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江青自稱「無產階級」奢糜霸道生活令人咋舌

文革期間,江青與康生作威作福。(網路圖片)

隨著江青當年秘書們回憶文章的問世,公眾逐步看到了自稱無產階級革命戰士的江青的奢糜生活。

江青,毛澤東的第四任妻子。1954年,江青的工資是十四級,沒有葉子龍高(李家驥、楊慶旺:《領袖身邊十三年:毛澤東衛士李家驥訪談錄(上、下)》中央文獻出版社2007年版)。

1968年3月,林彪出面將江青的行政級別一下子從九級提升到五級(引自:圖們、肖思科:《特別審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受審實錄》,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2年版,第163頁)。十四級到九級是啥時變化的,公開資料目前還沒有查到。

在文革之前,江青並沒有多少工作可做。她是毛澤東的生活秘書,主要工作是生活方面照顧毛澤東。江青閑得發慌,每天就由男衛士和女護士陪著她打撲克消磨時間。1948年江青訓斥毛澤東身邊除了她之外的其他工作人員的話:“你們的任務就替我們服務。我們高興了,就是你們工作做好了。我們不高興,就說明你們工作沒搞好。”言簡意賅地表述清楚了毛澤東、江青,與身邊其他人的所謂上下級關係,實質上就是主僕關係。

無論是在陝西米脂縣的楊家溝,還是在河北平山的西柏坡,伺候毛澤東工作做得出色的江青,懶到連近在腳邊的暖水袋都懶得自己去拿,按電鈴讓戰士進來拿起來交給坐在炕床上的她。在楊家溝的時候,衛士張天義傷感地說:“形勢剛好轉,她就這樣了。要是奪取了最後勝利,她……唉!”(李銀橋、韓桂馨:《在毛澤東身邊十五年》)。

到了毛澤東醞釀、發動文化大革命,江青的工作重點轉移了,毛澤東生活的事情她管不著了,但是兩人政治上結合緊密了。1966年5月28日江青當了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的副組長。雖然是副組長,實際上江青說了算,因為她是毛澤東的妻子、旗手、代言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陶鑄,私下對自己的夫人曾志說:“你不知道,江青對我們,經常像訓孫子那樣的訓斥,總是用命令的口吻,真讓人受不了!”(曾志:《一個革命的倖存者——曽志回憶實錄》)。

在1969年4月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以前,江青連中共中央候補委員也不是。可是中共九大結束的時候,江青跨過了中共中央候補委員、中共中央委員、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三個殿堂,坐火箭直升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殿堂,得到一個非比尋常的政治地位。這次江青坐火箭,肯定是毛澤東拍板定案。

毛遠新,毛澤東的親侄子,1965年畢業於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1968年5月,毛遠新一躍而為遼寧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兼瀋陽軍區政委。當時,遼寧省革命委員會主任兼瀋陽軍區司令員是陳錫聯,軍區第一政委是曾紹山。論職位,論資歷,毛遠新都無法與陳、曾相比,但是,因為毛遠新是毛澤東與江青都視其為親兒子的親侄子,連陳錫聯、曾紹山也對他恭恭敬敬,唯唯諾諾。毛遠新實際上成了東北地區的太上皇。

1975年2月26日,毛遠新決定屠殺質疑毛澤東發動和領導文化大革命種種做法的張志新。

1975年底,毛澤東病情日重,講話吐字開始含混。毛遠新應召進京,擔任毛澤東和中共中央政治局之間的聯絡員,成了毛澤東最高指示的發布官,其地位堪稱“毛澤東一人之下,全中國億萬人之上”(福存、王永昌:《人民的審判——審判林彪“四人幫”反革命集團》安徽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李訥,毛澤東最小的女兒,1966年北京大學畢業,1967年8月被指定為權勢赫赫的《解放軍報》總編輯。

在塑造毛澤東偉大形象的2003年版《毛澤東人生紀實》書中,說毛澤東很重感情,但卻特別反感任人唯親的腐朽作風。對於那些可能求情的親戚朋友的到訪,他說:“我現在當大官了,如果翻臉不認人,人家就會說共產黨無情無義,何況有些人過去還幫助過我,幫助過我們黨呢。如果有求必應,那就成了國民黨的樣子了。我們共產黨如果像蔣介石他們一樣搞裙帶關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久而久之,就會脫離群眾,就會垮台。”他定了幾條原則:“凡是要來北京看我的,一律謝絕。如果不聽,偏要來,路費由他自己出,來了我也不見,公家也不接待。凡是要求我找工作的,我這裡是‘四不主義’:不介紹、不推薦、不寫信、不說話。”實行了如此不帶人情味的措施,毛澤東的家鄉很少再有人來(中央文獻研究室科研部圖書館:《毛澤東人生紀實》)。

