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觀雨堂主:中共對中國與世界的公開掠奪

中共的執政,絕非他們所吹噓的服務民眾,而是對民眾的全面控制與奴役。這種暴力控制與奴役始於中共公開的掠奪。中共的野蠻掠奪,是與生俱來的本能,也是得自前蘇共的遺傳。中共所掠奪的財產,包括對民眾土地產權的掠奪、對生產資料產權的掠奪、對黃金與貨幣的掠奪、對古籍珍本與古玩字畫的掠奪,還包括對年輕女性的掠奪。中共從早期創立“中華蘇維埃政府”開始,就以“打土豪,分田地”的名義,蠱惑農民鬥爭中小地主,非法搶奪地主與富農的土地與財產。中共在延安時期的歌劇《白毛女》,正是為配合奪取土地而泡製的偽藝術品。

中共對民眾土地產權的掠奪手段,在城市與農村不同。本文談中共在大陸城市對居民土地的掠奪。1949年之前,城市居民的住宅產權與所佔土地的產權是連在一起的。即一名普通市民在城市只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住房,這套住房連同所佔土地都屬該市民私人所有。城市的廣場、街道,則為公共所有,由市民共同使用。這也是大陸在民國時期乃至在1950年代,城市的小商販們可以自由設攤叫賣,絕無警察、城管揮拳驅趕的原因。中共自1949年暴力奪取政權後,一直處心積慮地企圖將城市土地全面佔為己有。我不幸出生在淪陷前夕的上海。我的父母在市區離蘇州河不遠處有自家住房,屬私有產權。父母每年按季度繳納土地稅,我記得稅率不高。1950年代我是小學生,偶爾也會按父母的指點,攜少量錢款到中國人民銀行設在當地的營業分理機構繳納土地稅。是的!那時中共大搞勞民傷財的計劃經濟,中共黨內找不出懂經濟的人材,少數真正熟悉經濟學的學者,首先考慮的是如何才能苟且存活下來。因此在那時,人民銀行實際已成為財政出納的一個窗口,這是土地稅必須繳納到人民銀行的原因。

中共對城市土地的公開掠奪,有三個明確的標誌。第一個標誌是1956年,由中共中央書記處二局發出文告,文告標題為《關於目前城市房產基本情況及社會主義改造的意見》。其中有一段文字是:“一切私人佔有的城市空地、街基地等地產,經過適當辦法,一律收歸國家。”這是第一步,其中所謂“適當辦法”究竟是什麼辦法?沒有講明白,這就為中共不擇手段的掠奪,預留了空間。

“適當辦法”在人們渾然不覺中開始。1960年,由中共控制的偽上海市政府實施“市政建設”,我們家的住房面臨被拆除的命運。區級政府部門出具書面通知——通知我的父母:××路××弄××號,因“市政建設”的需要,所居住房屋必須拆除,限於×月×日搬遷。與此同時,我們被草草安置在市區邊緣的被稱為“兩萬戶”的簡易公房,成了房屋租賃者。我在90年代從相關資料上得知,“兩萬戶”簡易公房的設計者,正是後來在大陸受盡迫害的傑出思想家顧准。至於房屋與土地產權被公開掠奪,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不過有一點是無法抹去的,即中共在上海對民居的強拆及對土地的掠奪,不是始於1982年之後,而是始於1960年。我們家的房地產權被搶劫後,得到的一點“補償”是80元(我沒記錯,那時我已進中學)。而那時父親的月薪是近90元,這些都有案可查。那時與我們住在同一地段,房屋與土地產權同時遭掠奪的居民有幾十戶。至今回憶,令人感到詫異的是,面對如此公開掠奪,竟沒有一戶居民出面保衛自己的產權,甚至連討價還價都沒有。面對理所當然且又理直氣壯的掠奪者,所有居民都平靜地接受這一事實。

