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貿易戰連升三級後再談判 前因後果一次看懂

今年5月美中談判破局之後,雖然舉辦了一次川習會和一次面對面貿易談判,美中貿易戰仍連升三級。

今年5月美中談判破局之後,雖然舉辦了一次川習會和一次面對面貿易談判,美中貿易戰仍連升三級。這四個月中,美中到底發生了哪些大事,使得雙方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即將重啟的貿易談判又將何去何從?

自去年7月6日開始,川普(川普)政府基於301調查結果,對中國商品開始加征關稅以來,貿易戰已經持續一年多,期間雖然了舉辦兩次川習會、超過10輪的面對面高級別貿易會談,均未能緩解雙方貿易爭端。

目前,美中貿易戰幾乎全面展開,到今年12月15日,雙方將對對方所有進口商品加征關稅。雖然10月將展開第13輪高級別貿易會談,但白宮表示,談判是否能獲得進展無法預期,貿易戰或成為持續數年、乃至10年的長期戰役。

從川普總統及其貿易談判代表在各種場合的發言,可以看出美方在貿易談判中的立場未變。白宮貿易和產業政策主任、談判代表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9月6日接受雅虎財經採訪時,再次重申需要完全解決中共貿易不公行為的「七宗罪(The seven deadly sins)」。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9月6日在白宮對記者表示:「這(貿易戰)是一個重大的經濟安全問題。這是一個重大的人權問題,而且也許最重要的是,這是一個重大的國家安全問題。所以,需要時間。」

他認為,貿易戰不僅僅在短期內造成影響,在隨後的50年或100年都有深遠影響。

本文整理自5月初美中談判破局至今,中美貿易戰三次升級,以及發展到臨近貨幣戰所發生的事件,以及10月貿易談判和貿易戰將何去何從等問題。

9月3日早些時候,川普發推表示,如果在他明年贏得連任之前沒有達成新的貿易協議,他可以採取更加嚴厲的行動來打擊中共不公貿易行為。(MANDEL NGAN/ AFP)

中共屢次違約貿易戰4個月內連升三級

5月5日:貿易戰第一次升級

去年12月1日川習會上,中方承諾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管制芬太尼出口美國,以及同意展開美中貿易談判,換取川普總統同意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保持在10%,暫時不提升到25%。

隨後美中開始數輪面對面貿易談判,今年4月4日,川普在白宮接見中共副總理劉鶴。川普表示,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給了他一封信。川普念了有關芬太尼的內容:「我很高興看到剛出來的這些報導的標題:『中方禁止所有類型的芬太尼,向美國削減致命藥物供應,並履行對川普總統的承諾。』『中方宣布對芬太尼進行新的打擊。』」

5月1日,美中談判在北京結束。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表示,談判富有成效。白宮發言人在聲明中說,與中方的討論焦點仍然集中在結構性改革問題上,並取得實質性進展,劉鶴將於5月8日前往華盛頓進行會談。

中共官媒新華社僅報導了下一輪高級貿易會談將在華盛頓舉行。

5月5日,川普在一系列推文中表示,由於談判進展太慢,他將在5月10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增加到25%。

5月8日,川普表示,中共破壞了協議,需要付出代價。

路透社獨家報導,5月3日夜晚,華盛頓突然收到來自中共的外交電報。電文系統地更改了近150頁的貿易協議草案,從而令美中數月的談判成果前功盡棄。

庫德洛9月6日再次提到,在5月份美中談判陷入僵局之前,雙方代表接近敲定90%的貿易協議。

5月10日,美方對華關稅如期提升,中共則表示將進行報復。

5月15日,川普政府宣布對中國華為公司進行出口管制,將其納入黑名單。

6月1日,中共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征關稅。

圖為5月初,劉鶴赴美談判。(SAUL LOEB/ AFP)

8月1日:貿易戰第二次升級

6月9日,姆欽和中共央行行長易綱在日本G20財長會議上會面,6月18日,川習通電話,最終促成6月28日和29日的川習峰會。

川習會後,美方「暫時」不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雙方同意自5月初「針對談判破局前尚未完成的議題,開始繼續談判」。如果後續的談判沒有達成好的協議,美方可以「隨時加關稅」。川普還表示,中方將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和食品。

中方則繼續要求美國取消所有關稅,作為達成貿易協議的條件。

期間,香港反送中大規模抗議活動引發國際關注,中共開始指責美國是幕後黑手,遭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斥責「荒謬」。

