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網傳視頻現文革式叫罵 分析:中共禍亂香港

香港某商場,一位“愛國”女子一邊歇斯底里叫喊著“沒有國哪有家,香港是中國的”,一邊用手惡狠狠的指點著對方。(推特)

自6月開始的香港反送中至今已3個多月,港府不但沒有回應香港人的5大訴求,在中共的操控下,反而煽動收買大批陸民來港“愛國”,慫恿他們用文革群眾斗群眾的方式禍亂香港。評論表示,香港已成為展示中共黨文化的一個平台。

9月18日,推特上一則30秒的視頻引發近7萬次的點擊觀看。視頻中一位帶著眼鏡的年輕女子一邊歇斯底里叫喊著“沒有國哪有家,香港是中國的”,一邊用手惡狠狠的指點著對方。而對方是一位先生,他用歌聲回擊,唱出“團結就是力量”。在疑是香港某個商場的大廳里,歌聲迴響的同時,另一方的罵聲也在激蕩,整個混亂的場面被網民形容是文革內鬥在香港再現。

有網民說,真是一群瘋子!並質疑,他們罵港人時,又內訌互斗?是相互不認可嗎?

香港作家蔡詠梅對大紀元表示,“紅歌”對抗罵聲,從雙方對峙可以看出各自的立場,但那位先生唱出“紅歌”有兩種可能,“一是在嘲諷對方,就是用你的話來反對你,另外一個就是用聲浪來壓倒對方。”

“團結就是力量”這首歌是從中國大陸傳出來的,有一定政治背景,“這首歌是當年國共內戰的時候,國統區中共支持的左派在聚會反對國民政府的時候唱的。”

蔡詠梅進一步說,香港人對紅色文化非常排斥,香港民眾一般也不會去唱“紅歌”,唱這首歌的人未必知道這個背景,也或是香港左派的人,“拿喇叭的這個人可能以前是左派背景的,現在立場變了,視頻顯示雙方是對立的,那麼這個男士就是用唱歌來壓倒對方。”

蔡詠梅說,現在對那些來鬧場的所謂愛國群眾,香港人會用一種特殊的方式回敬使他們難堪,“比如大家一起齊喊,‘平反六四’,而這句話對那些所謂的愛國人士是禁忌。”

中共六四後宣傳“沒有國哪有家”

“這個口號是共產黨‘六四’以後開始大力宣傳並強化使用的。”蔡詠梅說,毛時代是宣傳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即未來人類社會要實現共產主義社會,國家會消亡。文革結束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徹底破產,共產黨就搞出一種新的意識形態,就是國家主義、民族主義意識形態來,把國家凌駕於家庭個人之上。”

為什麼“六四”之後大力宣傳並強化這種意識形態,因為共產黨“六四”大屠殺後,執政合理性受到很大質疑,蔡詠梅說,“它說是人民的國家、人民的軍隊,而國家及軍隊卻開槍鎮壓人民,所以,那套原來的意識形態的東西就破碎了,它就把國家主義、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拿出來強化教育,然後就說國家就是最大的。”

蔡詠梅認為,“沒有國哪有家”在某種程度上是說不通的,“如果說一個暴政國家完了,難道說你個人的家就沒有了?恰恰相反,一個壓迫你的國家被粉碎了,你個人及家人才能得到保障,才成為不受威脅的自由人。”

蔡詠梅表示,中共把政權和國家合二為一,宣傳這個的目的就是為了維護鞏固它的政權。“其實,今天共產黨垮台了,中國還是存在,政權不等於國家,國家會因為政權不同性質不同,但國家還存在。”

篡政即建國中共偷換概念

有網民說,全世界的小學生都知道,有人才有家,有家才有國,只有牆國上至老人,下至小孩,相信有河才有水,有牆才有磚,有森才有木,有漠才有沙….;

“‘沒有國哪有家’,從字面上理解沒錯,因為國是由一個個家組成的,所以有“國破家亡”之說。”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說,但中共在這裡偷換了一個概念,它把它篡政叫做建國,“實際上,一個政黨去執政並不是建國,而且它的政權如果沒有合法性它也代表不了國家,國家是有特定意義的。”

李元華表示,中共在這裡講的國其實是黨國,中共宣傳這個的目的在於,“讓你在所謂的黨國的名義下可以損失任何個人的訴求、個人的利益,讓所有人去盲從它黨國的利益,這是它的根本目的。”

文革式群眾運動

蔡詠梅表示,在香港民眾公民抗命運動抗爭下,特區政府出現了控制危機,幾乎無法有效統治下去,在政府半癱瘓狀態及中共幕後操控下,開始使用共產黨挑起群眾鬥爭的方式,“政府出錢從廣東福建找一些打手來香港搞事,完事後當天領了錢就回去,挑起群眾斗群眾,收買群眾斗群眾。”

蔡詠梅說,中共這個手段是下流的,越是這樣搞,政府的公信力越來越弱,甚至道德形象都會完全崩潰,現在政府跟黑道搞在一起,“為什麼香港人越來越憤怒,尤其是香港的中產階級,完全不能接受政府這樣的行為。”

有網民說,發動群眾斗群眾,這套路中南坑裡的紅衛兵們熟門熟路!也有網民說,一吼一唱懟上了,這叫文斗。接下去鬥爭升級,開始大打出手,那叫武鬥了。文革在繼續!

李元華表示,中共奉行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斗不光是跟自己敵對的一方去斗,而且它最擅於運用的方式是用群眾斗群眾。“文斗是口頭語言,或文字內容上的斗,武鬥就是器械之斗,甚至是武器之斗,直接就是傷及性命了。”

李元華說,不管文斗或者武鬥,中共要達到的目的就是在互斗的過程中,破壞傳統社會和諧的關係,讓人喪失理性,或者喪失起碼的良心,在中共對其他人下手的時候變得麻木,也慢慢形成一切事情用鬥爭用強權來解決,達到破壞一個正常人的正常行為,最後,讓這個邪黨邪教來統治所有的人,這是中共搞各種政治運動、挑動群眾斗群眾的一個要達到的目的。”

李元華表示,只要是奉行黨文化,都會對對方充滿敵意,或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斗,甚至是致人死地而後快來解決。“所以,很多現在社會中比較小的事情,在中國社會就會變成一種惡性事件,就是跟中共暴政欺壓百姓有關,也是跟整個社會充滿斗,並運用斗來解決一切問題有關。”

“要消除這種斗,就得從根本上去認清黨文化對人的毒害,摒棄黨文化,轉向傳統道德文化,講修養、講禮讓、講文明,回歸傳統。”李元華說。

黨文化的表現

有網友說,這樣失控的局面中聯辦不害怕嗎?本來組織來打壓港人的,可能矛頭一轉就炮轟中共了!

李元華認為,不管是中聯辦,還是中共的任何一個部門去操縱大陸背景的人去香港打壓港人,實際上是不得人心的,“在這個過程中,因為這些人是以完成任務,並以語言或肢體暴力去解決問題,所以很容易出現很混亂的局面,包括不同派別,或者不同的人,在這個過程中就會顯出一種失控。”

“這反而使香港成為一個平台,能讓世界媒體看到中共黨文化熏陶下的人的本能的一種表現,”李元華說“就是在發生問題時,處理問題時候,或他們的一個本能表現就是一種很粗野的謾罵,它不是以理服人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