這是大陸淪陷後的最初10年,不間斷的政治運動加上無孔不入的洗腦,所帶來的效應。作為社會底層的普通市民,人們因迷信而形成的服從,與因恐懼而形成的服從,總是混在一起的。限令搬遷的最後時刻終於來臨,那一日供水、供電被切斷,我們的土地產權被平靜地奪走。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是一個深秋的傍晚,天下著濛濛細雨,我隨著父母最後一次走出宅門,又回身將門鎖上,然後依依不捨地離開老宅。中共對市民土地產權的無理掠奪,其輕易程度令世界上文明國家的民眾根本無法理解。

中共公開掠奪市民土地產權的第二個標誌,是1967年11月4日頒布《國家房管局、財政部稅務總局答覆關於城鎮土地國有化請示提綱的記錄》,其中文字顯示:“對城市土地國有化問題,中央在1956年就有原則指示,到10年後的今天提出要把土地收歸國有,不是太早而是太晚了。”1967年正是“文化革命”的第二年,對城市土地產權的掠奪,雖在某種程度上被“打倒劉少奇”的內鬥所壓倒,但中共搶奪城市居民土地產權的目標,絕不會放棄。

中共掠奪城市土地產權的第三個標誌,是1982年全國人大通過《憲法》第10條強硬規定:“城市的土地屬於國家所有”。這一標誌意味著,中共對城市居民土地產權的公開掠奪,變成合法掠奪。從此,城市再無一寸土地屬市民所有,“居者有其地”對每個市民而言,開始淪為一個遙不可及的夢。從此,暴力強拆民居的現象,及因暴力強拆致使原房地產所有者死亡的現象,在大陸各城市不斷出現。顯而易見的是,土地產權由分散的市民所有,轉眼變成“國家”所有,整個產權“轉讓”的過程,沒有雙方協商,更沒有絲毫討價還價的跡象,甚至不需要雙方簽定一個簡單的手續。

國家是什麼?國家是人們為解決相互間的爭端,經反覆博弈而諦結的一種保護性聯盟。故國家的基本職能是保護產權,首先是保護人們的土地產權。大陸城市的土地產權歸“國家”所有,純粹是中共以“國家”的名義上玩弄的託詞,實質土地產權被中共牢牢掌控在手中。“國家”本身,以及這個“國家”的14億人口,全部被中共所挾持。事實上,在中共的控制與奴役下,這個“國家”沒有成為民眾的保護性聯盟,也不可能為任何人的財產權提供保護。概言之,這個“國家”完全成了中共掠奪民眾的工具。

憲法宣布“城市土地屬於國家所有”的那一年,正是鄧小平南巡的那一年。緊接著,以鄧小平、陳雲等人的子女為首的太子黨,憑著顯赫的權勢,紛紛南下大肆倒賣土地。短短几年內,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目標,就如同魔術般地實現了。現今在大陸中國,一個盡人皆知的事實是,沒有一個暴發起來的權貴,能夠離開中共對市民土地的公開掠奪。概言之,沒有對民眾土地的掠奪,就無法產生暴發起來的一代權貴。所謂“勤勞致富”,在大陸中國完全是一個天方夜談式的笑話。餘下那些沒有權勢參與掠奪的人們,只能藉助若隱若現的背景大肆行騙。再往下,就是街頭小混混們明目張胆的行竊。至於女人們,為了“生活品位”或為了生存,不得不開發自身的性資源。這是中共的瘋狂掠奪所引發的連鎖效應。

進入21世記起,中共拚命擠進WTO,也將掠奪行為延伸到國際貿易領域。川普總統將美中貿易中中共卑鄙的掠奪行徑,向全世界公諸於眾,包括中共對美國大肆掠取知識產權、強制性技術轉讓、藉助國企補貼的手段強佔市場,以及向美國政界、金融界、科技界等領域無孔不入的滲透。中共推行的“一帶一路”,為進一步在世界範圍內擴大掠奪而作準備。令中共深感遺憾的是,美中貿易戰的談判顯示,中共在世界範圍的掠奪即將走到盡頭,這也讓大陸長期忍受中共掠奪的人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徹底終結中共掠奪的那一日,也就是中共壽終正寢的那一日。我估計,時間應該不會太久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