川普在7月首次公開譴責中共在貿易談判中採取拖延手段,企圖拖到美國2020年大選後和民主黨人談判。

7月30和31日,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長姆欽赴上海,和劉鶴展開貿易談判。

7月30日,川普發推指責中共不願意購買美國農產品,且繼續佔美國便宜。他還說如果中共想等待到大選後再簽協議,那時候等待它們的就會是一個更糟的協議,或者美國根本不會跟中共達成協議。

上海談判結束後,白宮發表聲明稱談判具有建設性,但最後強調,希望9月份在首都華盛頓的會議就達成「可執行」的貿易協議進行談判。

中共商務部則表示,談判涉及採購美國農產品問題,雙方進行了「坦誠、高效、富有建設性和深度的交流」。

8月1日,川普宣布將從9月1日起,對價值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同時川普表示,期待繼續與中方就全面貿易協議進行積極對話。次日,中方表示將予以報復。自此,貿易戰再次升級。

8月5日,中共報復,放手讓人民幣破7。這是自2008年以來,中共首次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破7,還要求國有企業停止購買美國農產品。人民幣貶值使中國商品對海外買家更便宜,可以抵消美國關稅。

8月5日下午,川普發布數條關於「中國(中共)操縱歷史貨幣」的推文。當日傍晚,美財政部25年來第一次將中國(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

當時,貿易戰有發展成貨幣戰的趨勢。

圖為5月底美國總統川普與習近平在日本G20峰會期間握手。(Brendan Smialowski/AFP)

8月23日:第三次升級

8月13日,萊特希澤、姆欽和劉鶴通電話,雙方同意繼續溝通。川普總統宣布,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10%關稅將分成2批,第一批將在9月1日加征,包括iPhone等第二批產品將於12月15日加征10%關稅。

8月14日,美方將多家中國核工業公司加入出口黑名單。

8月15日,中共揚言要報復美國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川普表示,他不認為北京將會報復美國關稅,但如果他們這樣做了,美國有最終回擊的籌碼。

8月23日,中共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發布公告,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約75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加征10%、5%不等的關稅,分兩批自9月1日、12月15日起實施。並指控美國把芬太尼當作貿易武器。

8月23日下午,川普做出回應,提高5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川普發推說,「從10月1日開始,對價值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目前的25%提升到30%;此外,從9月1日起,對剩餘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的關稅稅率從現在的10%提升到15%。」

川普還要求美國公司尋找替代中國生產的其它選擇,並首次對習近平是否是敵人提出疑問。

8月24日,川普發推說,可以採取緊急法案應對中共威脅。

8月25日,白宮新聞發言人斯蒂芬妮·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表示,川普對沒有把中國商品關稅提得更高而感到遺憾。

9月1日,美中新關稅如期實施。貿易戰第三次升級。

8月25日,川普總統在參加七國集團峰會期間,對媒體發表了美中貿易戰的評論。(Tasos Katopodis/)

川普對中共更加不信任

川普8月23日發推文:「我唯一的問題是,誰是我們更大的敵人,傑伊‧鮑威爾(Jay Powell)還是習主席?」引發各界關注。

姆欽25日解釋說,川普和習近平私下仍是朋友,但「因為涉及貿易和金融爭端,我們已成為敵手」。

但不可忽視的是,中共屢次違背承諾,導致美中貿易戰更加激烈後,川普政府對中共的信任也逐漸消退。去年12月1日和今年6月底川習會後,川普兩次暫緩貿易戰升級,是因為中方做出購買農產品和管制芬太尼出口的承諾。

川普8月1日在推特上明確指出,中共在5月初談判達成的協議上反悔,企圖重新談判;中共沒有兌現去年川習會上做出的打擊芬太尼走私美國的承諾;中共沒有兌現今年大阪川習會上做出的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的承諾,而這個承諾恰恰是川普同意暫緩加征關稅的關鍵條件。

9月3日,三名消息人士告訴財經網站CNBC,上個月下旬,美國總統川普在獲知中共對美國商品加征報復性關稅後,原本計劃將對中國商品關稅稅率上調一倍。

CNBC近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話報導,中美官員8月29日舉行工作級別通話,北京提到限制芬太尼出口有進展,並希望以此做條件,要求美方放寬關稅。

但因中共不僅兩次違背諾言,還對美國實施報復性關稅,川普在9月1日如期加征新關稅。

因中共不僅兩次違背諾言,還對美國實施報復性關稅,川普在9月1日如期加征新關稅。(Thomas Peter-Pool/)

