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貿易談判將有進展?看有無出現這三個信號

摩根士丹利美國公共政策戰略負責人表示,美中如何解決關鍵問題,如執行交易,進展甚微。若關鍵因素沒有在未來幾個月內獲得突破,他預計關稅最終會生效。

美中10月初將舉行第13輪貿易談判,雙方上周互釋善意並討論暫時協議構想,兩國關係稍有緩和。不過,摩根士丹利美國公共政策戰略負責人麥寇·澤薩斯(Michael Zezas)認為,儘管美中改善了目前貿易局勢,但如果關鍵因素沒突破,恐難逃第四次關稅升級。

澤薩斯15日在美國財經博客ZeroHedge發表評論,他指出,兩國以友好的姿態為十月會談鋪平了道路。中共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9月11日突然宣布,撤銷部分美國產品關稅,並自9月17日起生效。此舉被指中方在新一輪談判前,發出示好信號。中方也開始購買美國大豆和豬肉。

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則在9月11日晚間,宣布將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30%(從25%稅率提高到30%)關稅的日期從10月1日推遲至10月15日,以此作為一種善意姿態。他強調這是應劉鶴請求,中方高級官員直接致電給他的人,他便給中方兩周緩刑。

澤薩斯援引媒體報導寫道,雙方談判代表正在積極探索各種條件下的“小額交易”(mini-deals)限制進一步關稅升級,甚至可能隨著談判的繼續而削減一些關稅。這些談話都是好消息。畢竟,溝通是打破“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的關鍵,這就是我們對抗這種關稅的方式。因此,10月關稅可能會進一步延遲,將貿易戰升級的可能性往後推數個月。

但動個嘴巴說說,誰都會。正如我們在整個談判過程中一次又一次地學到的那樣,折衷讓步的想法很快就會被(中共)破壞。這反映了這個過程有多複雜,雙方對強制執行機制以及如何迅速取消現有關稅等關鍵問題不願讓步。

因此,當新聞圍繞這些談判報導時,將信號與噪音分開是很重要的:得區分哪些標題會告訴我們這在經濟上是有意義的“真實交易”、而且有實現的可能;哪些則不會?

讓我們關注什麼意味著“真正的交易”,投資者們應該也關注這個問題。對我們來說,現在的考驗是,未來幾周內、任何的商定是否能使目前的關稅門檻“持久停頓”在貿易戰中。

之前的三次關稅停戰後,都出現了貿易關稅再升級的情況發生。因此這次必須要考慮一些不同的事情,打破企業信心下降、資本支出下降,以及我們的經濟學家認為正在發生的勞動力疲軟的循環。

從什麼地方可以看出是否會真正讓步?如下三個因素才能導致有意義的讓步(concession):(1)風險資產明顯疲軟;(2)經濟數據明顯疲軟;(3)政治風險明顯增加。

任何一個因素都會激勵一方或雙方在核心問題上做出讓步。例如,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要是說,雙方探討的不僅僅是一個“概念性”協議,若談到貿易協定的執法問題,那就是一個真正的好消息。

到目前為止,我們似乎並未發現任何這些信號。在所有關於“小額交易”的媒體報導以及上周有關美國/中國(中共)政府的評論中,我們沒有看到任何聲明表示執法、或其它關鍵問題將很快得到解決。

澤薩斯說,這一情況似乎和應該突破的因素沒被觸發的證據一致:股票市場保持在較高水平;最近幾個月,美國總統的民調數字沒有進一步下降;這兩個國家的經濟數據仍然喜憂參半。

沒錯,媒體報導美國政府顧問越來越關注經濟和連任,但同樣的報導也需要注意,總統不一定贊同這些觀點。這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區別。

因此,我們料想會有更多“廉價談話”而非“真實交易”。在其中一個應該突破的因素要跳閘之前,談判者將尋求其它行動,在不損害任何一方核心觀點的情況下、凍結緊張局勢。但是這很難實現。

例如,彭博上周的報告指出,白宮顧問正在考慮提出取消9月關稅,並凍結進一步關稅,以換取中方更多農業購買和某種類型的知識產權改革承諾。然而幾分鐘後,白宮否認正在考慮任何此類交易。鑒於兩國在知識產權等問題上的要求複雜,談判的追隨者們應早有領會,不必感到驚訝。

不過,這裡突出了核心問題——如何解決關鍵問題,如執行交易——進展甚微。

那麼投資者應該預期些什麼?投資情緒(sentiment)的大幅波動,但在市場、經濟或政治明顯干預之前,這種趨勢正在升級。

就目前而言,這意味著在戰略性風險正面交易中,如:德國國債(bund)陡峭化產品(steepeners,註:能從曲線變陡中獲利的產品)和新興市場貨幣(EM currencies)的市場情緒可能已經變得過於悲觀。

除非這些因素在未來幾個月內取得突破,但否則我們預計關稅最終會生效,在中期內保持風險資產壓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洪雅文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