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政府故伎重演 索羅斯真輸了嗎?

9月5日,索羅斯再做空港股,港府暫停衍生產品交易

作為著名的國際投資家,索羅斯在此時試水香港市場,一定有其原因。真正的空頭趨勢出現了。世紀難逢的這場盛宴,索羅斯不會輕易錯過,更不會輕易認輸。

近日據多家媒體報道,索羅斯基金一度大舉買入約20萬張恒生指數沽空倉單,押注港股下跌。數據顯示,2019年8月13日港交所期貨及期權總成交量和小型恒生指數期貨成交量創新高。與此同時,恒生指數經歷了一輪3000多點的急挫,跌幅逾10%。索羅斯空方勝算似乎在握。然而,9月4日,香港因為取消修例,恒生指數單日一度暴漲4.3%;9月5日,索羅斯再做空港股。香港政府很快出招:港交所宣稱電子系統故障,暫停了衍生產品交易,即使空方資金多多也無用,直接不讓空方交易;9月6日恢復交易後,港股持續上漲,傳聞索羅斯基金最終損失約24億港元認賠出局。

索羅斯到底投入多少、賠了多少,這個香港政府很清楚。

我們看到實際上香港政府這次是通過改變交易規則來逼迫對方退出。還沒有真正等到多空雙方激戰,就直接把空頭踢出局。可見做多香港的力量實在太弱,不堪一擊。並且存在香港似乎不敢動用外匯儲備的嫌疑。

而港府在21年前也是通過改變交易規則來逼迫索羅斯等空方認輸,此次只是故伎重演。

索羅斯基金曾於1992年成功狙擊了英鎊。當時英格蘭央行燒掉了77億美元對抗索羅斯的量子基金,結果被開啟20倍槓桿的索羅斯打爆了英鎊。1992年9月15日,英國被迫退出歐洲匯率體系,史稱“黑色星期三”。成功狙擊英鎊讓索羅斯獲利10億美元,更讓他一戰成名。

但是1998年索羅斯卻被香港政府通過改變交易規則擊敗。

1998年8月13日,香港政府改變了政府不干預市場的自由經濟市場的原則,攜巨額外匯基金進入股票市場和期貨市場。大量買進股票和期貨合約,同時提高銀行隔夜拆息率,三路夾攻索羅斯等空方。一邊是空方大舉做空,一邊是香港政府不遺餘力的買入,兩邊都在燒錢比耐力。8月28日雙方激烈交戰,創造了790億港幣的天量交易記錄。當天港府終於把恒生指數推高到了收盤的7829點,索羅斯等空頭被迫在高位結算交割。但空方並不認輸,打算將賣空的股指期貨合約由8月轉倉至9月,繼續再戰。

當時香港擁有的外匯儲備是820億美元,而索羅斯等空方通過幾十倍的金融槓桿,其可動用的資金量和香港差不了多少。誰勝誰負結局難定。

但當時香港做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舉動,直接改變了遊戲規則。9月7日,香港金管局頒布外匯、證券交易和結算新規,通過限制做空,提高保證金,降低倉單申報門檻等方式,增加了空方的投機成本。

此外,香港背後中國政府當時擁有1280億美元的外儲,朱鎔基此前曾聲明支持香港。最終索羅斯等空方認輸。

而21年後的今天,香港政府更是無所顧忌直接暫停交易,逼迫對手出局。

同時《大公報》、《環球時報》等一些媒體,在輿論上造勢,將香港近幾個月來的持續動蕩,推脫到說與“外部勢力”的介入密不可分,其中就包括索羅斯。說他勾結反對派幕後金主、壹傳媒的黎智英企圖做空港股謀利,“聯手策動金融戰配合顏色革命”。

1998年做空失敗後,索羅斯捐款成立“開放社會基金會”,並任主席,該基金會在多個國家和地區資助“人權網站”,其中包括香港。大量的報道稱,索羅斯通過這個基金會,在東歐和中東以及其它地區的“顏色革命”的背後,起到了推動作用。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索羅斯9月9日在該報發表文章稱,“作為開放社會基金會的創始人,我對打敗當下中國的興趣超過了對美國國家利益的關心”。

作為著名的國際投資家,索羅斯在此時試水香港市場,一定有其原因。目前大陸號稱有3萬多億外匯儲備,香港號稱有4000多億美元儲備資產。在這麼強大的實力面前,索羅斯如何敢放空?兩個原因,一方面可能是索羅斯顏色革命情懷,他對香港目前正在進行的顏色革命持支持態度,然而更重要的恐怕是香港和大陸的衰退趨勢已經形成,並且可能可以動用的外匯儲備其實很少。市場的空頭趨勢已經形成了,當美國等外資開始撤離中國,對中國進行貿易、金融制裁時,中共失去了經濟賴以繁榮的血液。繆按中共政府對外強行支撐人民幣匯率,對內加大力度盤剝中國人,政治體制走向極端獨裁,徹底破壞經濟發展要素,高通脹、消費、生產下滑,實際GDP已經負增長,對內外的債台高築。更為重要的是,在香港幾個月的抗爭中,很多國家都開始認清中共政府的嘴臉,並開始撤資、制裁中共。

真正的空頭趨勢出現了。世紀難逢的這場盛宴,索羅斯不會輕易錯過,更不會輕易認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