USTR再提中共貿易不公四大表現

不久前,在一份備受關注的世界貿易組織法律簡報中,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列出以下中共不公貿易行為:

1.使用外企所有許可權制,包括合資要求和外企股許可權制,要求或迫使外國公司進行技術轉讓。

2.技術法規迫使外國公司尋求向中國實體授權技術許可,以非基於市場的方式支持中國接收者。

3.中國公司投資並收購外國公司和資產,以獲取尖端技術和知識產權,並為中國公司帶來技術轉讓。

4.對外國公司的計算機網路進行未經授權的入侵和盜竊,以獲取其敏感商業信息和商業祕密。

彭博社報導說,美中貿易戰是否獲得解決和緩解,要視以上四個方面解決情況而定,短期內估計無法結束貿易戰。

9月4日晚,萊特希澤、姆欽和中共副總理劉鶴通電話,確定未來幾周內(大約10月上旬)將進行下一輪面對面高級別貿易談判。副部長級談判定於9月中旬舉行。

庫德洛9月6日在接受福克斯商業網(Fox Business Network)採訪時表示,9月和10月的會談將涵蓋美中貿易爭端中的所有核心問題。

「一切都會在桌面上,包括絕對的關鍵性結構問題:知識產權盜竊、強制技術轉讓、網路空間、雲計算、金融服務,所有這些都將擺在桌面上,還有農業採購、工業採購、能源購買,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等。」庫德洛說。

他還說,中國(中共)改革必須反映在修改法律上,任何協議都必須有執行條款,以確保中方履行其承諾。

中共透過合資要求、外企股許可權制,強迫外國公司進行技術轉讓。圖為2019年於北京舉行的機器人展。(WANG ZHAO/AFP/)

川普打貿易戰心意堅定 庫德洛類比美蘇冷戰

8月21日,川普表示,「有人說這是川普的貿易戰,這不是我的貿易戰,這是一場應該在很久以前就發生的貿易戰。」他還說,自己是被「選中」來在貿易上挑戰中共。

9月4日,川普在白宮對記者說:「如果我不想對中國(中共)採取任何行動,我的股票市場,我們的股票市場,將比現在高出10,000點。但有人不得不這樣做(對抗中共)。對我而言,這比經濟更為重要。有人不得不這樣做。我們不得不處理中國(中共)問題。這必須要完成。」

川普還強調美國經濟狀況非常好。但他表示,即使經濟表現不佳,也必須做對抗中共的事情,因為時間緊迫,是時候了。

庫德洛9月6日警告說,美中貿易衝突可能需要數年才能解決。

「從貿易協議的規模和範圍,以及對全球重要性來看,我不認為18個月(從2018年3月開始計算)是很長一段時間。」庫德洛說。他表示,如果這需要十年,那就這樣吧。

8月28日,川普通過電話對伊利諾伊州農民說:「我可以與中方迅速達成協議,並可以將這筆交易轉化為大量的農產品(購買)。我可以馬上做到。我可以成為一名英雄,輕鬆贏得大選。」

「但那將是錯誤的協議,也許我可以以正確方式做到這一點,這應該是在過去35年里完成的(協議),並且是按照我們現在方式來做的(協議)。堅持下去。」他說。

川普表示,關稅正在引發中國(中共)的經濟問題,導致失去工作和公司離開,他再次提及「他們(中方)想要達成協議」。

但川普也強調這可能需要時間。他表示,中共可能不想在美國大選結束之前達成協議,因為它們想和瞌睡喬·拜登(民主黨籍總統候選人)打交道,而不是與他打交道,因為他(拜登)會放棄(美國利益的)一切。

庫德洛還用美國和前蘇聯之間的冷戰類比美中貿易戰。「對前蘇聯,我們用了幾十年才達到我們希望達到的地步。所以你知道,在漫漫歷史長河中,18個月一點也不算長。」

圖為美中今年2月21日在華盛頓DC進行面對面貿易談判。 

美中第13輪談判將啟是否達臨時協議引關注

中方副部長級別官員將於9月中旬前往華盛頓談判,隨後在華盛頓與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姆欽和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會面,舉行第13輪美中高級貿易談判。

《南華早報》9月10日的報導引述一名知情人士的消息說,中方人員正在討論協議文本,用於10月在華盛頓部長級貿易會議上審視。該消息人士表示,文本基於兩方在4月份談判達成的草案。這是美方一直的要求。

