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內幕:抖音國際版為何成中共「宣傳船」

隨著“位元組跳動”公司旗下的抖音國際版TikTok在美國擁有越來越多的用戶,其對敏感話題的屏蔽也越發引人關注。《華盛頓郵報》9月15日發表長篇報導,援引研究人員分析表示,TikTok恐成中共在全球的信息戰中,最有效的武器之一。

抖音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版本都吸引大量的年輕人,專家認為,這些年輕人的觀念更容易通過抖音的宣傳被影響。在中國,抖音已經成為中共向年輕人做宣傳的一艘“宣傳船”。而抖音國際版版近年來不斷增長的海外用戶,引發外國智庫的擔憂。

抖音國際版TikTok疑屏蔽敏感信息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表示,在推特(Twitter)上搜索“#hongkong”,會看到有關香港抗議的大量圖像,包括對香港抗議者同情的聲音、數十萬親民主遊行者勇敢面對警察鎮壓的圖像,當然還有親中共的鼓動和宣傳。但在抖音國際版TikTok上進行同樣的搜索,卻出現了截然不同的東西,包括俏皮的自拍照、食品照片和歌詠會等,很難看到香港動蕩情景。報導認為,這是一個為中共政府政治提供便利的現實版本。

抖音是一款可以通過拍攝上傳和觀看短視頻的音樂創意社交軟體。其於2016年9月上線,隨後在中國國內得到快速發展。2017年8月,抖音短視頻創建國際版TikTok。

母公司位元組跳動在一份聲明中為TikTok辯稱,TikTok是一個娛樂平台,而不是一個政治場所,以此來解釋為何TikTok很少有和敏感話題比如香港抗議相關視頻。

但足具諷刺的是,研究人員發現,抖音在中國大陸卻為中共政治宣傳服務,位元組跳動似乎不再強調其只是一個娛樂平台、不是政治場所。《華郵》表示,中共官媒甚至稱讚抖音是中國本土的成功故事,非常適合傳播中共政府的意識形態。

自香港抗議活動開始以來的幾周內,“愛國”(支持中共的)消息一直在中國主導著抖音:中共喉舌《人民日報》近日張貼了一段香港警方下班後休息的視頻,收到了110萬“點贊”和約4萬條評論。

《華郵》援引研究人員的話表示,抖音的中國版服務於執政政權所要求的審查,在內容上也需要“恰當”才行。抖音在中國已成為中國共產黨用來向年輕群體做宣傳的一艘“宣傳船”,因為這些年輕群體有可能不會去看國家媒體的新聞報導也就聽不到中共宣傳,而抖音正覆蓋了這部分人。

聚焦中國科技業的一個流行播客共同主持人和作家埃利奧特·札格曼(Elliott Zaagman)認為,中共支持的宣傳司空見慣。這些宣傳會讓人在不知不覺中接受,這就好比是把葯藏在狗食中,讓狗在不知不覺中吃下藥一樣,(抖音的)各種有趣的視頻讓人很容易在無形中吸收了“民族主義”(混淆中國與中共的)宣傳。

總部位於香港的人權觀察研究員王亞秋(Yaqiu Wang,音譯)表示,香港的抗議活動是中國公司如何將中共政府的教條投射給全球觀眾的首次重大考驗之一。

王亞秋表示,他們(中共)正使商業媒體重新發布或重新製作國家媒體已經製作的內容。他們正在強迫執行審查,並編造與事實不相符的故事。“對於中國公司來說,(中共)政府有如此多的控制權。你根本沒有選擇。如果涉及政治敏感事件,那麼你的公司就處於危險之中。”

《華郵》表示,不太可能知道哪些視頻在TikTok上被審查,其母公司位元組跳動有關其所呈現或審查內容的決定在很大程度上是不透明的。該公司沒有提供有關因違反禁止仇恨言論或極端主義而刪除視頻的信息,也沒有提供使該平台可供外部研究訪問的各種工具。

香港抗議者所使用的流行主題標籤已經在其它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而在TikTok卻寥寥無幾。

位元組跳動對其人工和算法審查混合只提供了有限的信息。這些審查可以掃描視頻,並刪除被列入黑名單上的辭彙和圖像。該公司負責人去年表示,在中共監管機構針對該應用程序的“不當內容”進行打擊後,公司將僱用10,000名審查員來負責標記和刪除內容。

對一些抖音海外版用戶來說,該應用程式缺乏透明度再加上公司的中國根源,似乎已經成為一個諷刺點。有關天安門大屠殺的#TiananmenSquare標籤,在TikTok顯示了大約20個視頻,其中大部分都在開玩笑說這個血腥事件從未發生過。

