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三峽工程決策投票內幕 江澤民強逼黨員投贊成票

江澤民與李鵬強力推動三峽工程上馬,給中華民族留下了難以估量的後患。

三峽工程投贊成票的人大代表比例剛剛超過三分之二,與全國人民代表中的共產黨員代表的比例相符。如果沒有江澤民在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的黨員負責幹部大會上以黨紀要求黨員代表支持黨中央的決策,而是讓代表自主決定,三峽工程贊成票的比例會更低,可能不過半數。

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擔心全國人大代表投贊成票的不過半數

1992年1月17日李鵬主持國務院第95次常務會議,原則同意建設三峽工程,決定將可行性報告、審查委員會的意見和國務院常務會議的決定報請中共中央和全國人大代表大會審議。

2月1日,水利部才向國家環保局報送了《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環境影響報告書》及預審意見。2月17日國家環境保護局發文批複:原則同意《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環境影響報告書》(以下簡稱《報告書》)預審專家委員會的評審意見。

在國家環境保護局批准《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環境影響報告書》之前,國務院已經同意建設三峽工程,這是一個嚴重的程序錯誤,違反了1989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十三條。

2月20日到21日,江澤民主持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第169次會議,討論三峽工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對全國人大代表對三峽工程進行投票時的情形進行了預測,認為很可能贊成票不過半數。可見當時全國人民包括全國人大代表對三峽工程置疑有多麼大,儘管1989年六四之後到1992年2月中國媒體不敢公開發表三峽工程反對派的意見,全國人大代表也不知道黃萬里給江澤民信中反對建設三峽工程的理由等等。

關於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情況只能從李鵬的《三峽日記》中看到一些:

“中央討論三峽工程二月二十日星期四晴上午,江澤民同志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討論三峽工程問題。放了電視片(作者註:為李伯寧所製作),鄒家華作了詳細彙報,然後進行討論。大家都贊成上三峽工程。晚7時半,去萬里同志處。他對上三峽工程態度積極,認為關於三峽工程的決策民主化、科學化程度都足夠了。並告訴我,今天全國人大常委會已一致通過,七屆人大五次會議將審議興建三峽工程的議案。”

雖然萬里擔任全國人大委員長,但不是政治局常委,所以沒能參加2月20日的會議。當天晚上李鵬去萬里家詢問態度。李鵬見萬里態度不錯,便邀請他去第二天的會議上發言。萬里當然很高興,能到中央最高決策層去發言表態。

李鵬的《三峽日記》中繼續寫道:“二月二十一日星期五晴上午,繼續召開中央常委會,先由楊振懷(時任水利部部長)、李伯寧、錢正英分別就各界人士對三峽工程提出的主要問題作了具體說明。錢正英講洞庭湖逐年淤積,已不能起蓄水池作用,只能用三峽水庫來代替。萬里發言,講他曾數度猶豫是否上三峽工程,去年淮河發大水後,他才下決心,對子孫後代負責,同意上。我也發了言,認為上三峽工程的可行性論證已有結論,同意提交本次人大會議進行審議。”

錢正英在會議上講洞庭湖逐年淤積,已不能起蓄水池作用,只能用三峽水庫來代替,是一派胡言。這麼多年來錢正英一直不敢把她的發言公開出來。萬里的發言倒是比較誠懇,承認曾數度猶豫是否要上三峽工程。1982年10月萬里副總理曾帶領李鵬副部長等去三峽地區考察,因為之前鄧小平明確表態支持三峽工程的低壩方案。在考察過程中萬里對三峽工程並沒有表現出很高的熱忱,最後考察結果也未上報黨中央,可見當時萬里的態度和趙紫陽一致,他們不敢公開反駁鄧小平的主張,在實際操作上採用拖延的方法。萬里態度的改變,是從1991年淮河和太湖的洪水所引起的憂患意識開始。

根據李鵬的日記記載,“江澤民同志總結,此次常委會正式決定,中央同意建設三峽工程方案,由國務院將議案提交人大會議審議。江澤民表示,他將親自到‘兩會’黨員領導幹部會上就三峽工程去作動員。”

3月18日上午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召開黨員負責幹部大會,李鵬主持會議,江澤民做三峽工程的主題發言,講了兩小時。江澤民說黨中央和本人他對三峽工程都投了贊成票。與錢正英一樣,江澤民也沒敢把講話內容公開發表。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上,只有兩項工程是要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查批准的,一是黃河三門峽工程,一是長江三峽工程。但是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查批准黃河三門峽工程之前,毛澤東和周恩來並沒有實現到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召開什麼黨員負責幹部大會,要求黨員代表服從黨的紀律,跟黨中央和黨主席一樣,投下神聖的贊成票。全國人民代表中的黨員代表佔三分之二強,黨員和黨中央和黨主席保持一致,那麼全國人大會議上通過三峽工程議案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二、人大代表的置疑

