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不放棄信仰就被單獨監禁 食不果腹 每天都被辱罵

——女留學生講述:我一家人的悲慘遭遇

中國留學生珍妮特‧馮,講述了自己一家人在中國大陸遭受殘酷迫害。

幾周前,一名在英國留學的中國女生,在倫敦中領館前,講述了她的大家庭中的10人,因為信仰問題,而在中國大陸慘受迫害的情況。

據海外媒體《大紀元》8月31日報道,8月30日是在英國倫敦舉行的2019歐洲法輪功反迫害活動進入第二天。當天上午10點,一名叫珍妮特‧馮(Janet Feng)的留學生,上台講述了她的眾多親人,在中國大陸遭受的殘酷迫害。

以下是珍妮特‧馮在集會上的發言內容整理:

我叫珍妮特‧馮(Janet Feng)。我想簡要地跟大家介紹一下,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我的大家庭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情況。

2000年,我的父母被拘留了大約一個月。

2002年,我的母親被非法判處5年監禁;我的父親被拘留了大約9個月,然後被判3年緩刑。

2007年,我母親被關入勞教所1年半;我父親被拘留了半個月。

2015年,我母親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半,並被罰款8,000元人民幣;我父親和我被關在洗腦中心21天。

2017年,我被拘留了一個星期。

我的其他親屬也遭受了中共的迫害。2007年,我的三姨被關入勞教所1年半,我的大姨被判處8年監禁,大姨夫被判處2年監禁,表兄被判處3年監禁,我的四舅被判處4年監禁。並未修煉法輪功的四舅母,在午夜被警察提審和威脅,她很快得了抑鬱症並自殺了。

2015年,我的三姨被判處1年半徒刑,並被罰款5,000元人民幣。

除了拘押和監禁之外,在過去20年中,警察、610辦公室人員和街道人員肆意對我們進行抄家和騷擾,已成為一種慣例。

在我小時候,我的家人沒有告訴我他們經歷了什麼。後來,我多次問我母親和我姨,才略知一二。

在拘留所,他們遭受被長期監禁的威脅,長時間坐在一個非常短小的凳子上,在夜間被暴露在強光下,並被剝奪了幾天的睡眠,導致他們視力模糊、聽力受損。

在監獄中,只要他們不放棄信仰,他們就會被單獨監禁,食不果腹,並且每天都被兩名辱罵他們的囚犯看守著。他們以塑料桶當作廁所用,不允許使用衛生紙,不允許洗臉或刷牙,更不用說換衣服或洗澡了。

此外,他們每天被逼迫聽誹謗法輪功的宣傳廣播,聲音震耳欲聾,並被逼迫看類似的錄像。在觀看或收聽洗腦宣傳片後,他們被迫寫下“反思”。如果他們拒絕寫或寫一些監獄官員認為“含有危險思想”的東西,他們就會遭受到不同方式的折磨。我姨告訴我,由於拒絕寫反思,她被罰站,從清晨一直站到深夜。第二天,她仍然拒絕寫反思,結果再次遭受罰站折磨。日復一日,她虛弱地站在那裡,而兩名囚犯則侮辱她為“半人半鬼”。此外,他們被迫做奴工,製作襪子、帽子等。

很長一段時間裡,我打電話給我的母親時,如果她沒有拿起電話或者沒有很快回電話的話,我就會擔心她再次被捕。警察和610警察曾對我說過:“你母親是自私和不負責任的。她出去發傳單,然後被捕,置你和家人不管不顧,她只考慮自己。”但是,我永遠不會同意這種觀點。

信仰自由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權利。我母親相信“真、善、忍”並沒有錯,那些鎮壓信仰“真、善、忍”的這群好人的人,則應該為自己感到羞恥。此外,人類也擁有言論自由的權利。我的母親發放傳單,解釋法輪功的真相,不包含任何危害社會的言論。如果這就是她被捕的原因的話,我譴責中共濫用權力鎮壓持有不同看法的人。

我的母親清楚地知道她告訴人們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存在的真相時所面臨的風險。她堅持這樣做不是為了她自己,而是讓更多的中國人了解真相,不再被政府的宣傳所愚弄。這不是一種自私的行為,相反,它是一種無私的行為,展示了她的信仰所給予她的勇氣。

此外,法輪功還教導人們遵循“真、善、忍”。我的母親遵循了這個原則,成為一位更好的人。她引導我也遵循這個原則,成為一個正直善良的人。將來,我也會以這種方式教育我的孩子。無論從短期還是長期來看,法輪功都有益於社會。

今天,帶著最誠摯的善意,我呼籲更多的人把法輪功的真相傳遞給中國人民,並敦促中國大陸的當權者、警察和610官員停止對那些拒絕放棄信仰“真、善、忍”的人的殘酷迫害。

當天,除了珍妮特‧馮之外,來自三十多個國家的逾千名法輪功學員,也來到了中共駐倫敦大使館前舉行集會,譴責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並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這群只是信仰“真善忍”的修煉團體長達20年的殘酷迫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