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戈壁東:國際社會容忍中共 正義何在?

2019年9月8日,市民手舉各式標語由中環遮打花園出發遊行至美領館。晚上,圖為防暴警察在銅鑼灣抓人。(宋碧龍/大紀元)

9月16日,香港立法會議員陳淑庄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言,控訴中共對香港抗議民眾犯下的反人權罪行。她要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立即成立聯合調查組,維護香港的人權。發言中陳淑庄提出:為什麼中共仍然可以作為成員國,安坐在人權理事會?這樣的問題,已經有許多人提出。上一次是香港歌手何韻詩,而她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發言甚至還被中共兩次打斷。

現在的問題是,這一次作為國際人權組織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能夠聽取陳淑庄的控告而採取行動嗎?還是繼續一如既往,漠然置之?香港的人權迫害事實,已經通過強大的現代傳媒,達到了完整傳播,並不存在太大的異議,但是至今為止,並沒有聽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此發表任何意見,更不要說採取行動了。只是人們卻依然對聯合國寄予很大的期望。

中共的反人權行為,並不只是發生在香港,在它統治的中國大陸,每天都在發生。最近在中共準備“國慶”的同時,大量的異議者被“臨時”抓捕,言論封鎖和異議者監控無限度升級;普通市民被無處不在的警察攔路搜查;從外地進入北京的民眾被以不清潔的名義,拒絕進入自己居住的城市……其實在中國,中共更嚴重的反人權罪行已經延續了70年,其殘暴程度,國際社會並不是剛剛知道。但是這樣的反人類政權居然一直高居國際人權理事會成員席位,這是對人權兩個字的最大嘲諷。

有人說,讓中共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那裡,它也許能夠聽到人們的譴責而有所約束。但事實上呢?國際人權組織有沒有譴責過中共?有沒有採取行動阻止它的惡行?相反,中共卻在利用這個席位攻擊人權控訴。

上個世紀,當人們聯合起來反對危害人類社會的納粹暴行時,正義戰勝了邪惡。國際社會因正義而組成了聯合國。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國際社會已經清晰地知道,共產主義的邪惡遠遠超過納粹德國,但是這樣的邪惡政權卻一直高居國際社會人權組織和聯合國席位,甚至利用這樣的席位打擊自由民主制度,國際社會這樣的容忍,正義何在?

香港數百萬民意在艱難地控訴和抵抗一個龐大的反人權政權,相比之下,手無寸鐵的普通市民是那麼弱小無助,他們求助國際社會,他們一次又一次跑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控告和求助。如果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那麼這個理事會該如何詮釋“人權”兩字呢?

欣慰的是,面對被強權壓迫的弱者的呼求,國際社會還是有很多回應。美國就一直在採取各種積極的支持。英國也有過強力的回應。但是整體而言,整個民主社會對香港發生的人權迫害回應,遠沒有一個小小的台灣強烈,更不如全世界民間的抗議和聲援的聲音響亮。為什麼?也許真的相信香港問題是中國“內政”?就天賦人權的意義而言,保護人權就是保護人類社會的基本尊嚴,哪裡還有什麼國界限制?正義卻步與國界,哪裡還是正義?國際社會如果不站在弱者一邊,保護人類社會的基本人權,那麼正義何在?

國際人權組織會怎麼做?我們拭目以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