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剛從國內「腐敗」回來的朋友道 如何成為人上人?

朋友剛從國內“腐敗”回來,興緻頗高,交談中他道出了一句“肺腑之言”:你來美國就拿一份不死不活的薪水,如果在國內,現在肯定可以享受“人上人”的生活了。

朋友的一席話,讓咱陷入了沉思:什麼樣的人,可以算是“人上人”?

前段時間網路上流傳了一位少年得意地展示他是個五道杠的“幹部”,在咱有限的記憶里,少先隊員最多只有“三道杠”,班長充其量才是“兩道杠”(中隊長),只有小學校里的“大隊幹部”(級別夠高的),才是“三道杠”,而這位小學生竟然有五道杠,級別一定不低。後來,有好事者給小學生進行了推算,區幹部是“四道杠”,五道杠級別最少是“市級幹部”。

在海外多年的咱有點納悶:按照這個道理來推算,等混到“中央少先隊隊長”的級別,那得有多少道杠呢?眼神不好的,會不會當作條紋領帶掛臂上了呢?

女兒在中國上過一年學,作為一年級的學生,她混到了“兩道杠”。這兩道杠看把她得瑟的,家長會上,班主任老師告訴咱:你女兒中午管同學們午睡,她可嚴厲呢,哪個同學不趴在桌子上好好睡覺,她會嚴厲批評,並報告老師,同學們都怕她!

可惜了,她沒有能這樣繼續下去,沒準網路上秀“五道杠”的人不是那位少年,或許是咱女兒呢!

女兒來美國後,讀完了小學、初中、高中和大學,從來沒見到一個“班幹部”、“大隊幹部”級別的同學,更別說市級省級“領導”了。等咱在美國待時間長了,才發現,這美國真是奇了怪了,怎麼就沒有個尊卑有序的級別檔次呢?

國內有朋友來訪問參觀學習,接觸到一些大學校長、醫院院長或者其他政府官員,經常會問咱一個問題:這傢伙是個什麼級別的官員?

這個問題真的難倒咱了,咱只能含糊地告訴他們:美國的級別沒中國那麼明顯,很多大學校長和醫院院長的個人威望,遠遠超過德州州長或者休斯頓市市長,而且,美國沒有什麼一級一級往上爬的說法,你今天可能是一個普通人,明天通過競選成為市長、州長或者總統,都是完全可能的事。

打個比方來說,作為美國第四大城市休斯頓市,是屬於南部德州的一個城市,德州州長級別應該遠遠高於休斯頓市吧,因為,休斯頓市還屬於哈里斯郡(County),但德州州長來休斯頓,市長根本不鳥他,甚至都懶得“接見”州長,因為,市長是休斯頓市市民選出來的,他如果浪費休斯頓市納稅人的錢去迎接州長做無關休斯頓市民工作的事,必然會導致媒體和民間的批評。

如果您查閱美國的地圖,就不難發現,很多大都會地區,中心城市內和周圍密密麻麻遍布了很多小型“衛星城市”,休斯頓都會區內及周邊就有20多個這樣的小鎮,從幾千人到幾萬人不等,但這些城市的“級別”和休斯頓市是等同的,沒有什麼大小的區別,其行政執法完全是由當地居民選舉出來的團隊執行的,花的也是當地居民的納稅錢。

現在再回到所謂的“人上人”的說法上來。

多大級別的人可以成為“人上人”呢?在美國,咱不知道,但朋友告訴咱的一件發生在美國的事,讓咱體會到這種境地。

國內石油行業的領導來美國公司談合作項目,朋友帶這幫團隊到野外考察。南部德州太陽有點辣,團隊隊員出於“愛護”領導健康的考慮,一下車就打開一把陽傘,給領導撐起一片陰涼,走一路打一路,領導也很是享受這樣的待遇,直看得美國同事詫異不已:這就是中國的公司文化?

這種“人上人”的表現形式,幾乎反映在所有國內來的團體中。

景濤同志主政的時候,為了搞好中美關係,曾經安排了4個大型採購團到美國各地進行“大採購”,到休斯頓的是XX部部長帶的團,咱受邀進行採訪,一位司局級的女士(怕影響她的前程,就不曝光了)對老美點頭哈腰,對咱們長著中國人臉的同胞一點不客氣,說話嗆聲很大:這裡不是你們坐的地方,國內都這規矩。但在部長面前,幫部長拉椅子、端水什麼的,說話極盡溫柔。咱很想知道,作為司局級的她,屬於“人上人”嗎?

某大學校長帶隊訪問休斯頓,會議途中接到一個電話,放下電話他非常興奮地對大家道:我們大學被批准為副省級大學了!敢情,級別很重要,大學也需要級別。據說,只有副省級級別的人,出行可以坐頭等艙。

回國碰到一位處長大人,他抱怨自己黨校的同學現在當了廳級幹部,就不再和他們一起玩了,牢騷中感悟到:不是一個級別的人,是玩不到一起的。

靜下心來,咱思忱了一下:假如3年爬一級,在國內咱要爬到“五道杠”估計要XXX年了,現在想想,還是賴在美國的好,至少,咱可以做夢當州長(總統的夢想不了了,不是在美國出生的),州長相當於省部級,而不需要一步步往上爬了。

有夢真好,對了,明天咱就去競選州長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