對於毛澤東對親戚朋友的冷漠,對江青、毛遠新、李訥等的關照,鍾波先生曾寫成一副對聯:“薄情寡義待親朋,雞犬升天帶妻女”進行概括。他認為其實關鍵的原因,在於那些親朋不能幫助毛澤東謀私利,所以他薄情寡義對待他們,順便賺一個“大公無私”的好名聲,何樂而不為。而江青、毛遠新、李訥就完全不同,既是至親,還能夠幫自己謀私利,帶他們雞犬升天又何妨。他簡單舉例來說明:1966年文革浩劫大風起,江青作為毛澤東的夫人、旗手、走狗,為毛澤東謀私利打倒國家主席劉少奇搖旗吶喊、羅織罪名、捏造罪狀,立下何等功勞,讓她坐火箭直升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殿堂,是毛澤東對她的最好獎賞。十年間獎賞了江青38萬元人民幣和兩萬美元,對於毛澤東而言,不但不會有傷筋動骨的痛感,反而會有一種隨手扔點骨頭喂寵物狗的快感吧。江青在1980年受審判的時候說:“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毛主席叫我咬誰我就咬誰,你們打狗也得看主人面呀!”

與超級特權沾不上邊的數億中國人,肯定難以想像江青享受的天堂般的幸福生活。

釣魚台,昔日為帝王遊樂休憩的行宮,是北京著名的園林之一,迄今已有八百多年的歷史。它始建於金代,章宗皇帝(公元1190至1208年)在此建造別墅“萬柳堂”,成為盛極一時的遊覽地。明代,這裡也曾是皇帝的別墅。清代乾隆皇帝在此修建了“望海樓”,並親筆題詩立匾。1958年,進行了大規模修建,建成中外聞名的釣魚台國賓館,成了政治、經濟、外交活動的重要場所。這是一座幽靜高雅的園林別墅式建築群。園內甬路彎彎,湖面粼粼,樹木蔥蔥,荷葉田田。沿湖十六座別墅中的每一幢樓房,周圍都是林木環抱,鳥語花香。

“文化大革命”開始以後,權力很大的中央文革小組成員,主要是江青,看中了這一建築豪華,環境幽靜,風景秀麗,活動空間極大的國賓館。文革小組的辦事機構設在16號樓,組長陳伯達住在15號樓,顧問康生住在8號樓。江青先住在6號樓,後又住11號,再往後住10號樓。張春橋、姚文元合住9號樓。

江青每天下午一時左右起床(這叫早晨起床)。

江青起床前,先打鈴通知護士。護士聽到鈴聲,把事先準備好的漱口水、麥片粥用托盤端到江青的床邊,輕輕放在她的床頭柜上,然後,拉開半邊厚窗帘,透進一點光亮。

江青穿著睡袍半躺在床上,護士幫助她漱完口、吃完粥,換上另一件睡袍,由護士攙扶到衛生間解大小便,洗手、洗臉。洗完以後,脫去睡袍,穿上衣服,到辦公室看文件。

辦公時,江青還吃一次水果。辦公的時間多則一個小時,少則幾分鐘。然後,打鈴通知警衛員準備散步。散步除步行外,坐汽車、騎馬也算。散完步,到17號樓,不是打撲克,就是看電影,有時還打打乒乓球。

江青下午4時左右回住樓吃午飯,上床睡午覺。6時左右起床後,中央有會去參加會;沒有會,看半個小時的文件,又到戶外散步或騎馬,到17號樓打撲克、打乒乓球。約8時左右回住樓吃晚飯。

晚飯後,江青通常是約上陳伯達、康生、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到17號樓看外國電影。有時還約上影視界的導演、攝影師及著名演員陪看,說是叫他們學習外國的攝影、燈光和表演藝術。看外國的原聲影片時,就請來外文翻譯,邊看邊給她翻譯。偌大的禮堂,往往只有四五個人看電影,有時只有江青一個人看。有時看一部片子,有時看兩部片子,有時抽出幾部片子中的幾本看。

