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2050年老人將達到38.6% 延遲退休勢在必行的兩難選擇?

根據中國官方統計,中國人口老齡化壓力日漸加重,中國現在60歲以上人口為2.1億,佔總人口的比重達15.5%。根據預測,2020年中國60歲以上人口將達到19.3%,2050年將達到38.6%,社會撫養係數高,負擔重。

隨著科學發展和社會進步,人們壽命越來越長,老齡人口也越來越多。面對全球日益嚴重的老齡化,一個國家如何規定法定退休年齡,是否成了一個勢在必行的兩難抉擇?中國的情況又如何呢?

根據中共官方統計,中國人口老齡化壓力日漸加重,中國現在60歲以上人口為2.1億,佔總人口的比重達15.5%。根據預測,2020年中國60歲以上人口將達到19.3%,2050年將達到38.6%,社會撫養係數高,負擔重。

而中國目前的退休政策是50年代初期確定的,當時人口的預期壽命不到50歲。60多年過去,中國人口的預期壽命已達70多歲,而退休政策卻沒改,參加企業職工養老保險的退休人員有8000多萬,平均退休年齡不到55歲。

有鑒於此,2012年,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社會保障研究所提出,中國平均人口預期壽命已經提升為72歲,應逐步延長退休年齡,建議到2045年不論男女,退休年齡均為65歲。2015年經中央批准後,人社部將向社會公開延遲退休改革方案,通過小步慢走,每年推遲幾個月,逐步推遲到合理的退休年齡。但當時引發了國內一片反對聲。

據悉,這一改革方案是依據所謂“清華方案”,即“國民基礎養老金+個人儲蓄養老金”二元制結構,其中明顯吸納了英國經驗。而近十年來,英國養老壓力異常沉重,很快將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每個英國人要養活兩名退休者的困境。2014年,英國正式公布新方案,預定每年推遲6個月,到2040年達成69歲退休,因此,英國被稱為世界上退休年齡最高的國家。英國政府預計,在提高退休年齡後,政府在未來50年里可節省5000億英鎊的開支,約合人民幣5萬億元。

最近,英國一位學者又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提出,要把英國人目前法定退休年齡,從現在的65歲延遲到2035年的75歲。有英國人自嘲說,這簡直就是要“工作到死”。

對比中國目前男60歲、女50歲的法定退休年齡,英國再次延長退休年齡的大膽提議,會不會讓老齡化問題日益嚴重的中國汗顏?中國的漸進式延遲退休年齡是不是過於遲緩?對於老百姓反對延遲退休年齡的呼聲又該怎麼辦?

中國人口老齡化壓力加大養老金缺口嚴重

我們就此首先採訪到目前旅居美國的中國人口學家、《大國空巢》的作者易富賢先生:

“中國的情況是最嚴重的,雖然目前中國65歲以上老年人的比例比英美國家都低,但今後會非常嚴重。中國目前農村人沒有社保,所以政府支付的退休金事實上只有幾千萬城市老人,而由全國9億多勞動力來承擔。目前男60女50歲退休還能應付,但養老金也已經出現缺口。今後中國大概會有4億多老人,生育率又低下,而且有越來越多的人要納入社保體系,今後養老問題就很嚴重。”

易富賢先生說,中國到2030年大概只有3.2個勞動力養一個老人;到2039年,中國是一個老人,對應兩個勞動力;到2050年就大概只有1.5個勞動力了。而美國到2050年是2.5個勞動力:

“中國今後的養老危機。比英美都要嚴重,中國今後的退休年齡。也必然會比英國和美國晚,而退休之後,老百姓拿得到拿不到養老金還是個問題,而且養老金可能非常低微。”

中國嚴重的老齡化將會成為影響社會穩定的灰犀牛?

2013年8月28日成立的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生態養老基金管理委員會

 

易富賢先生說,老年人最大的開支是醫藥費,比如,美國的醫療開支已經占國民生產總值的17%,對美國經濟影響最大的就是醫療開支,因此醫保也成了每次總統大選的熱點:

“隨著中國今後人口老化,對中國的醫保和社保都會帶來危機,而中國的年輕勞動力減少,國家的償息能力和經濟活力不斷下降。所以,今後對中國經濟和社會穩定造成最大威脅的就是老齡化。美國的國家利益雙月刊不久前發表的文章就提到了這一點,其中引用了我的觀點。”

中國推遲退休年齡勢在必行,在易富賢先生看來,中國目前的人口結構不可能支撐退休金制度,因此必須改革,但會引起人們的反彈:

“比如把退休年齡推遲到75歲,這必然會導致很多人的抗議。比如2011年英國將退休年齡從65歲,逐年推遲到69歲,當時引發了兩百多萬人的抗議,而英國才6000多萬人口。”

易富賢先生說,中國這麼龐大的老年人口,一旦要改革的話,將會成為影響社會穩定的一個灰犀牛:

“老齡化導致的經濟減速引發很多社會問題,比如香港衝突表面上看起來是個反送中問題,其實,香港深層的社會危機在於其老齡化引起的經濟減速,導致很多問題爆發。中國今後的人口危機在全世界最嚴重,會對中國社會經濟造成很大衝擊。”

中國政府沒有真正認識到人口危機的嚴重性

易富賢

但目前中國政府並沒有認識到這一危機,易富賢先生說:

“因為他們沒有基本的數據。中共官方認為,自2000年以來,中國的生育率仍然是1.8到1.6,根本沒有意識到中國老齡化危機的嚴重性。比如2000年的生育率只有1.2,政府改成1.8;2010年生育率只有1.18,政府改成1.6;2015年的小普查顯示生育率只有1:05,政府改成1.6。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出生數據有大量水分,導致中國包括養老金、經濟、社會、教育、文化、外交和國防的各項政策,都建立在錯誤的人口數據基礎上。中國政府到目前為止,也沒有採取什麼有效的應對措施。”

世界各國都在延遲退休年齡

自1989年以來,世界上有170個國家延遲了退休年齡。

2012年,德國人法定退休年齡由過去的65歲逐步提高到67歲,從2030年起即全面執行67歲退休的制度。

澳大利亞目前領取養老金的年齡是65歲半,到2023年達到67歲。

美國養老金領取年齡則是67歲,退休年齡與領取養老金是雙軌制,沒有統一的法定退休年齡,政府鼓勵人們延遲退休。

日本男性從2013年開始,領取養老金的年齡已提高到61歲,之後每3年提高1歲,到2025年將提高到65歲。

中國延遲退休年齡已經迫在眉睫?

那麼中國推遲退休年齡是不是已經迫在眉睫?易富賢先生對此表示:

“應該儘快推遲,否則影響整個社保體系。比如東北目前養老金已經短缺,在靠全國的統籌來支付退休工人。再這樣下去,中國政府會面臨危機。”

中國要實行漸進性退休,老百姓的反對聲音一直未斷,這是為什麼呢?中國經濟學者何清漣女士在她撰寫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兩個原因。第一,加重就業壓力。中國每年離退休人員至少有600萬人左右。如果延遲退休,就會佔用至少600萬勞動年齡人口的就業崗位,這會使中國的就業形勢雪上加霜。第二,延長退休年齡,一些中年失業者就會長期在貧困中煎熬。近幾年,外資企業大規模撤離中國較多,私企大量破產。不少失業者均在40歲以上,很難重新就業。許多50歲到60歲之間的失業者,已經成為無收入者。不少人依靠積蓄度日,希望熬到60歲退休,領取退休金。

政府為維穩而不願儘快延遲退休年齡?

面對老百姓強烈反對的呼聲,中國政府是不是為了維穩而不願意儘快延遲退休年齡呢?易富賢先生說:

“問題是目前政府的不作為對現任政府影響不那麼大,因為人口老齡化是個緩慢過程。現在推遲退休年齡會得罪很多人,所以目前政府不改革退休制度對其有利,否則會引發社會衝突,但今後危機會越來越嚴重。所以,中國政府應該有序地儘快進行改革,而最關鍵的是改革人口政策,養老金只是製作麵包的技術,但中國目前的問題是麵粉不夠、生育率太低,今後勞動力會短缺,所以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中國的養老金改革應該與人口政策相配套

易富賢先生說,他曾在2000年時就呼籲中國政府停止計劃生育,但他們不聽,因為中國的決策層完全被利益集團壟斷。在易富賢先生看來,中國的養老金改革應該與人口政策相配套。如果人口政策不能走向一個良性循環、生育率上不去,養老金制度再怎麼改也沒用:

“因此首先是徹底廢除計劃生育、出台鼓勵生育政策。如果生育率能提高,今後養老金風險就相對較小。”

政府要向老百姓宣傳人口危機不要誤導民眾

資料圖片:1983年2月22日北京前門的計劃生育宣傳畫。中國已經改變了實行多年的計劃生育政策。

易富賢先生建議,政府在提高退休年齡時,要向老百姓大力宣傳人口危機,而不要用虛假數據來誤導民眾:

“不要使民眾存有幻想,認為等到60歲退休就可以,而沒有意識到,中國的人口結構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中國政府沒有將相關資訊告訴老百姓。因此,政府要把真相告訴民眾,使老百姓對退休年齡推遲會增加一些了解,否則勢必引發老百姓的反對,比如俄羅斯進行推遲退休年齡的改革也引發了300萬人的抗議。所以,中國如果在延遲退休年齡問題上處理不當,對社會穩定是個隱患。”

延遲退休年齡使年輕人就業難雪上加霜?