研究人員表示,旨在貶低香港抗議者的有組織在線中國(中共)活動也表明,位元組跳動可被用來影響全球人的觀念。臉書(Facebook)、推特和YouTube上個月表示,他們已經刪除了一些虛假賬戶,包括一些偽裝成美國人的賬戶,這些賬戶都在讚揚中共政府並將抗議者描繪成恐怖分子和蟑螂。

“如果它們(中共)願意在推特和臉書上做這件事,它們當然希望在它們自己的平台上做這些事。”札格曼表示。

TikTok在海外迅速發展引發安全隱患

TikTok近年來迅速成為美國最受歡迎的移動應用程式之一。這個浮華的、狂熱的視頻遊樂平台特別受到年輕人的喜愛,在美國的下載超過1.1億次。

報導稱,該應用程式已迅速成為中共打入海外的最成功社交媒體,其在全球有13億用戶。

很多世界名人也湧向該應用,包括美國的新英格蘭愛國者(New England Patriots)美式足球隊的四分衛湯姆·布雷迪(Tom Brady)。根據研究公司“Sensor Tower”提供的數據,在過去18個月中,TikTok一直是全球下載次數最多的應用程式之一。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稱,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今年1月發表署名文章提出,TikTok在國外越發受歡迎,其伺服器上也將存儲更多外國人的用戶信息,可中國(中共)的法律卻允許中國(中共)政府向中國企業索要用戶信息,所以一旦TikTok把這些外國伺服器上的信息傳回中國並交給中共政府,就會對西方造成安全威脅。作者並在文章最後強烈呼籲歐美國家必須重視TikTok,這種中國網路科技企業帶來的新“安全隱患”。

圖為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大樓。

TikTok在當月修改了其隱私政策,刪去了用戶資料有可能在中國被儲存和處理的陳述。而此前可以看到,TikTok在其適用於美國和歐盟的隱私政策中都寫到,搜集的用戶數據有可能被傳回中國。

TikTok的母公司位元組跳動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美國用戶數據存儲在美國境內,在美國境內的TikTok應用程式的內容和一些政策由一支不受中共政府影響的美國團隊領導。《華郵》表示,位元組跳動一再拒絕允許其高級管理人員接受內容可公開的採訪。

該公司拒絕透露該應用程式在美國如何受到監管的細節,或者其美國團隊如何保護自己免受北京當局的影響。抖音的母公司位元組跳動總部就在北京。中共大使館的官員沒有回應《華郵》的置評請求。

報導稱,研究人員越來越擔心,該應用程式也可能成為中共在全球信息戰中“最有效的武器之一”,將中共式審查引入美國主流觀眾當中,並塑造他們如何理解現實世界中發生的事情。

在美國,自由言論和競爭意識被視為是社會基石,而在中國,政治批評是被禁止的,且被視為是在肇事。

儘管抖音海外版在美國越來越受歡迎,但該應用程序在華盛頓的執政圈內幾乎沒有人註冊。

今年2月,TikTok因非法搜集13歲以下未成年人的姓名、電郵地址、照片以及其它信息,違反美國的保護兒童隱私的法規,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對抖音罰款570萬美元。

位元組跳動在2012年成立,目前擁有穩定的新聞、視頻和自拍應用程序,其中大部分僅在中國使用。但在矽谷,抖音海外版TikTok成為了第一個真正進入全球互聯網主流的中國應用。

TikTok的母公司屈服於中共的要求

《華郵》表示,位元組跳動必須遵守中共的“防火牆”規定,該防火牆阻止主要新聞來源、並審查令黨反感的事實和想法。中共法律要求中國的社交媒體平台清除政治異議,而在大陸的抖音已經禁止廣泛的所謂“顛覆性”話題,包括任何引起“不適”的內容。

抖音海外版TikTok的所有者們也經常屈服於中共政府的要求和干預。去年,在政府清洗之後,位元組跳動被迫拆除其受歡迎的喜劇應用程式“內涵段子”,在此期間,中共監管機構表示該應用程序“導向不正、格調低俗”。

圖為位元組跳動的logo。(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位元組跳動創始人張一鳴發布了一份公開信,信中,他表示,“真誠地向監管部門致歉”,他稱,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

信中,張一鳴還向黨保證,會做到讓“權威聲音有力傳播”。

“你不能在抖音上張貼任何違反官方政黨路線的東西,並期望它能長期存在。”位於華盛頓的“保衛民主聯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中國問題分析師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說。

他補充說:“超過一百萬維吾爾人的被監禁,上層黨員的腐敗,香港抗議者的視頻:沒有一個能留下來。”“任何新聞來源或新聞應用程式都必須符合他們(中共)想讓人們看到的世界版本。”

“這是一個大規模未開發平台,相關組織可以利用它來改變大量觀眾的看法”,網紅營銷公司PMYB的常務董事羅漢·米達(Rohan Midha)說,“(TikTok的)多數用戶都十分年輕,因此,你可以接觸到一個年輕的人群,可能更容易塑造他們的觀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