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中共極度依賴原油進口 沙特遭襲令其陷困境

雖然北京試圖努力減少對石油進口的依賴,但其經濟增長需求及其與美國的貿易戰已使北京處於尷尬境地。圖為沙烏地阿拉伯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的主要油田在9月14日遭受伊朗無人機攻擊,或影響對中國的石油供應

在貿易戰以及美國對伊朗制裁的雙重影響下,中國從沙特進口的原油比過去數年都多;但沙特煉油廠和油田上周的遭襲事件,令中共面臨石油供應短缺的風險。

上周伊朗對沙烏地阿拉伯煉油廠和油田的無人機及導彈襲擊給全球能源市場和原油價格帶來了衝擊,儘管沙特當局承諾儘快恢復生產以及控制油價,但事件的後續影響已經陸續顯現。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中共主導的大部分外交政策都跟能源依賴有關,而反過來耍弄外交政策也可能弄巧成拙、恐傷及自身。雖然北京試圖努力減少這種依賴,但其經濟增長需求及其與美國的貿易戰已使北京處於尷尬境地。

中共的四大石油進口國目前僅剩兩個

中國傳統上從俄羅斯、伊朗、沙特和美國購買大部分石油。但因為跟美國的貿易戰,中共已主動或被動減掉至少兩個重要的石油進口來源——美國以及伊朗,同時改從沙特或俄羅斯增加石油進口填補缺口。僅沙特一國,今年的石油進口量比過去數年都多。

根據海關當局的數據,由於貿易戰的升級和關稅的威脅,中國2019年上半年購買的美國石油暴減76%。同時,因川普政府對伊朗原油的進口國家重新實施制裁,中國從伊朗的進口石油量也大幅下降。

於是,從美國、伊朗減少的石油量空白在很大程度上被沙特填補上。根據財務數據提供商Refinitiv的數據,沙特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國,近幾個月已成為中國最大的石油出口來源,佔中國石油進口量的18%,比去年增加了4個百分點。

中國從沙特進口的石油量五年來首次超過俄羅斯。

上周六沙特煉油廠的襲擊事件已讓中共當局擔憂是否會影響中國的原油供應。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周二在記者招待會上表示,非常關注襲擊對國際原油供應和價格穩定的潛在影響。

國內石油連續三年減產供需缺口擴大

北京一再強調需要實現能源進口多元化。但是國內自產石油已連續三年減產,供需缺口在擴大、而非縮小。

“我們最重要的任務是確保能源安全,”中共國家能源局局長章建華上個月在政府網站上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說。他把確保國家能源安全放到經濟發展的首位。

在周五的新聞發布會上,章還強調說,北京正試圖減少中國對外國石油的依賴。他說,政府將增加投資、支持勘探,以促進國內石油生產。中共當局對自產石油設定的計劃是,到2019年底,中國的石油產量將略有增加,增至1.91億噸,2022年將達到2億噸。

實際上,2018年,中國原油產量已下降1.3%至1.89億噸,這是連續第三年下降。中國國內產量已不足2018年年均消費量6.48億噸的三分之一。即便達到中共當局的計劃產量,自產石油的增加量也趕不上需求增加量。

根據中國石油企業協會今年早些時候發布的一份文件,隨著經濟增長,中國將需要更多的石油;2018年,中國進口了近70%的國內石油需求,預計這一數字將在2019年升至72%。

中國的石油戰略儲備恐只夠三周需求

中國石油企業協會的報告還指出另一個問題,因國內生產一直在減產,讓中共建立戰略儲備的努力始終未達到目標。2008年,中共政府設定了到2020年將石油儲量增加到約8,500萬噸的目標。這幾乎與美國的戰略石油儲備等量,美國的石油儲備是全球最大的儲備石油供應來源。

但中共當局沒有公布過其石油儲備的數據。CNN報導說,根據中共統計局在2017年底的說法,中共當局已在全國建立了九個主要的石油儲備基地,總產能為3,770萬噸。按照2018年的消費數據估算,這可以滿足中國約三周的石油需求。

理論上講,戰略石油儲備對保證經濟部門的能源供給及穩定油價具有重要意義,國際上公認的慣例是,石油存儲要達到90天才是安全。

其它能源不能完全代替石油

中共政府也一直在嘗試採取各種手段實現能源獨立,但其它能源的多元化也不能完全代替石油。

在第13個五年計劃(2016年至2020年)中,中共當局制定了新目標——到2020年實現至少80%的能源自給自足能力。

2014年,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新能源安全戰略,呼籲國家實現能源進口多元化,促進與主要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國的密切關係,同時推動替代能源發展,鼓勵核電技術以及電動車。

但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在6月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中指出,中共當局發現很難減少對石油的依賴,因為其龐大的交通運輸業占石油消費的70%。

打擊不斷貿易戰、豬肉價格飆升、油價上漲

中國已經在經歷經濟放緩,與美國的長期貿易戰以及豬肉價格高漲的反覆衝擊,而全球石油行業的價格波動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因為高油價可能會推動中國國內通脹的進一步攀升,並收窄中共政策制定者降低經濟衰退嚴重程度方面的迴旋餘地。

8月的中國消費者價格指數同比升2.8%。因中美貿易戰,中方禁止從美國進口豬肉,隨後改從俄羅斯進口的豬肉卻帶來了“非洲豬瘟”,導致中國國內的豬肉減產三分之一,豬肉價格出現飆升。

目前,中共當局已向市場釋放國家豬肉儲備以避免危機出現,但碰到石油問題上,這種儲備機制卻無法具備同等抑制石油價格的能力。

在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以及嚴格限制伊朗原油出口之時,中國消費者不僅要為各種商品支付更多費用,更會因為汽油價格的上漲加重困境。

周三,中共監管機構將汽油和柴油的零售價格提高了每噸125元(17.6美元)。根據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聲明,價格上漲是由於“近期國際油價變化”,該委員會每隔幾周發布一次價格指導,確定中國國內的燃料價格。

而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周一關於保持關鍵貸款利率的決定也再次讓市場不解。由於8月中國經濟數據全面走軟,市場都預計中共央行將降低利率、以保證經濟增長。

分析師表示,通脹壓力上升已限制央行降息的空間,中共經濟或已陷入滯脹區間;或許央行已發現,此時降低利率不能刺激經濟增長,恐進一步引發通貨膨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