如果江青出去參加會議,無論回到住處時間多麼晚,也要到17號樓看上一兩部電影再回住樓睡覺。不想睡的話,再打一兩個小時的撲克。大約凌晨4時左右入睡。

一年四季,每天早、中、晚,工作人員都要向江青請安。

江青起床時不用力坐起,怕傷了心臟,要護士輕輕把她托起。從裡到外的所有衣服包括貼身短褲,都要由護士給她按次序穿好拉平。穿好衣服以後,給她報風向、風力、氣溫。

給江青穿鞋襪時,她連腳也懶得抬動一下,護士只好跪在地上給她穿。穿快了,她說護士動作粗野,搞得她緊張出汗,於是就破口大罵,說對她沒有溫柔的感情;穿得慢了,她說護士故意磨磨蹭蹭,有意使她著急出汗,也破口大罵,說是用軟刀子殺人。

上床睡覺之前,護士幫江青把所有的衣服、鞋襪脫掉,給她穿上睡袍和拖鞋,小心翼翼地扶她去衛生間,架著她坐在浴盆中特製的木墩上洗澡。洗澡的辦法,是讓護士拿著噴水蛇管,在其全身均勻噴洒。要求水溫不涼不熱,水流不急不慢。如果水速快了,她說刺得皮膚疼,水速慢了說是故意使她著急出汗,快慢她都罵人。

江青吃飯非常挑剔,飯菜要清淡,又要有營養。炒菜、燒湯不準用骨頭,也不準放味精,說骨頭湯里膽固醇高,說味精是化學製品,含有害物質。但是,她又要求菜、湯必須有骨頭湯和味精的鮮美味道。雞蛋只要蛋清,不能有一點蛋黃,說蛋黃膽固醇高。雛雞要半斤的,老母雞要七至十斤的。魚要切頭去尾,只吃中間的。螃蟹只要公的不要母的,她說母蟹膽固醇高。菠菜要做菜泥,芹菜要抽掉絲,豌豆要剝老皮,綠豆芽要掐掉頭和尾。飯菜的溫度要求適度,既不能燙嘴,又不能不熱。不但要吃中餐,而且要吃西餐。吃點心要法國式、德國式和俄國式的。

喝的水既不能稍微涼一點,也不能燙。有一次,江青要水要得急了,水溫稍微高一點,就對護士破口大罵,說故意燙她,把水噴了護士一臉,還用力把水杯摔了個粉碎。

吃水果也要求有一定的溫度。蘋果和梨,要切成長條,泡在溫水裡,浸泡到一定溫度江青再吃,溫度稍不適口就罵個不停。

江青的衣服繁多,樣式各異,有中式的、西式的、古式的,一應俱全,並經常翻新。光是大衣就有長的、短的、中的、單的、夾的、棉的,還分便裝和軍裝。她的內衣不知有多少,身上稍有汗漬就要立即更換,每天要換十幾次。春夏秋冬,天天如此。給她換內衣也夠難的。護士幫她脫掉衣服以後,要用毛巾擦乾身子,擦勁大了小了都不行。供她使用的毛巾足有四五百條,都要很鬆軟的。江青無論走到哪裡,護士總得背著一個大挎包,裡面裝的全是衣服和毛巾。

江青特別注意世界名人的穿戴。在電視上,她看到菲律賓總統馬科斯夫人的衣服很特別,就非常羨慕。有一次,馬科斯夫人來華訪問,江青為了和她比美,特意叫服裝研究部門仿照“唐三彩”,為她晝夜趕製了一件黑色繡花連衣裙和一雙雲頭鞋,還叫有關單位給她特製了三種髮型的假髮和頭套。

江青的住房要求高大、寬敞,有大卧室、大辦公室、大衛生間、大客廳、大餐廳,還有大放映室、大娛樂室。不論在北方或南方,她所住的房子內,冬天必須有暖氣,夏天必須有空調,要求保持恆溫。室內凡是她能活動的地方,都要求鋪上地毯,連衛生間都要求鋪滿地毯。她說:“在地毯上走有腳步感,如果不小心摔倒了,也不會摔壞。”

江青住室、辦公室的窗子玻璃要四層的,窗帘要三層的(紗簾、綢簾和厚絨簾)。室內牆壁、屋頂、窗帘、燈光、地毯以及各種傢俱等的顏色,都要求有一種柔和的感覺。住進之前,要求用紫外線消毒。(文中資料來源:楊銀祿:《我給江青當秘書》《百年潮》雜誌1998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