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俄羅斯極端求婚潮 黑色幽默的輸家與贏家

安娜與男友謝爾蓋

安娜塔西亞是一名俄羅斯女子,一次她外出後乘坐飛機回到家鄉聖彼得堡機場。很自然,她期待男朋友謝爾蓋會去機場接她。

謝爾蓋的朋友接上安娜,開車送她回家。就在他們快到安娜家公寓時,突然一輛小麵包車急速駛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隨即,車上跳下來幾名蒙面男子,他們先把安娜的司機朋友帶走,又命令安娜坐到車后座。這時,他們開始檢查車子後備箱中安娜的物品。他們找到了一小袋白色粉末的東西。

這些男子身穿特警部隊的黑色制服,其中還有一名便衣女子。該女子對安娜說:“我們懷疑你藏有違禁物品”。

安娜的臉色頓時變了顏色。她連忙解釋說,一定是他們搞錯了,這東西根本不是她的。安娜一邊說,一邊露出緊張的微笑。

這時,一名男子搶身向前質問安娜:“不是你的,是誰的?不要再耍圈套了。”

這些人繼續盤問安娜,然後該名男子打開裝有可疑物品的袋子,裡面露出一個粉色的小盒子。

他問安娜:“這是什麼?"”已經被嚇得聲音顫抖的安娜回答說:“真的不知道!”

突然,事情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這名男子單腿跪地,一手扯下頭上的面具對安娜大聲說:“嫁給我吧!”

直到這時,安娜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名男子正是安娜的男友謝爾蓋。這一切都是謝爾蓋精心安排的求婚方式,看上去有點極端。

其他人員則是謝爾蓋僱傭的“極端求婚服務”公司的人員假扮的特種部隊。

俄羅斯極端求婚秀(Spetsnaz Shows)的創始人羅德金。

近年來,這種極端求婚的浪潮正在橫掃俄羅斯。使用這種服務的人可以繳納從700盧布(大約相當於77人民幣)到6萬盧布(大約為6600人民幣)不等的價格,就可以享受由該公司所提供的“非常求婚”服務。

安娜的男友謝爾蓋為了這場求婚破費了3萬盧布(3300人民幣)。

謝爾蓋本人其實就是執法人員。本來,他想讓自己在俄羅斯聯邦安全局(the Federal Security Service)的同事們幫忙,但遭到拒絕。

俄羅斯極端求婚秀(Spetsnaz Shows)的創始人羅德金現年36歲,他對BBC表示,早在2010年他為一些朋友免費提供類似的服務。

“逐漸的,事業越搞越大。於是就開始收費賺錢,”他說。

到2015年,他們還在全俄羅斯建立了幾個連鎖公司。與此同時,也開始有競爭對手開辦同樣的業務,甚至還有實體店。

公司團隊中的一些演員,有些人曾是前警察或是之前當過兵,所以演起來很逼真。他們目前都是兼職,因為還沒有足夠的需求量讓他們轉為全職。

據羅德金介紹,大多數顧客都喜歡選用警察破獲毒品的老一套套路,比如,用全副武裝的特警出動、栽贓毒品等。“他們沒有任何想像力,”羅德金解釋說。

惡搞與現實

尤麗婭對丈夫的獨出心裁併不買賬,還用老公所送的花束抽打他。

俄國心理學家索達托娃(Polina Soldtova)表示,俄國人用幽默來反映社會現實。她說,俄國人用這種極端求婚形式來表達他們不得不接受保安部隊可能隨時會跟你打交道這樣一種現實生活。

前面提到的安娜則表示,雖然自己大受驚嚇,但很快就原諒了男友謝爾蓋。

謝爾蓋同時告訴安娜,如果真被抓到藏毒販毒,可能會被判刑20年。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欣賞這種俄式幽默。

來自俄羅斯奔薩的亞歷山大說,當他用這種極端手段向未婚妻求婚時,嚇得他未婚妻掉眼淚。事後,亞歷山大未婚妻指責他:差點讓她犯心臟病。

輸家與贏家

甚至有人用這種方式給孩子慶祝生日。

而尤麗婭更是毫不客氣。當丈夫使用這種手段來為她慶祝30歲生日時,尤麗婭不但臭罵了一頓老公,還用老公所送的花束抽打他,因為這種惡搞實在讓她受驚不小,難以接受。

心理學家索達托娃表示,享受這一惡搞的人往往是那些假扮特種警察的人,他們可以對人們吆三喝四,自然心裡很受用。

從這些惡搞錄像中可以看到,那些“受害人”被嚇得驚慌失措,他們有時會被戴上手銬、推倒在地等等,喪失了自由和尊嚴。沒有人願意多忍受一分鐘。因此,通常人們寧願接受任何條件,其中包括求婚。

當然也有例外,羅德金說,他在莫斯科經營極端求婚五年的生涯中,只有一人拒絕了伴侶的極端求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