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袁斌:網友對話——對馬克思的迷信早該打破了

The marble plaque showing damage from recent vandalism on the front of the tomb of German revolutionary philosopher Karl Marx, a Grade I-listed monument, is seen in Highgate Cemetery in north London on February5,2019.- Vandals have smashed and defaced the London tomb of Karl Marx in what the cemetery said appeared to be a deliberate attack against the philosophers ideology. A marble plaque with the names of Marx and his family-- the monument's oldest and most fragile part-- was repeatedly hit with a blunt metal instrument, Ian Dungavell, who runs the cemetery trust, told AFP on Tuesday.(Photo by Tolga AKMEN/ AFP)(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TOLGA AKMEN/AFP/)

中秋小長假,幾位網友聊著聊著聊到了馬克思的理論,以下是他們的對話:

A:現在許多中國人,不管他們對中共是什麼態度,對所謂“資本主義”的認識,完全來自於馬克思主義的歪曲與誣衊,然後以此出發進行憤憤的譴責、批判,完全是瞎打傢伙!

B:面對資本主義社會的缺陷。馬克思在痛苦中運用縝密邏輯論證了一條不可能的理論,自由主義在痛苦中闡釋了種種可能的修復路徑。

A:誰說馬克思的邏揖縝密?他在學術上早就徹底破產體無完膚了,他的經濟學完全是胡扯,只是中共用牆隔離了文明世界的學術,又用槍逼著給國人洗腦,才使得許多國人至今仍把馬克思的理論當回事而已。

B:學術應該是科學的,就此而論,馬克思的理論當然破產了。但這套理論的邏輯推論卻是環環相扣的,所以我說它是縝密。

A:馬克思的什麼邏輯?

B:比如說邏輯三段論,所有人都要吃飯,我是人,我要吃飯。當然,理論上的邏輯推論不等於我吃到飯的現實合理性。

A:這樣的三段論推理,與意識形態或者學術體系的正確與否何干?

當盲人摸到了大象尾巴時,三段論完全可以證明“像”就是一根繩子呀。每一個判斷的定義都是錯的或不正確,形式邏輯三段論不能確保結論正確。

馬克思關於資本、關於生產要素、關於勞動、關於價值等等等等範疇,就沒有一個是對的,無論他怎麼構造,也造不出一套正確的理論來。

B:對呀,證明邏輯運用與推導而進行純概念的思考,不一定導出正確的科學理論包括實證主義理論。

A:所以,這套所謂的“縝密邏輯”,在學術上被一些學者稱之為“病態幻象構造”

C:我舉一個小例子,可以分分鐘擊潰馬克思的所謂“縝密邏輯”——計劃經濟的優越性。

計算機專家赫柏特‧西蒙,因為研究計算機決策理論而獲得197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他證明了最優決策的不可能性:最優決策至少需要三個條件,一完全的信息,二,充分的計算能力,三對計算結果進行選擇的,不變的價值準則。懂得一點,現代信息學知識的人都知道,信息的完全性是根本無法滿足的,人類也不可能具有充分的毫無遺漏的計算能力,而且人們對事物的認識和看法以及價值選擇總是在不斷變化的。最優決策的三個前提,一個都不具備,如何能有最優的經濟計劃?這是理論。

實踐上,吳敬璉80年代末和國家計委專家團親赴前蘇聯加計委考察。他們承認,即便使用大型計算機,要制定一個相對完善的計劃,需要前蘇聯全體國民都不從事生產全部做計算,需要八個月,才能制定出來。三個季度制定計劃,一個季度執行計劃,這樣的計劃有可行性嗎?

在所謂馬克思的經濟學裡,這樣的荒謬比比皆是!他究竟有什麼樣的縝密的邏輯?

A:你說的沒錯,而且西方經濟學家德布魯和里昂惕夫早就用數學證明了計劃經濟的不可行性。這兩位都是經濟學諾獎獲得者。中國人不知道,被牆封閉了,強行洗腦了。對馬克思的迷信,是被嚇唬和灌輸出來的,早該打破了。

D:馬克思的荒謬性首先就是他把勞動與資本對立,把資本說成自從來到人間每一個毛孔都沾染了無血。我的錢存在銀行叫存款,我把存款用作投資叫資本,只是用途改變了,怎麼就變成有罪了呢?其實資本就是勞動的凝固物,資本與勞動只是在經濟運轉過程之中處於不同階段因而名稱也不同而已。所以,我說,勞動是有待於貨幣化的資本,資本是抽象勞動的符號化代表。

把資本的原罪問題解決之後,那麼資本與勞動相結合過程之中,分配的不公平是怎麼產生的呢?是源於資本單方面對分配的決定權。因此要解決這種單方面的分配決定導致的不公平,唯有讓勞動具有與資本談判議價的能力。所以受雇者必須要有自我組織起來的權利與自由。只要這種自由沒有保障,就無法解決分配的不公平問題。

如何解決社會不公的問題,馬克思開出來的藥方完全錯誤。是因為他對不公平的來源診斷錯了。

E:無論任何個人、階級或是黨派組織,只要它宣稱自己是“上帝”或“歷史”的選民,並試圖去壟斷真理、權力和利益,那麼無論其“初心”如何,它最終都必然會帶來專制奴役和腐敗墮落。

F:我認為,馬克思最根本的荒謬之處在於,試圖以人的有限理性扮演全知全能的上帝角色。計劃經濟,辯證唯物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無一不是這種僭越狂妄的結果。智力,道德十分有限的人,卻試圖在人間建立天國,最終只能是血流成河。

無產階級,因為財產狀況的缺失,卻成為馬克思學說中的中流砥柱,成為道德完善、智力高超的領導階層,這是人類反智主義的最可笑的版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