東、周恩來接見外賓,中共高層開重要會議之類的短紀錄片。於是在中共高官雲集的場面上,不時會見到個不倫不類的角(兒),坐在中共高官群里,身上是農民對襟外衫,頭上包塊白毛巾,這就是陳永貴,叫人見了啼笑皆非。若再加上江皇后搖晃著身段高呼夫君萬歲,兩人真堪稱絕配。筆者當時就在想,中國被這樣的人統治著,長此以往,不亡才怪!好在不久,毛澤東死亡,一個月後他的老婆、侄兒、謝姓情婦、寵幸近臣均被“一鍋端掉”,這就是所謂的一舉粉碎“四人幫”。其實確切地講應是“五人幫”才對。

再後來,鄧小平上台,華國鋒被架空,“走資派”傾巢復出。此時陳永貴自己可能都感到“大限將至”,副總理早不敢當了,等著被清算。當然,其他的都好說,只有給“皇軍”當差效勞,這事難辦,按當時政治形勢判個“無期徒刑”決無疑義。可是鄧小平偏偏就不“動”他。鄧小平決非寬宏大量,但確是真正聰明。他知道這種醜事鬧出來,最“受傷”的首先是中共自己,只能讓天下人恥笑中共,更鄙視中共。而陳永貴不過毛澤東手中的一玩偶,根本不夠“政敵”的資格。何必去清算,反讓黨丟醜!所以鄧便讓陳永貴不許回山西大寨老家,給他薪俸讓他在京“養著”。陳永貴惶恐中度完餘生,於1986年3月26日死於北京。

由此可見,所謂的主義、信仰、階級、路線乃至民族大義,都不過是他們的“官樣文章”,到時都必須服從一個人的旨意,那就是“偉大領袖”。為了領袖的“偉大、光榮、正確”,任何是非善惡都可以隨意顛倒。因為“大寨紅旗”是偉大領袖樹立的,所以周恩來說必須要“維護大寨紅旗”,哪怕這面紅旗是弄虛作假樹起來的,其“形象代言人”又是當過為人不齒的,賣國求榮的日偽漢奸。但既然他已有幸被偉大領袖“樹”起來了,而偉大領袖是永遠不可能有錯的,所以漢奸、臭狗屎也就成了香餑餑。誰敢說他是狗屎,那就是“不顧大局”。所以即便你是封疆大吏的謝振華,也要定你為“整陳永貴同志的黑材料”而加以批鬥。這就是毛澤東暴政年代,最典型的政治腐敗案例。現在有“毛左”、“自干五”(自帶乾糧的五毛)之流大言不慚地稱“毛澤東年代無腐敗”。殊不知那個年代全國、全民除中共高層高官、大官外,都食難果腹,衣衫破舊,一切服從計劃經濟,基本沒有商業活動。什麼彩電、冰箱?名字都未聽說過。所以無錢可貪、無物可拿。那個年代的腐敗就只能是、也必然是政治腐敗。而這種腐敗危害之烈,絲毫不亞於經濟腐敗。陳永貴由“皇軍”情報員竟當上中共的副總理,就是這種腐敗危害之大的最好典型例證!

這種腐敗也是獨裁專制制度下的必然產物,也只有在獨裁專制的土壤中,才會結出這樣的毒果。而在民主社會裡,由於有在野黨的存在,政府的權力受到制衡,有獨立的新聞媒體的監督,政府官員甚至總統,哪怕一點私人生活上的不檢點,也會鬧得滿城風雨。何況像陳永貴這種背叛民族,出賣國家的行為,要一手遮天,瞞天過海是根本不可能的。試想尼克松的水門事件,又未叛變民族,又未出賣國家,柯林頓的“拉鏈門”,更是生活小節,但尼克松就得下台,柯林頓不但向全國道歉,還得接受檢察官調查。如果在他們的政府高官里發現了有人曾參加過蓋世太保或克格勃的人,二位總統認錯道歉還唯恐無法了結,未必誰還敢牛氣衝天地說什麼“總統知道了,別再提了”,你們要“顧全大局”!——除非此時總統已經瘋了。

重溫陳永貴這段發跡史,讓我們看到了民主與專制的根本區別。換言之,在民主社會裡,哪怕國家元首也得依法依理辦事,違法必究;而在一黨獨裁的專制制度下,誰的官大,誰就擁有絕對的“真理”和無上的權威。誰就可以不受任何制約地胡作非為。其實人們心裡早就明白,所謂大寨的英雄業跡,全是國家出錢,由無數軍工、幹部、工人、學生的“義務勞動”去“堆積”出來的,但誰也不敢去捅破這層紙,誰也不敢去喊一聲“皇帝是光屁股呀”。誰要敢於去以身試“權”,輕則被斥之為“不顧大局”,重則就是“存心抹黑”“反黨反社會主義”了。今天的“尋釁滋事”口袋罪不過是當年老一套整人辦法的翻版。那些口口聲聲說毛澤東年代沒有腐敗的人,一門心思想為一黨獨裁辯護的人,不妨來好好看看這個最典型、最鮮明、最突出的政治腐敗案例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