談到延遲退休年齡對年輕人就業難是不是雪上加霜,易富賢先生說:

“年輕人就業難是計劃生育造成的,中國目前有8億多勞動力,平均應當有兩個人消費,中國就需要有16億人的市場,而計劃生育導致我們沒有16億人,而使勞動力過剩。如果中國40年前沒有實行計劃生育,我們就業靠內需市場會比現在好得多。比如,印度就是靠市場內需來保證就業的;美國3.2億人口能夠提供1.6億人的就業機會;日本總人口是1.27億,能夠提供6,700萬個就業機會;巴西兩億人口能夠提供一億人的就業機會。中國的計劃生育導致年幼人口不足、孩子不多,也使得婦女的勞動參與率非常高,這也導致了中國就業機會更少、而必須遵循出口導向型的經濟模式。”

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是導致中美貿易戰的原因之一?

在易富賢先生看來,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是導致中美貿易戰的原因之一:

“為什麼中美爆發貿易戰?因為中國向美國出口很多、進口很少,出現貿易逆差。中國的計劃生育導致勞動力市場過剩,美國成為中國的最大市場,美國就要打貿易戰。所以,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在某種程度上是導致中美貿易戰的原因之一。如果中國當年不實行計劃生育的話,內需市場就比較充足,就沒有必要依靠外需。現在,中國只有通過出口才能保證就業。中美貿易戰使美國市場的大門對中國慢慢關閉,中國就開始推行一帶一路,希望在東南亞、中東和非洲打開市場。”

易富賢先生說,他曾經在《大國空巢》中說過,計劃生育導致中國的用工荒和就業難長期並存,而使得年輕勞動力短缺。

育兒成本高是中國近年來生育率下降的主因

中國政府開始實施二孩生育政策,但許多人表示,房價物價太高、經濟壓力太大,不會生育二胎。

在美國的經濟學者、高地智庫研究員秦偉平在接受我們的採訪時也談了他的看法,他說:

“中國生育率較低,根本原因是撫養一個小孩的教育成本、醫療成本和衣食住行成本非常之高。年輕父母要認真地算生一個還是生兩個,因為父母要承擔生養孩子的絕大部分成本,政府和社會的補貼非常少。年輕人覺得經濟不太穩定,收入又沒有保障,就不敢生也不想生。為了保證生活品質,他們不想把自己的未來拖入一個巨大的不確定性里。”

秦偉平先生說,延遲退休年齡是個世界性話題,世界各國包括民主國家在內的養老金缺口問題,在每個國家表現都不太一樣,美國20年後養老金可能也面臨巨大挑戰。在解決養老金不足時,政府一般有兩個方案:一是延長退休年齡,二是向公眾徵稅。秦偉平先生接著說:

“中國目前養老金領取的年齡相對較低,養老金缺口問題現在也許沒有西方國家那麼嚴重,一是現在領取養老金的人口還沒有到高峰,而十年、二十年後,老齡化問題和養老金問題會暴露得更加明顯;第二,中國很多城市養老金是統籌統付、現收現放,這點與西方國家不一樣。中國很多地方財政在補貼養老金,比如上海,領取養老金人數多,每年補貼可能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

延遲退休年齡可能面臨兩難局面

中國養老金問題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內會困擾國家,如果全民徵稅,大家反彈力會更大。所以,秦偉平先生說,延長領取養老金的年齡,雖然沒有人願意,但可能是未來必須要走的一條路,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可能出現兩難局面:

“比如受教育程度比較高、在關鍵領導崗位上的人,就不願意退休,中國省部級領導幹部65歲才退休,中央級別的67歲才退休,普通老百姓生活很清苦,到60歲,有個退休金就覺得很好。現在中國年輕人失業非常嚴重,政府又遲遲沒有正式出台延遲退休規定,因此政府必須權衡。一方面養老金缺口用轉移支付的方法能暫時穩住,但同時又怕對整個社會造成大的動蕩和衝擊。中國未來面臨的挑戰會更大。”

如果中國要推行延遲退休,怎樣做才適合中國國情呢?秦偉平先生說:

“這個問題比較複雜,因為中國的退休情況不是一刀切。比如中國公務員系統、國有企事業單位和民營企業都有不同待遇,而佔中國人口比例很大的農民,根本沒有退休一說,基本上到七老八十還要幹活、自己養自己,政府提供的社會保障非常之少,這也是社會不公平的體現。”

中國延遲退休年齡:漸進還是儘快到位?

旅居美國的中國人口學家、《大國空巢》作者易富賢先生表示,中國應當儘快推遲退休年齡:

“可以改革一些經濟模式,擴大內需,以緩解就業難的問題,不能因為導致就業問題而不推遲退休年齡。而在推遲退休年齡的同時如何改善就業,這是另外一個問題。”

那麼,中國延遲退休年齡應該漸進還是一步到位?易富賢先生說,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應當是一步到位,但從現實角度出發不可能,但步伐應當加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