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譚笑飛:閑談中共的「問責」與「背鍋」

中共所謂的問責,就是任意分配責任,至於是誰替誰背鍋,就看中共的需要了。但是黨性和人性之間是矛盾的,哪怕是沒有良知的人也本能地知道推卸責任,於是就有了「甩鍋」大戰。當然,只要中共體制能持續,背鍋的人也是大樹底下好乘涼。但是當中共面臨解體,累累罪行即將被民眾問責的時候,誰背鍋就不是兒戲了,這就是現任黨魁面對的問題。中共的罪惡罄竹難書,掩蓋罪惡就等於為其背書。

9月1日,中共修訂了《問責條例》。從社團、企業到國家,章程中都有獎懲條款,目的是維護紀律和秩序,引導和激勵成員去實現這個組織的目標。中共也不例外,但是中共的獎懲制度,不是中共《黨章》或者《問責條例》之類的明文規定,而是特有的潛規則。

“罰”作為一種負激勵,特別要求公平公正。例如,法律制裁是國家層面的“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履行正當的審判程序,保障被告人的辯護權利,釐清責任,處以相適應的刑罰。但是中共體制中,黨大於國,黨大於法,法律只是中共的工具;中共問責的出發點,就是維護中共的利益。由於中共是一個與普世價值和人性敵對的犯罪集團,所以中共所謂的問責都是虛假的,甚至荒唐可笑。比如,在跑官買官已經是常態的官場上,落馬官員鮮有“行賄罪”。因為實在不能定這個罪,否則中共體制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崩塌了。

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之類的進了秦城,他們都是屬於權力鬥爭中的落敗者。當然中共現在也是用經濟問題做借口,定個罪名然後送進大牢。他們的罪名和所謂的犯罪事實顯然只是冰山一角,現在一個科級官員都貪腐過億,這些中共頂層高官被公布的貪腐金額簡直太寒酸。原因很簡單,第一,這些官員的許多滔天罪惡與中共體制是密不可分的,中共不僅不敢提及,而且還要幫助其掩蓋;第二,他們的個人經濟犯罪的金額也是天文數字,也不能公開,否則會震驚民眾,危及中共的統治;第三,他們的刑期是中共高層決定的,他們被公布的罪行只是被挑選出來支持這個刑期而已。這些官員則不上訴,還要表演“認罪伏法”,“辜負了黨的教育培養”等等。可見,中共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與這些在內鬥中出局的黨徒之間也是有默契的,互相包庇,共同欺騙民眾。也就是說,中共必須主動為這些罪大惡極的黨徒“背鍋”。如前所述,這些罪惡本身就有一部分歸屬於中共,而對於個人的那部分罪惡,中共也攬過去加以掩蓋。中共就是這樣一直在積累罪惡。

許多高官落馬的真實原因也是站錯了隊,比如周薄的黨羽。站錯隊在中共體制內是最嚴重的問題,權鬥勝出的一方必然要把對手的黨羽清剿乾淨,同時空出位置來給自己的親信論功行賞。這是中共體制的基本生態,所以這些落馬的官員只會嘆息自己運氣不好,而不會認為自己冤枉。因為如果己方得勝,也會同樣處置對方。就如同在賭場上,手氣好壞是自己的事情,但是都忍賭服輸,因為那是賭場規則,進賭場之前就已經預見到了這個結果。

貪腐在中共體制內不算什麼問題,反而是一個清正廉潔的人會成為眼中釘肉中刺,因為中共本身就是一個貪腐集團,人人都貪。也有一些官員主要因為貪腐落馬,但是不是中共在反腐,而是因為貪官實在太多,總有撞到槍口上來的,而這些貪官又不傷及中共體制,乾脆就被中共拋出去用來欺騙民眾。有些貪官落馬的原因非常奇葩,如家中被盜,騙子敲詐,情人舉報,網友人肉等等。原陝西安監局局長楊達才就因為在事故現場笑容可掬,網友憤怒之後搜索發現楊曾戴過至少11塊名表,稱之為“表哥”,網路炸鍋,不久楊黯然落馬。當然,民意發揮了一定作用,但是不是決定作用。中共要以中共的總體利益為標準權衡拋棄楊的利弊得失,後來又有許多高官被曝光戴名表,但是大多安然無恙。

