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邀請受中共迫害人士參加統一日慶祝活動 德國駐京使館打臉中共

德國統一日(國慶日)前夕,9月19日,,德國駐京大使館邀請了眾多大陸異議人士、律師等曾遭受中共迫害的在京朋友上千人歡聚一堂,提前慶祝德國統一日。參加活動的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遭受打壓的維權律師倪玉蘭接受本台採訪時,談到了民主政府關注人權和中共治下跟蹤監控迫害的巨大落差。

人權律師余文生年初獲得法德人權法治獎,妻許艷在領獎後與德法兩國駐京大使合影。(推特截圖)

德國統一日(國慶日)前夕,9月19日,,德國駐京大使館邀請了眾多大陸異議人士、律師等曾遭受中共迫害的在京朋友上千人歡聚一堂,提前慶祝德國統一日。參加活動的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遭受打壓的維權律師倪玉蘭接受本台採訪時,談到了民主政府關注人權和中共治下跟蹤監控迫害的巨大落差。

1990年10月3日,原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原西德)和原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原東德)正式宣布統一,10月3日被定為德國國慶日。每年的國慶日前,德國駐京大使館都會邀請眾多的中國朋友參加慶祝活動,大家共同聆聽音樂、欣賞美食,交談,歡歌笑語,盡情享受這難得的自由,沒有中共警察的威逼、監控的自由——憲法允許的、卻被中共剝奪的自由。

目前身陷冤獄的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被邀請參加了德國駐京使館聚會,她向本台證實,9月19日當天很多目前遭受中共打壓的朋友參加了聚會。

許艷:“昨天是德國統一日慶祝活動,我去了,也有好多律師,其他人也去了。有好多人、好多吃的,樂隊、非常高興。好多律師和人權捍衛者榮幸的見到了德國大使。(集體)照相了一張。(慶祝活動)好幾個小時。”

參加聚會的還有多年持續遭受打壓的維權律師倪玉蘭夫婦。倪玉蘭表示,參加這個聚會心情非常愉快、沒有壓力、沒有警察監控、呵斥、毆打,可以盡情享受已經失去多年的自由。

倪玉蘭:“(德國)國慶日,我們每年都會去,美國獨立日,我們也是每年都會去。好多人,好幾千人,有人被告知不許去,劉曉原在推特這麼說的,不許他進北京,10月8日之前都不許進北京。謝燕益和妻子孩子也去了,還有藝術家呂尚。”

倪玉蘭介紹,慶祝活動包括大使講話,樂隊演奏。大使館為大家準備了豐富的食品、啤酒、飲料,非常豐富,大家毫無拘束非常開心。

倪玉蘭:“可好吃了,可豐盛了。我最喜歡吃的是小麵包,魚、肉、國慶日可好了,他們每一次都非常熱鬧。咱們國家的國慶日根本就不可能讓咱們參加。作為貴賓被邀請,我們心理真是特別高興、特別激動。我們這些人在中國大陸本來應該享受正常的生活待遇,但是我們正常的生活待遇被剝奪了,就跟楊改蘭一樣,為什麼她的低保拿不到手,就是因為他們的地方官太霸道了,都被他們自己的親屬所霸佔。”

倪玉蘭回憶自己的苦難,在住房遭到拆遷後,又遭遇牢獄之災,失去工作、失去收入,生活陷入困境,連吃飯都困難。

倪玉蘭:“我們現在的生活都是由外交官經常送我們一些吃的,(工作人員)任期到的時候,經常把他們的東西捐給我們,這些外交官對我們的幫助非常大,沒有他們,我難以活下來。德國(大使館)一直都在幫助我。我從2013年10月25日出獄之後,我沒有衣服穿、沒有飯吃、也沒有證件,沒辦法看病。當時我的脖子,甲狀腺和淋巴腫塊,沒有證件沒辦法看病,而且當時也沒有錢,都是德國外交官開車到我的住處接我,到德國大使館裡面看病。找到疾病的根源我才能服藥,我這個腫塊就是保守治療。”

倪玉蘭揭露,最困難的時候,德國大使館工作人員有時給送一些吃的東西,但卻被負責監控的中共警察偷偷拿走享受。

倪玉蘭:“送的吃的被警察扣押了,全給貪污了。(警察)堵著我家門口不讓外交官進,他們走了,我愛人出去拿食物,結果食物不見了。看著的那些警察都(說)不知道。就在他們警車裡,他們怎麼能不知道?而且他們不讓我們出去買吃的,也不讓我們與外交官見面,這就是做賊心虛的表現,你有錢了,你要吃的得分他一半,這麼好的食物,你必須得先給他上貢,他們就是這種心理。”

另外,德國總理默克爾歷次訪問中國大陸時都會私下會見公民社會代表,默克爾去年5月訪京時,曾會晤身陷囹圄的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余文生的妻子許艷,表達她對中國維權律師處境的關心。今年9月6日晚間,她也在訪京期間,在北京會見了中國大陸的維權律師,討論中國律師的處境和人權狀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田溪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