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何與懷:不還錢就還港!川普怪招?

中共當局跟英國說,它是中國的合法繼承人,從英國手中接管了香港。1987年,中共還曾經償還英國債權人清朝債券,作為協議香港「回歸」中國的「禮物」,向當時英國撒切爾政府示好。那麼,現在面對美國人手裡的同案債券,有什麼理由不承認呢?這不是「選擇性違約」嗎?如果不承認,不想還錢,那也好,按同樣理由,那就還港,把香港交出來,交給中華民國,或者繼續由英國託管……

正當香港“反送中”運動如火如荼之際,看來對歷史不會特別感興趣的川普(川普)總統團隊,突然想起一百年前的一件陳年往事。

話說1911年,清政府計劃修建湖北、湖南境內的湖廣鐵路,因此向國際籌措借貸。向美、英、法、德等國的銀行財團借款的合同規定,上述外國銀行以清政府名義在金融市場上發行債券,即“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英鎊借款債券”(簡稱湖廣債券),當年本金共計六百萬英鎊,年息五厘,合同期限為40年。借貸契約以清朝大臣盛宣懷為借方代表,一些美國人在市場上收購了這種債券。中華民國建國後,曾支付債券利息,後因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在共赴國難的危局下,債券利息於1938年停付。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此後從不承認當然也不繼承這批債券,1951年本金到期時便理直氣壯地完全把“付款”之事視之為天方夜譚。1911年至今已過百年,這種債券還可以在成千上萬的美國人的閣樓和地下室中找到,也可以在eBay上找到,考慮到通貨膨脹、利息和賠償費用,據美國債券持有人基金會(American Bondholders Foundation,ABF)估算,這筆債務目前價值超過一萬億美元。

1979年,美國公民傑克遜等人,在美國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曾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提起訴訟。他們要求中國政府償還湖廣債券的本息,稱這筆債券是清朝政府發行的商業債券,清政府被推翻後,國民政府在1938年以前曾付過利息,因此,中共政府有義務繼承這筆債券。該法院受理此案並向中國發出傳票,要求中國在收到傳票二十日內提出答辯,否則將作出缺席判決。中共拒絕接受傳票和出庭,並照會美國國務院,聲明中國是一個主權國家,享有司法豁免權,不受美國法院管轄。1982年9月1日,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作出缺席裁判,判決中國償還原告41,313,038美元,外加利息和訴訟費等。裁判稱:如果中國政府對該判決置之不理,美國法院將扣押中國在美的財產,以強制執行判決。理由是:根據現行國際法原則,一國的政府更迭通常不影響其原有的權利和義務,作為清朝政府和國民政府的繼承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義務償還其前政府的債務。此外,根據美國1976年《外國主權豁免法》第1605段的規定,外國國家的商業行為不能享受主權豁免。湖廣債券是商業行為,不能享受國家主權豁免。但是,1987年3月,美國最高法院以《外國主權豁免法》不溯及既往為理由,判決中國勝訴。

現在,三十二年又已過去。卻在這時,許多人意想不到的事,被形容為比債務故事本身更為奇特的一件事,發生了——那就是,川普總統團隊竟然認真地想起這款“古董級中國債務”(antique China debt)。川普,以及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曾會見了部分債券持有人及其代表。

報道說,美國債券持有人基金會共同創立人之一喬娜.畢昂可(Jonna Bianco)就此表示:“與川普總統一起,這是一場全新的球賽。”她說,川普領導團隊與一個持有中國革命前債券的團體會面,“他是‘美國第一人’。上帝保佑他。”國際觀察家認為,如果川普真的採取行動的話,那下一步的行動或許會相當有趣:美國或許會敦請律師發起官司。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法律教授、主權債務重組專家米圖.古拉蒂(Mitu Gulati)認為,“作為一項法律原則,政治制度繼承其前者的債務;大多數政府選擇尊重舊債券。”“在法律層面,這些都是完全有效的債務。但是,你必須讓一個非常聰明的律師來激活它們。”

在川普總統及他的團隊看來,這裡大有文章可做!如果這些債務被激活的話,又如果美國法院判決中共敗訴,美國法院將有權扣押中國在美的財產,並強制執行判決。在這個事情上,一個巧合的數字是,美國財政部估計,今年6月份中國持有的美國政府債券價值剛好一點一一萬億美元。那麼,如此“重翻舊賬”,豈不是為川普總統的美中貿易戰添加了一個不錯的籌碼?而且,專家說了,雖然關稅持續升級確實會對中國經濟造成影響,但若想要真正威脅到北京的領導,應該針對中國潛在的結構性問題,例如居高不下的債務水平,才是能對它的經濟造成真正衝擊。

也許是受到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啟發,許多人還不無驚奇地發現,本以為川普總統試圖“激活”這筆“古董級”的清朝債務僅僅與貿易戰有關,僅僅與經濟有關,不料又扯上國際政治問題,扯上香港問題。

中共當局曾經聲明,此乃是清國的債務,債務繼承理應由孫中山領導推翻滿清的“中華民國”來繼承!不過,這樣一來,便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聲稱自己是中國主權的唯一繼承者說法相互矛盾。如果說“找台灣的中華民國要去”,那無疑就是附和“兩個中國”自打嘴巴了。更迫在眉睫的要命問題是,這筆債務是清朝的債務,請問香港是哪朝割讓給英國的?也是清朝。中共當局跟英國說,它是中國的合法繼承人,從英國手中接管了香港。1987年,中共還曾經償還英國債權人清朝債券,作為協議香港“回歸”中國的“禮物”,向當時英國撒切爾政府示好。那麼,現在面對美國人手裡的同案債券,有什麼理由不承認呢?這不是“選擇性違約”嗎?如果不承認,不想還錢,那也好,按同樣理由,那就還港,把香港交出來,交給中華民國,或者繼續由英國託管……

這看來是川普總統一廂情願的如意算盤,但也引起一些人氣急敗壞的反應。有中共官媒以“川普瘋了?”為題,譏諷“川普政府可能正在考慮一項更為荒唐的獲利計劃”。川普這個商人變身的總統,現在的確腦洞大開。這個“計劃”是異想天開吧?還是百分之一百的國際大玩笑?如若不是,那就有些麻煩。習大大自然要操心,千萬滿懷民族主義激情“操中南海之心”的老少粉紅們,亦真需要絞盡腦汁出謀獻策為黨分憂了。也許,他們中最為“聰明”者,會有立竿見影的辦法:管它什麼國際協議合約,凡於我不利者或看不順眼者,統統宣布作廢,一筆勾銷,Once and for all。畢竟,現在中共財大氣粗,國力雄厚,完全可以藐視天下。例如,不是已經向國際宣布了嗎:中英兩國政府於1984年12月19日簽署的、作為香港《基本法》基礎的《關於香港問題的中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的“歷史文件”,現在已經“失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