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大閱兵完了 餘波沒完 納粹美學 朋友圈在談 張藝謀很在行

作者舉出墨索里尼打黑手黨的例子,一上台,銅拳鐵掌,把黑手黨」解決了「,義大利人民一片歡呼,」這麼強硬的領導人多好,最後發現,慢慢的,這個鐵拳頭,打向所有的對他質疑的任何一個人,逐漸的開始法西斯化,就是納粹化,我覺的這是特別令人憂慮的一件事情。「法學家擔心社會法西斯化,這些演說最近被翻了出來,在網上熱傳,大約連作者本人都沒有想到。

北京,10月1日,天安門廣場,女兵方隊接受習近平檢閱。路透社

中共竊國70周年,習近平檢閱三軍,場面宏大,耗資無數,許多中國人很高興,也有許多不高興,高興的都說出來了,不高興的不敢說出來,說出來有刑拘危險。已知有幾位說了大閱兵沒啥看頭的被刑拘;蘭州、湖南張家界、雲南祿豐縣發現有損毀五星旗的,也被刑拘。有趣的是,幾乎與此同時,一些關於法西斯美學的文章在朋友圈飛傳。

一些學者也也因北京慶祝中共建政70周年遭殃了。國慶前,有些有自由思想的人,就開始遭到網路清洗,比如中國法學教授賀衛方個人微信賬號,離節日大閱兵還有四天,9月26日被永久封號了,周日傳出的消息,他的弟弟賀維彤也於節前被以傳播恐怖主義視頻的名義刑拘了。賀衛方到底因為什麼被永久封號,因為何種言論踩到當局紅線,不清楚,中央社報道說,賀衛方暫時不接受採訪。

但是他的一個演講視頻,批評納粹傾向的,據說是幾年前的,現在就在網上熱傳起來,這位學者說:“我分析納粹時期,德國唱的歌,和我們今天唱的紅歌都很相似,‘高舉我們的旗幟’,‘鮮血染紅的旗幟’,‘跟著元首前進’,都是這類歌曲。這東西有某種相似性。我自己覺得有某種納粹化傾向。”

作者舉出墨索里尼打黑手黨的例子,一上台,銅拳鐵掌,把黑手黨”解決了“,義大利人民一片歡呼,”這麼強硬的領導人多好,最後發現,慢慢的,這個鐵拳頭,打向所有的對他質疑的任何一個人,逐漸的開始法西斯化,就是納粹化,我覺的這是特別令人憂慮的一件事情。“法學家擔心社會法西斯化,這些演說最近被翻了出來,在網上熱傳,大約連作者本人都沒有想到。

談到法西斯,就在9月29日,朋友圈熱傳的還有署名菌絲ART寫的題為‘法西斯美學:納粹暴力與美的極致’,作者說,法西斯美學源於墨索里尼說過的一句話:”所謂法西斯主義,首先是一種美“,作者然後專章談到張藝謀電影中的”法西斯美學“。他列出法西斯美學的幾項標準:個人崇拜;在群眾和旗幟的海洋中,希特勒始終被放置於中心位置,希特勒萬歲的口號聲頻頻響起等等。

作者舉出張藝謀的電影‘英雄’,指出拍攝手法和美學意圖都採用了‘意志的勝利’中的法西斯美學,極力鋪排大場面、大氣勢,大群體。整齊劃一的秦皇大軍,銅牆鐵壁的方陣,單薄的個人化身為不可挑戰、無法逾越的軍隊。但在這樣的畫面背後,每個人也都變成整齊劃一的螞蟻,規格相同的螺絲釘,毫無個人氣息的雷同道具。

作者還說,當年張藝謀在指導完零八北京奧運會時,因為這種審美遭受過很多非議。當時有人抨擊他這種群體模式的開幕式,使用這種‘英雄’秦軍陣勢的排布,簡直和北朝鮮沒什麼區別。

作者說,法西斯美學用齊步走、舉手禮塑造了一種聲勢浩蕩的美好幻覺,讓我們覺得他好美,好壯觀,好偉大。可是奧威爾在‘1984’里寫到:“齊步走是世界上最為恐怖的景象之一,是一個赤裸裸的權力的宣言,它正在宣稱的是:是的,我很醜,但是你不敢嘲笑我”。作者的結論:法西斯的音樂、服裝、電影、建築、隊列都很美,可永遠也比不過自由之美。

最近一直流行的還有一篇‘崔衛平、趙越勝談納粹美學’,選自2012年出版的‘私信@他們:跨越時空的對話’,崔衛平致趙越勝信中說道張藝謀,“為暴君辯護的‘英雄’是他的病灶,而他美學上的墮落,更體現在他已經變成一個裝修匠、糊裱匠和漆匠,變成一個形象工程師,弄一些雞血、狗血灑到這個世界上,說那就是美。”“如果說有什麼極權主義美學,那麼這就是······”趙越勝在回信中則說:“納粹以數量與體積之龐大來造就自己活動的舞台,恰是要利用這種能夠強暴感官的外在的壯麗輝煌,來造成臣民因內心恐懼而生的‘崇高感’,讓他們在無法以自己的經驗把握眼前場面時,產生依賴與順從。從政治學的角度看,這種崇高是一種謊言,因它不擴展和豐富人的美感,而是一種壓迫、操縱的形式。以人造‘崇高’來實現操縱,這是一切專制社會和暴君最擅長的手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法廣RFI安德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