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取消QFII投資額度限制 中共誘外資入局

日前,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宣布取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ualified Foreign Institutional Investor,下稱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投資額度限制。中共此舉被認為是誘外資進入“地雷”遍布的大陸證券市場。

經濟續下行中共取消QFII與RQFII投資額度限制

中國經濟持續下行。9月8日,中共公布了8月份外貿出口數據,數據以美元計,出口按年下跌1%,遠低於市場預期,進口下跌5.6%。

9月10日,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消息,取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投資額度限制。同時,RQFII試點國家和地區限制也一併取消。

QFII機制是指外國專業投資機構到境內投資的資格認定製度。在該制度下,QFII將被允許把一定額度的外匯資金匯入並兌換為當地貨幣,通過嚴格監督管理的專門賬戶投資當地證券市場。中共此舉實際上就是對外資有限度地開放大陸的證券市場。

今年1月,中共剛剛把QFII的額度從1500億美元增加到了3000億美元。

QFII與滬港通有相似之處,也有幾大不同之處。不同處主要體現在:一、業務載體不同,滬港通是兩地交易為載體,QFII是以資產管理公司為載體;二、投資方向不同,滬港通包括大陸投資者投資香港股市和香港投資者投資大陸股市雙向投資方向,而QFII是單向的;三、交易貨幣不同,滬港通是以人民幣作為交易貨幣,QFII是以美元外幣進行投資。

取消QFII與RQFII投資額度限制,是中共試圖用外資為大陸證券市場補充資本的舉措之一。用民間的話來說,就是圈錢。

不過中共此舉對近期流入大陸證券市場的資金量影響不大。截至今年8月底,被批准的292間QFII機構累計批准額度只有1113.76億美元,離用盡3000億美元限額,還差得較遠。

彭博社報導,這似是公開承認中國需要資金流入,因原先投資額度約三分二未使用,取消的象徵意義大於實際。

外資流入鬆綁流出仍受限

雖然外資走進大陸已經放開很多,但進入大陸後資金要想撤走卻沒那麼容易。

進入大陸的QFII/RQFII資金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繳稅問題。在這些資金匯出時完稅證明仍是必不可少的材料。根據現行規則,QFII/RQFII如需匯出已實現的累計收益,需要有中國註冊會計師出具的投資收益專項審計報告、完稅或稅務備案證明(若有)等,辦理相關資金匯出手續。而這個手續基本掌控在中共手中。

財新網引用報告稱,QFII/RQFII需要向當地稅務局進行備案,並將加蓋當地稅務局印章的稅務備案表提交給匯出行,才能將其在中國的收益匯回,“一個QFII在12月進行年終結賬,直到次年3月或4月才能提供審計報告,使得其無法在此之前匯出收益。此外,由於一些地方稅務局資源緊張,他們只在一周的某一天受理此類申請。”

隨著美中貿易戰延燒,中共加強外匯管制,不少外企在中國獲利後,錢要匯出來很難。

今年2月,一位不願具名的會計師透露,包括台商在內的在華經商外企,現在幾乎沒名目將錢匯出來,只能透過兩岸地下匯兌的方式,遊走灰色地帶、甚至觸犯法規,才能將資金轉出中國,這些台商也是逼不得已。

這名會計師表示,不少台商向他反映,美中貿易戰開打後,中共嚴鎖匯率防止資金出走,外匯管制越來越嚴,對象不限台商,所有中國內資企業、外資企業全面性一視同仁,都是中共外匯管制的對象。另外,中共利用共同申報標準(CRS)的推行,針對中國的稅務居民課稅,台商必須將在中國的欠稅繳清,才可以把資金匯出中國。

這名會計師表示,目前台商若非得將資金轉回台灣,必須找地下匯兌管道,但這屬於不法行為,得付出巨大的風險,包括被中共當局判重刑,或是違反台灣的《銀行法》等,且資金可能會被沒收,許多台商逼不得已只能走上這條路。

中共引外資入局中國股市遍布“地雷”

這次中共取消QFII額度限制,主要針對的對象是大陸的證券市場。但目前大陸企業的債務、股票都呈現出一種不穩定的狀態,股票市場密布“地雷”。

最近,一樁5億元的違約事件,讓神秘的“中植系”再次浮出水面。

9月2日晚,上海大名城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名城”),發布了關於轉讓子公司100%股權的進展公告。公告顯示,大名城全資子公司深圳名城金控(集團)有限公司作為轉讓方,於2018年11月9日,以25億的價格向“中植系”旗下公司轉讓名城金控原持有的中程租賃100%股權。雙方約定,這筆25億的股權轉讓款“中植系”將分五期付清,最後截止日期為8月31日。然而“中植系”最終違約。

“中植系”在資本市場大名鼎鼎,與明天系、復星系等並列。“中植系”總資產規模據稱早已超過萬億,如今卻因為5億元尾款而違約,引發市場嘩然。

此外,今年7月的“羅靜案”,“中植系”也牽涉其中,因為踩雷的公司之一法爾勝也是“中植系”的參股公司之一。“中植系”在法爾勝占股15%。

7月24日,法爾勝發布公告稱,上海摩山擬將這筆28.99億的債權轉讓給深圳匯金創展商業保理有限公司。公開信息顯示,匯金創展與法爾勝二股東江陰耀博泰邦投資中心(有限合夥)為同一實際控制人,即“中植系”。