以上都是進入了刑事範疇的“問責”,而在行政範疇之內的問責,多數是黨徒為中共“背鍋”。當然中共不會主動問責,往往是發生了重大安全事件,不僅掩蓋不住,而且民怨沸騰,中共才假惺惺地問責,根本上還是敷衍民眾。

比如三鹿毒奶粉,假疫苗,動車追尾,天津爆炸等等,根本原因都在於中共的邪惡體制。權力本身就非法而且沒有監督,官商勾結權錢交易,司法不獨立,官官相護。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這些人為的災難就是必然的,而且身處其中的個別官員,即使有良知和責任心,也是於事無補。如果真的問責,中共就難逃其咎。所以中共必須要混淆視聽轉移焦點,把責任推卸到幾個當事官員身上。在這個過程中,中共還要做足表面文章,本來的責任主體搖身一變,成了主持公道的青天大老爺,擺出一副為民作主的樣子,把責任一股腦推到幾個替罪羊身上。

對這幾個替罪羊來說,他們承擔的責任顯然超出了自己應負的責任,但是他們都沒有為自己辯解,而是為中共“背鍋”。從中共角度看,中共必須保持偉光正,這個“鍋”一定要甩出去。從替罪羊的角度看,這個“鍋”一定要背。一方面,不背鍋的後果嚴重。你加入中共的時候發誓把生命都獻給中共了,“背鍋”也是工作需要;如果不服從安排,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就沒有經濟問題?另一方面,背鍋的前景光明。君不見許多被免職的官員紛紛復出,不僅時間很快,而且往往還升職或者出任肥缺。在中共體制內,這些背鍋的人都是功臣,當然不能虧待。此外,中共的問責和處罰之間嚴重脫節,責任很大,處罰很輕,本來就是演戲騙民眾的。

與官民矛盾不同,中共在處理內部矛盾的時候連作秀都不需要。2004年溫家寶推行宏觀調控,江蘇省暗中抵制被抓了個典型,就是“鐵本事件”。一批官員被免職,但是很快就被安排去了國企。風平浪靜之後,準備安排一名副廳級官員官復原職,結果他還不願意回來了,因為國企副總的職位既實惠又清閑,比他原來的官位強多了。引申一點題外話,說謊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憑空編造謊言,另一種是告訴你一部分事實,但是隱瞞另一部分事實。第二種方式更加隱蔽,具有強烈的誤導性,中共特別擅長此道。比如中共關於程維高的處分決定,稱“撤銷正省級待遇”,這是事實,也是對民眾公開的。但是後面是逗號而不是句號,逗號後面還有一句話“保留副省級待遇”,這句話就不公開了。

可見,中共所謂的問責,就是任意分配責任,至於是誰替誰背鍋,就看中共的需要了。但是黨性和人性之間是矛盾的,哪怕是沒有良知的人也本能地知道推卸責任,於是就有了“甩鍋”大戰。當然,只要中共體制能持續,背鍋的人也是大樹底下好乘涼。但是當中共面臨解體,累累罪行即將被民眾問責的時候,誰背鍋就不是兒戲了,這就是現任黨魁面對的問題。中共的罪惡罄竹難書,掩蓋罪惡就等於為其背書。如果為了保持權力而去掩蓋那些自己並沒有參與的罪惡,只能說是利令智昏;其他人還可以找別人當擋箭牌,習近平作為黨魁,成了其他人的擋箭牌。

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之類的,因為中共掩蓋了他們的滔天罪惡而苟且秦城,也許他們因此而竊喜。其實大可不必,中共解體之後,這些人連同江澤民等都將被送上正義的法庭,接受民眾的審判。這對於現任者也是一個警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