除了文本取得進展,美國財政部長姆欽9月9日接受福克斯商業電視台(Fox Business)專訪時亦透露,中美先前僵持不下的貿易執法機制也達成了「概念上」的共識。他強調,貿易談判已經有正向進展,但若無法達成協議,總統川普也不介意維持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高關稅。

「我們有一份文件、並取得了很多進展,中方決定來這,這顯示他們真有繼續協商的誠意,我們也已做好準備。」姆欽說。

華爾街日報》9月12日的報導引述一名追蹤談判的消息人士的話說,中方副總理劉鶴之前表示,美方40%的要求可以立即解決,另有40%可以通過後續談判解決,剩下的內容將不設談判時間限制。對比一年前中方的「三等分」表態(三分之二可談),中方已明顯對美讓步。

此外,中共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9月11日突然宣布,撤銷部分美國產品關稅,並自9月17日起生效。此舉被指中方在新一輪談判前,發出示好信號。中方也開始購買美國大豆和豬肉。

在美國方面,9月11日晚間,川普宣布將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30%關稅的日期從10月1日推遲至10月15日,以此作為一種善意姿態。他強調這是應劉鶴請求,中方高級官員直接致電給他的人,他便給中方兩周緩刑。

針對媒體報導川普政府顧問正在考慮一份和中方的臨時貿易協議,9月12日,川普在白宮南草坪對記者表示:「這是人們在談論的事情。(但)我寧願等到整個協議完成。我們已經收取了許多(錢),數十億美元的關稅。我寧願和中國人徹底完成(協議),如果我們要達成這筆協議,讓我們完成它。」

川普表示,他看到很多分析師都在談臨時協議。「這意味著我們會做一些事情,首先是做一些簡單的事情。但這並不是容易或者很難的問題。這是有協議和沒協議的問題。我想這是我們會考慮的事情。」

在川普做出回應之前,姆欽在白宮接受CNBC記者採訪,被問及川普是否會為了在2020年大選之前,為確保美國經濟安全而達成一項不完整的臨時協議。

姆欽回答:「我要提醒你,這些討論(美中貿易關係)已持續了兩年半。從第一次川習會開始,中國人(中共)承認他們將重新平衡貿易關係。但它(中共)走向了錯誤的方向。」

他補充道,「只有這是一筆好交易,且這筆交易對美國公司和美國工人都有好處的前提下,川普總統才會同意達協議。」

針對第13輪美中談判,姆欽還表示,中共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將參加10月的貿易會議,雙方將討論「貨幣和匯率操縱」。

大多美國人認同中共貿易不公美中貿易戰影響深遠

庫德洛9月6日還表示,川普總統已經說服美國人民相信貿易戰的重要性。

《華爾街日報》報導,一些政治分析家和民意調查者認為,川普對中共強硬態度可以幫助他明年連任總統的競選活動。

川普前任首席策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表示,「2020年將受到這個問題(中共)的影響。」他表示,這(中共問題)超出了貿易戰,包括經濟衝突,即貿易、技術和貨幣等。川普每天必須在那裡對抗中共。

《華日》報導,根據蓋洛普去年的一項民意調查,雖然美國人普遍支持自由貿易,但人們認為中國(中共)在與美國貿易合作存在不良做法的比例為62%。

「中國(中共)是一個獨特的案例」,蓋洛普的主編穆罕默德·尤尼斯(Mohamed Younis)說,「這是唯一一個大多數美國人認同它們(中共)與美國有不公平貿易關係的國家。」

班農認為,貿易戰在2020年選舉日前不會得到解決。他說:「這是21世紀上半葉唯一最具決定性的問題,它將確定不僅是國家而且是全球經濟的基調和方向。這就是為什麼這是一場值得打的戰鬥。」

庫德洛認為貿易戰有著深遠的後果,且不僅僅是短期內有一年影響,而是在隨後的50年或100年都有深遠影響。「所以我們做這件事情需要更多的時間,而且要確保我們把事情做好。」他說。

美國保守派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高級編輯比爾·格茨(Bill Gertz)稱讚川普就職後美國政府在對中共政策方面作出的「翻天覆地的改變」。他說,川普政府指出,中國(中共)每年盜取價值高達2500億到6000億美元的美國技術和知識產權,並直指「沒有一個國家的生存和繁榮發展,以依靠那種盜竊和技術轉移而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許禎祺綜合報道/真相中國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