儘管中國媒體的大篇幅的片面宣傳,儘管總書記親自兩個多小時的動員報告,一些人大代表還是心存置疑。

代表的置疑可以概括為以下幾點:

第一:決策程序問題

第二:人大代表的審查和判決能力問題

第三:關於三峽工程的全面信息問題

第四: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中的具體問題

四川一代表提出:“三峽工程這樣一個大問題,是否應採取人民代表按鍵表決方法?因這會給代表帶來壓力,一旦出了問題,實際上就要人代會負責。”

黃順興認為:“大陸幾十年來上馬的工程不下千百萬,小至啤酒廠,大至核能發電站,也有投資幾十億上百億的,都不曾如此鄭重‘通過’,為什麼偏偏把三峽工程拿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來表決?這本身就有問題。”

有一位浙江代表說:“在科學問題上不可簡單地下級服從上級、少數服從多數。人大審議是必要的,但讓人大來通過一個技術性很強的可行性研究報告是否合適?今後多大的工程必須由各級人大批准,在立法上要明確。”

人大代表、重慶市作協主席黃濟人認為,全國人大代表大多不懂三峽工程。有些代表投贊成票是對中央、對專家的信任,相信黨和政府會為人民辦好事情。有人甚至把愛國和不投反對票聯繫在一起。

浙江七位代表聯名表態:“要代表們在這短短的幾天中對如此複雜、如此重大的工程問題,做出決斷,難度很大。科學技術的東西是無法由外行人來表決的,也無法用票數的多少,來決定其正確與否。有時正確的意見往往是少數人的意見。”

根據黃順興的回憶文章,全國人大給每位代表準備的都是正面的資料。反對派的意見,台灣團只有薄薄的一本。一位浙江代表說:“興建三峽工程一直存在反對意見,對此,議案說明中都沒有提及具體情況。三峽工程事關重大,代表們不知情,心裡沒底,怎麼投票表決?”。一位四川代表說:“報告中說三峽工程徵求了各方面的意見,我認為還很不夠。去年以來,在四川省級機關里未討論過,連省人大常委會也沒人來徵求過意見,只在這次開會前才收到一些資料。全國人大視察團去視察時,走的地方不少,日程安排很緊。據反映,有的縣彙報時只能講20分鐘,很多意見沒有機會發表。……這項工程有一系列的問題需要解決,在決策前,應允許不同意見發表,不能簡單用少數服從多數的辦法來抉擇,也不應搞宣傳上的一邊倒。”

據余秋雨說,其妻子、人大代表、黃梅戲演員馬蘭是聽了海外媒體的宣傳而對三峽工程產生了許多的置疑(馬蘭最後投了棄權票)。馬蘭是通過個人途徑看到海外媒體的三峽工程的評論。全國人大並沒有向人大代表提供全面的海外媒體的信息。因此全國人大代表是在信息不完整的情況下對三峽工程進行投票的。

對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中的具體問題提出質疑的有如上海港務局副局長范增盛代表就提到,一旦三峽水壩建成後,由於生態變化,長江口一帶的積砂問題會很嚴重;還有三峽船隻過閘時間拖長等等問題。南京天文台劉彩品代表也提到了科學論證資料不足、論爭不予公開和預算不符合事實等問題。黃順興代表質問工程預算570億,為什麼不計利息?希望知道計算利息後的工程預算。

但是這些都是一些非黨員代表在分省市的小組會上的發言,聽的人不多,影響範圍不大,又沒有記者敢於報導,所以也只是三峽工程決策十幾年之後,回首往事可以看到的一些小小浪花,一些追求民主和科學決策的浪花。

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歷史上的特殊一頁

1992年3月30日七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第二次主席團會議審議了有關三峽工程議案的審查報告,陳慕華作了《七屆人大財經委員會關於興建三峽工程決議的審查報告》,萬里做總結,再次重複洪水憂患:“1991年發生在太湖地區的特大洪澇災害再次提醒了我們,要有水患意識,如果不上三峽工程,一旦出了問題,我們將無法向歷史交代。”

1992年4月3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舉行全體會議,對長江三峽工程進行投票。此時中共中央領導人對人民代表的投票很有信心,所以決定電視直播。

對此台灣省籍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常委委員黃順興是有備而來的。他在3月31日就向大會秘書處登記,要求在三峽工程投票之前進行大會發言,發表對三峽工程投票的意見。發言稿如下:

“主席,各位代表,我此刻的發言不是就贊成或反對興建三峽工程發表意見,而是就這項重要議案的表決方式提出動議請大會採納。按慣例,因為興建三峽工程不僅在中國,而且在世界上都是史無前例的,無論從科學技術,涉及面之廣,之深與複雜性,無論對長江流域生態環境的影響嚴重,無論從移民數量以及工程之巨,施工周期之長都堪稱世界之最,舉世矚目。雖然代表們認真地審議提案,但由於涉及領域寬廣,未知因素太多,疑問不少,審議時間太短,反面資料與意見的發表不充分,對工程建設的利弊尚難有深入、正確、統一的認識。因此,我們認為表決這樣一個重大的議案,應該特別慎重,應作重大議案處理,應有三分之二以上代表贊成,才可以通過。各位代表!這是我任期最後一次代表大會,對一個重大議案作出重要決定的時刻,本著對全國人民負責,對歷史負責的精神,我們要求將三峽工程議案作為重大議案表決。我們對重大議案的處理才是對祖孫交代的一種方式。”

之前大會秘書處並未通知黃順興,他的大會發言要求被拒絕。因此在會議主席萬里宣布表決三峽工程時,黃順興站起身來,高聲要求發言。下面是記者劉元林對此事的記載:“當委員長萬里宣布下面表決三峽工程時,坐在二樓前排的我,看到一樓北半部前方一位代表站起身來,喊道:‘我要發言!’會場空氣驟然凝結,目光一起投向這個代表。我仍然看不清這位代表的面目,只感覺他個兒不高,身材瘦削。主席台上的領導面面相覷,似乎也不知該如何應對。接著就看到有記者和安保人員向這位代表身邊匯聚,瞬間那裡就結成了一個人疙瘩。那位代表還在說些什麼,但已經聽不清楚了。這樣僵持了五六分鐘,那位代表在一群人的簇擁下,離開了會場,會議才繼續進行。”

事後黃順興對記者戴晴說:“我登記了的發言沒有被安排。我在座位上舉起手,要求即席發言,但主席不予理睬。我還是站了起來,下定決心發表自己的意見。這時,突然聽到台灣記者喊:‘沒有聲音了!沒有聲音了!’,一開始我還沒有反映過來,後來才明白,原來整個會議大廳的音響系統,一剎那間統統切斷,就只剩下主席面前的一個麥克風還工作。你堂堂一個人大,怎麼敢這樣——將電源關閉,動用技術手段來壓制代表行使權利。”當年黃順興出了會議大廳後當時對記者說:“現在連這個都不讓我說,而且他不是依據法律來不讓我說。如果是依法不讓我說,我甘願。可是用非法的方式,暴力呀!”

正當黃順興站起來要求發言時,電視直播的畫面一黑,雪花沙沙,全國人大會議對三峽工程投票的現場直播中斷。

在大會主席萬里的主持下,會議繼續進行。人大代表按表決器進行表決。最後萬里宣布投票結果:

1767票贊成,

177票反對,

664票棄權,

25人未按表決器。

三峽工程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1767票贊成得以通過。

未按表決器的25位人大代表,是和黃順興一起離開會議大廳的人大代表,大部分是台灣省籍的人大代表。

當萬里宣布投票結果後,坐在第一排的台灣代表、紫金山天文台科學工作者劉彩品女士也站了起來,她說:“你們這是違法通過,我已經投了反對票,我贊成黃順興的意見。”說完,她憤然離開了座位。

筆者撰寫此文,是相信:歷史將記住這一頁。

主持全國人大對三峽工程投票的萬里,似乎完全忘記了他關於民主決策和政治改革的講話,令人遺憾。就在三峽工程投票的一年之後,萬里失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職務,退居二線。之後三峽工程建成,淮河依然發生幾次大洪水,上海也不時能看“海景”,萬里也有更多的時間思考他在位時的作為。據筆者所掌握的資料,三峽工程截流、封頂和建成,萬里均未到場祝賀。

最後筆者提請讀者注意的是:

第一,1955年7月30日全國人大一屆二次會議通過了修建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的決議,沒有棄權票,沒有反對票,只有百分之百的贊成票。但是這並不能保證三門峽大壩工程是一個正確的決策。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的結局是速死,三峽大壩工程的結局將是凌遲,比三門峽大壩工程的危害更大,持續時間更長。

第二,三峽工程贊成票的比例剛剛超過三分之二,與全國人民代表中的共產黨員代表的比例相符。如果沒有江澤民在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的黨員負責幹部大會上以黨紀要求黨員代表支持黨中央的決策,而是讓代表自主決定,三峽工程贊成票的比例會更低,可能不過半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