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赫:中共如何蠶食「戰略性」民企

9月10日,馬雲“(被)交班”。10天之內,中國互聯網“雙馬”之另一“馬”——馬化騰,也不再擔任騰訊徵信法定代表人,並卸任執行董事。如果說“雙馬”相繼走下前台是偶然事件,恐怕沒幾人相信。

就在今年6月16日和7月31日,中共國務院國資委黨委書記、主任郝鵬還分別會見了“雙馬”,稱支持央企與阿里巴巴、騰訊等互聯網企業加強務實合作,將人工智慧、大數據等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推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郝鵬透露的信號就是,中共現在力推“央企混改”,一個明顯的趨勢是要“央企+互聯網”。

互聯網不僅是一個行業,更是信息社會的基礎設施,在中共眼裡,這屬於必須控制的“戰略性領域”。而大陸互聯網的巨頭,BAT(百度、阿里、騰訊),再加上京東,都是民企。中共口頭上稱民企是“自己人”,其實根本不放心,尤其對這些屬於“戰略性領域”的互聯網巨頭,一天不抓在手裡,就一天睡不好覺。但迫於時勢,又不可能重演上個世紀50年的所謂“公司合營”、“社會主義改造”來鯨吞,所以只能蠶食了。

雖然馬雲是中共黨員,馬化騰等都積極向中共示好(例如去年6月初,馬化騰與京東的劉強東身穿當年紅軍服,頭戴八角帽參拜訪延安照片在中國網路引發驚訝),但都無濟於事。

中共對“戰略性領域”民企(並不限於互聯網行業)的蠶食是圖謀已久、志在必得的。這次發生在“雙馬”身上的事,只是開端。

中共蠶食的手法,從目前披露的情況來看,大體有三種。

第一種操作手法,廣建黨支部。中共一直堅持“支部建在連隊”,在社會基層、各個角落,在民企大搞“黨建”。對中共來說,這既是一項基礎性工作,也是一種威懾手段。民企里的黨員,就是中共的耳目喉舌、“釘子”,相對於那些公開的稅表、工商銀行信息,中共可以通過黨員掌握更多民企內情,如果中共現在再搞一次什麼“三反”、“五反”,可以說幾乎沒有民企老闆能逃的過去。

對互聯網業,中共黨建更是急不可待。這裡僅以互聯網企業重鎮北京為例。2012年11月,北京市委宣傳部和市委組織部、市網信辦共同推動成立了首都互聯網協會黨委,這是全國第一家互聯網行業協會黨委。2017年8月25日,“首都互聯網企業黨建工作座談會”透露,首都互聯網協會黨委下轄百度、新浪、陌陌、知乎、豆瓣、搜狐等34家互聯網企業已成立黨組織,在冊黨員共計近6000人,並與騰訊、鳳凰網、京東等重點網站建立了黨建工作聯繫。會上,新浪董事長兼CEO曹國偉談到,“早在1998年新浪成立之初,我們在第一時間建立了黨支部,是北京最早成立黨組織的互聯網企業之一。2010年我們正式成立新浪黨委,2015年我們申請將微博黨支部升格為微博黨委。”

2018年9月21日,中組部、中央網信辦在廣東深圳召開全國互聯網企業黨建工作座談會,對加強互聯網企業黨建工作作出部署。

第二種操作手法,推廣設立“特殊管理股制度”。所謂“特殊管理股”,就是通過特殊股權結構設計,中共代表者雖只持有極少股份(如1%),但其在某些特殊事項上享有獨此一份的否決權。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文件就提出,要對按規定轉制的重要國有傳媒企業探索實行特殊管理股制度。2015年8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提出在少數特定領域探索建立國家特殊管理股制度。

根據報道,2016年中共廣電總局召集多家互聯網視頻公司負責人參加“吹風會”,告知視頻類公司除了不準外資入股,還須接受國資百分之一或以上的股份且擁有公司董事名額及審查權等,以及現有外資股份的視頻網站須轉為國資。

2017年8月,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宣布與北京鐵血科技股份公司簽署了《戰略框架協議》,占鐵血科技總股本的1.5%。鐵血科技旗下運營著“鐵血社區”、“鐵血論壇”,是國內上億軍事迷在互聯網的聚集地。同年,另外一個較流行的新聞客戶端運營方“一點資訊”的股權也發生了變化,新增北京市文化投資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企業法人為一點資訊投資人,持有公司1.16%的股份。

據騰訊一名高管表示,“特殊管理股制度”曾使馬化騰夜不能寐。

最新的案例是,因在中美貿易戰的過程中翻譯報道了許多外媒消息而於今年6月被中共停止互聯網接入服務的“華爾街見聞”網站被關閉。據《南華早報》7月10日報道,中共正在考慮將“特殊管理股制度”引入該網站。

第三種操作手法,迫使關鍵民企的老闆謝幕。這就是發生在“雙馬”身上的事(馬化騰還未完全走到台下)。

馬雲、馬化騰之被“勸退”,除了他們手中的企業是互聯網巨頭外,還在於他們涉足金融、是“粉紅財團”金主有關。2015年大陸“股災”被視為“經濟政變”後,當局意圖構建新型“政商關係”,有步驟的對頂級富豪開始編網、收網。

此外,阿里系和騰訊系企業都是龐然大物,管理已經成熟了,馬雲、馬化騰在不在位,對企業日常經營都沒多大影響。

這種手法,估計與會前兩種不同,可能只個別的、針對性的使用,因為上述條件,不是隨便哪個大型民企能夠具備的(因此,更多的民企老闆如果被中共盯上,就不一定有“雙馬”這麼好運了)。

綜上所述,“戰略性”民企雖可與中共合作撈錢、意氣風發一時,但卻難以逃脫擺上砧板的命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