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損害技術移民多元化 美國會議案遭民間反對

6月27日在紐約舉行的一場美國新公民入籍儀式。

提議取消技術移民綠卡國別限制的 S386議案上周四(19日)未能在美國參議院過關。民間組織稱,該法案備受爭議,因為一旦通過將嚴重損害美國技術人才和移民人口多元化,而將好處歸向一個國家——印度。目前,反對該法案的民間力量正在向華盛頓特區彙集,希望在下周法案再次被表決前,爭取到更多議員的反對票。

這項法案的全稱是“2019高技術移民公平法案”,最初由猶他州參議員Mike Lee提出。7月10日眾議院(版本H.R.1044)以365:65票獲通過。目前法案已獲得兩黨35位國會議員的支持。

不少法律界人士看過這項帶有“公平”字樣的法案後,認為它不僅缺乏公平,而且挑戰美國技術移民人口多元化的傳統,因為它要求取消對此類移民申請人的國別限制,希望藉此減少大量積壓的綠卡申請案。

根據現行法律,美國每年批准約100多萬張綠卡數量,其中技術移民綠卡總計14萬張左右,給每個國家的技術移民配額是7%。

由於每個國家得到相同的配額,使部分外國人,特別是大量提出技術移民申請的印度人,需等待的時間可長達20年。

多年來,印度申請者佔據了美國技術移民申請的絕大多數。相比之下,其它國家的申請數量小得多,遠達不到7%的上限。

S386議案要求取消對國家配額的限制,讓技術移民申請者獲得綠卡的先後由申請日期來定,而不是國籍。

民間組織對S386議案的分析

“跨國聯盟”(Multinational Coalition)根據2018年國會研究服務報告(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Report)的數據分析說,如果S386被通過,意味著未來10年(2023-2033)中,印度人口將幾乎包攬所有的美國技術移民人數,“這將對美國技術移民多元化的傳統,說再見”。

他們說,取消7%的國籍限制還會加重對美國本土技術人才的歧視,從而繼續讓印度外包公司,如Tata, Infosys和高知特(Cognizant)濫用美國技術類簽證和移民政策,至美國技術人才受損。

該組織分析說,S386的根本問題在於印度在獲得技術移民綠卡上,每年都設法超過7%的限額。“那些財大氣粗的企業利用 H-1B簽證為自己獲利,不少印度申請人利用H-1B的漏洞和欺詐方式,希望通過立法取消對他們的配額限制。

“國會之前明智地將各國配額限制在7%,以保護我們移民政策的多樣化,防止任何一個國家壟斷美國綠卡。

“如果S386被通過並成為法律,未來10年美國的移民將大量來自唯一的一個國家,讓美國綠卡被一個國家所壟斷。”

技術移民與H1-B簽證的關係

跨國聯盟說,在接納科技移民方面,美國是世界上持最開放政策的國家。在各類美國工作簽證中,H1-B是最受申請人青睞,也是最受爭議的簽證種類。

H1-B是美國《1990年移民法案》的產物,由前總統老布希在1990年11月簽署成為法律。它允許具有“特殊技能”的個人進入美國,獲短期僱傭,在“特殊職業”領域任職。

但是該法律對“具備特殊職業才能”的定義較空泛,只提到是“在某些有益人類發展的領域、具備特殊理論和實踐經驗”的人。

雖然H-1B被視為非移民簽證,但擁有者在美國可以抱有移民傾向——他們在持 H-1B簽證而合法工作的同時,可以申請綠卡。

目前美國每年對H-1B簽證的批准量限制在85,000。各國申請人通過抽籤來決定是否能獲得該簽證。

根據美國國土安全部提供的數據,近年H-1B持有者絕大多數來自印度,他們從事單一的IT職業。拿2014年為例,70%的H1-B持有者是印度人。

跨國諮詢和外包服務商高知特(Cognizant)近20年來一直是H1-B政策的主要受益者,為美國高科技公司源源不斷輸送來自印度的IT工程師,致其它國家的技術人才被更多地擠在了門外。

持H-1B簽證的印度工人大多接受年薪6萬美元的最低工資水平,大幅低於美國技術工人的工薪水平中位數——10萬美元。這讓美國工人的就業機會受衝擊,多年來得不到改善。

跨國聯盟的數據還顯示,許多持H-1B簽證的印度工人並非“高技術”人才,而是中等技術人才。他們絕大多數只擁有來自印度當地的學士學位,而非美國或其它發達國家的高等教育學歷。

由於印度技術工人成本低,許多美國科技大公司大量為此類工人申請H-1B簽證抽籤,擠佔了其它國家申請人的成功率,包括那些在美國獲得高等教育的外籍畢業生。

同時,由於許多持H-1B的印度工人申請技術移民綠卡,讓所有申請人的等待時間延長,造成案件大量積壓。

民間力量希望阻止法案通過

馬里蘭州譚姓居民告訴大紀元說,有幾次她的美國品牌電腦出現故障而撥打服務熱線時,都被持濃重印度口音的接線員搞得昏頭轉向。

“我感到很明顯,我的電話被轉接到印度本土了,因為我致電時通常在美國晚間的非辦公時間。我並非歧視他人,但對方一口極難聽懂的英語,不僅讓我的聽力備受煎熬,還拖長了解決問題的時間,變得很沒有效率。這也影響了美國IT業的信譽。”

她說,不少朋友和同事也有類似經歷。

由於上述種種原因,許多民間組織和個人正在推特和臉書等社交媒體廣泛傳播S386議案的內容分析,和可能帶來的負面後果。他們正在集結更多聲音,向各州議員和國會議員提出異議,希望國會對這項法案開放“公眾辯論”,畢竟它將涉及未來10年、乃至更長期的美國移民人口結構和由此帶來的後果。

參議院下周再投票

S386議案上周四未能在參院過關後,發起人Mike Lee參議員希望通過無異議表決(Unanimous Consent)的方式,繞過投票環節,直接在參議院獲通過。“無異議表決”是一種參議院制度,如果沒有任何一位參議員當場提出反對,就無需對議案舉行聽證,繞過一個個投票環節,直接獲通過。

今年7月,S386第一次想要採用這種方式,在參議院闖關時,被肯塔基州的參議員保羅(Rand Paul)提出反對。

上周對議案提出反對的是來自喬治亞州的參議員珀杜(David Perdue)。

來自愛荷華州的國會資深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提出對議案進行“公開辯論”,被指是能夠阻止法案直通的最有效方式。

如果議案下周在參院以無異議表決方式獲通過,下一步會遞交總統簽字。川普總統還可以行使否決權。

議案最終能否過關,目前仍是未知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