此外,中國資本市場“雷聲滾滾”,在已經披露的半年報當中,很多上市公司業績不堪入目。

據《證券日報》統計發現,今年以來已有62家A股上市公司被列為具有退市風險的公司,即被列為*ST。

8月19日,深交所發布公告稱,對*ST雛鷹作出終止上市的決定,這也是繼中弘股份之後又一隻因“破面”而退市的股票,8月27日*ST雛鷹將進入退市整理期。目前*ST華業、*ST大控等多隻個股,正面臨“破面退”風險。

截至9月4日,今年A股退市公司數量已有10家,創近年新高。“欺詐退”、“違法退”、“業績退”、“破面退”、“主動退”、“重組退”層出不窮,A股上市公司退市走向常態化。

據券商中國統計,截至8月底,虧損排前50虧損額度最大的上市公司,總計虧損616億元。

今年以來已有62家A股上市公司被列為具有退市風險的公司。圖為2018年11月退市的中弘控股。*

據*ST信威公告,該公司上半年虧損達155.5億元,為已經披露半年報上市公司當中,虧損數額最大的公司。而從公司股價來看,已經連續37個跌停。

該公司此前已經連續兩年虧損,總計虧損額度達46.52億元,若加上今年上半年虧損,兩年半時間的虧額高達200億元。

8月29日晚,負面消息纏身的樂視網發布2019年半年報顯示,上半年樂視網實現營業收入2.53億元,同比下降74.75%;虧損100.46億元。

7月8日,是華澤鈷鎳在A股市場的最後一個交易日,在公司為期30日的退市整理期中,華澤鈷鎳股價累計下跌88.82%,其創下A股最長的41連跌停。該公司曾因母公司賬面資金僅餘53元,被稱為“A股史上最窮公司”。

4月28日,華業資本公告,公司2018年財務會計報告被公司聘請的大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此前,華業資本發布的2018年年報顯示,虧損64億元。

此外,康美葯業、康得新、輔仁葯業等一批上市公司,先後被查出財務嚴重造假,引發市場震動。如康美葯業近300億元存款“憑空消失”,康得新122億元存在銀行的存款“不翼而飛”。

7月初,瑞華會計師事務所(下稱瑞華)因涉及康得新巨額財務造假事件遭證監會立案調查後,持續引發資本市場“餘震”。截至7月29日,瑞華手中33個IPO項目全部遭中止審查,至少有18家上市公司被迫中斷其再融資及併購事宜。

iFinD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報數據中,瑞華審計的上市公司達317家,審計的貨幣資金合計超過6100億元。在317公司的年報審計意見中,被出具標準無保留意見的有300家,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有11家,保留意見的有4家。

此外,去年據不完全統計,滬深兩地的3,578家上市公司,有近500家企業換了董事長,共有603名董事長辭職,還有19名董事長潛逃,30多名董事長被抓,以及還有一些上市高管自殺或意外死亡。

被抓的上市公司老闆包括大智慧老闆張長虹、愷英網路的王悅、*ST鵬起董事長張朋起、*ST中科的張偉、新城控股王振華、博信股份羅靜、ST天寶董事長黃作慶、*ST康得的鐘玉、派生科技的唐軍、ST昌魚的翦英海、暴風集團的馮鑫等。

多舉措對外資開放金融市場中共遭質疑

在美中貿易戰的壓力,及中國經濟持續下行的壓力下,中國金融市場近期已露險像。除了A股上市公司爆雷頻頻發生,在銀行業至少有包商銀行、錦州銀行、恆豐銀行出現流動性問題;與此同時,各類債券違約屢見不鮮。

在金融業流動性日益緊張的壓力下,中共不斷加快加大開放金融市場,遭到外媒的質疑。

7月2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宣布,中共將把取消證券外資股比限制的時間從2021年提前到2020年。

7月20日,中共國務院推出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其中3條是債市開放、7條和銀行保險業開放有關、1條與證券業開放有關。

7月19日,中共銀保監會、證監會發布《關於商業銀行發行優先股補充一級資本的指導意見(修訂)》(簡稱《修訂指導意見》)。此次修訂重點在於放寬非上市商業銀行(主要以中小銀行為主)通過發行優先股補充其它一級資本的限制。

修訂後的《指導意見》,對於股東人數累計超過200人的非上市銀行,在滿足發行條件和審慎監管要求的前提下,將無須在“新三板”掛牌即可直接發行優先股。

讓中共的城市商業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等通過發行優先股,來補充資本金,這等同是到股市撈錢,讓社會、民眾、外資買單。

近日,《華爾街日報》刊文《中國正在開放的新市場是投資者不應進入的》,該文描述中國正在動蕩的債券市場,並以5月份中國包商銀行被政府接管為例說明政府對市場的巨大影響,提醒西方投資者應當對大陸資本市場警惕。

路透社報導,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說:“說實話,我挺擔心背後蘊含的風險,不要一廂情願地認為一旦放開QFII額度限制,外國資本就會持續地單向流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