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高文謙:中共七十年 最後的瘋狂

習近平上台時,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路是順應歷史潮流和時代人心,向普世文明靠攏,推動政治改革,解決鄧時代遺留下來的問題,另一條路是堅持一黨獨裁,拒絕還政於民,開歷史倒車,回歸毛時代來解決鄧時代的問題。作為紅二代的習選擇的是後者。輿論多歸於他的文化程度低和智商不高,其實更準確地說是因為紅二代是喝黨文化的狼奶長大,是瘋狂時代的畸形兒,毛是他們共同的精神教父,有強烈的紅色江山意識。

中共建政70周年的閱兵慶典活動終於收場了。作為中共黨魁的習近平可以鬆一口氣了,總算打破了一直糾纏中共的羅素魔咒,躲過了極權統治70年大限這一劫。這次閱兵慶典活動不惜血本,極盡鋪排奢華之能事,但在表面風光的背後,顯露出極度不自信,把一件本應普天同慶的喜事辦成喪事,如臨大敵,像防賊一樣折騰老百姓,無所不用其極。這正是中共建政七十年奴役國人,殘民以逞的真實寫照。

中共建政70年可以大體分為毛時代、鄧時代和現在的習時代(江澤民、胡錦濤兩個時期可算做鄧時代的延伸)。毛、鄧、習三個時代各有特點,又有其傳承和演變的軌跡。毛是中國一黨獨裁體制的建立者,把整個中國變成一個共產主義烏托邦的試驗場,那是一個暴力、狂熱、貧窮和血腥的時代。鄧小平面對文革的爛攤子,為了挽救社會主義,卷旗不倒旗,實行只求經濟發展,拒絕政治改革的治國模式,通過改革開放和六四鎮壓,再造共產黨,在經濟騰飛的同時,留下一個物慾橫流、國在山河破的權貴資本主義的遺產。

習近平上台時,鄧時代開啟的中國特色新極權模式已經走不下去了,造成的問題並不比解決的問題少——舉國上下貪腐成風,權力尋租大行其道,社會貧富懸殊,民眾怨聲載道。毛的文革和鄧的“跛腳鴨”式改革,一左一右,共同釋放出來的人性惡,摧毀了中國社會的生態環境。習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路是順應歷史潮流和時代人心,向普世文明靠攏,推動政治改革,解決鄧時代遺留下來的問題,另一條路是堅持一黨獨裁,拒絕還政於民,開歷史倒車,回歸毛時代來解決鄧時代的問題。作為紅二代的習選擇的是後者。輿論多歸於他的文化程度低和智商不高,其實更準確地說是因為紅二代是喝黨文化的狼奶長大,是瘋狂時代的畸形兒,毛是他們共同的精神教父,有強烈的紅色江山意識。

習近平上台前看到了中共面臨的危機。作為紅色江山的傳人,他不願當末代亡黨之君,以守護紅色江山為己任,用習自己的話來說是:要接好這個班,扛好這個旗,守住共產黨的家業。這是解讀習上台後所作所為的出發點。習上台之初以反腐開局,站穩腳後,本應順應歷史潮流和人心,摒棄鄧片面改革的模式,推動社會轉型,從而確立自己的歷史地位。可惜的是,為了守護紅色江山,他選擇的是全面開歷史倒車,重新把毛抬出來,作為鎮國之器,以強勢手段對付內外危機,末路狂奔,現在已經走入死胡同,無法再回頭了。

西諺云:上帝要誰滅亡,必先令其瘋狂。這正是中國現狀的寫照。習上台前在墨西哥那番“不折騰”的談話,不幸竟在中國應驗。在他的治下,全國上下大搞個人崇拜,取消任期制,封殺一切異議聲音,強拆教堂,在新疆擴建集中營,加強封網,實行“高科技極權主義”進行社會控制,在香港普選問題上出爾反爾。此外,各地官員為了討好習的好大喜功,用各種名目折騰中國老百姓,朝令夕改,直追毛時代,如驅逐低端人口,強拆扒墳,煤改氣,廁所革命,拆商店招牌,直到這次國慶閱兵慶典,全北京城戒嚴,上廁所實名制,臨街的窗戶要貼反光紙,不許出家門,甚至不讓呆在自己的家裡等等,凸顯末日瘋狂。

習近平現在大權在握,黨內一時無人敢挑戰他。但他的問題是缺乏人心,在治國方面的無能越來越暴露出來,無法讓人心服,這是他的致命傷。這次勞民傷財大搞閱兵慶典,向世人炫耀武力,並不是他權位穩固的表現,而恰恰相反,是他自知不能服眾,想震懾黨內反對勢力,對外炫耀軍事實力,彰顯稱霸全球的雄心。大閱兵是法西斯國家崇尚的美學,當年希特勒,現在金三胖都好這一口,現在習也吸毒上癮,不能自拔。

在國際上,習近平以“大國領袖”自居、宣稱“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四面樹敵,咄咄逼人,企圖用“中國模式”挑戰普世價值,取代現有的國際規則和秩序,包括聯合國的人權機制,特別是對香港和台灣步步緊逼,引起國際社會的普遍反感和警覺,個人形象急劇下跌,不僅在國際上已成為中國的負資產,而且也成了國內拖累中共的負資產。偌大的慶典竟沒有外國領導人到場,顯見形單影隻的尷尬。大閱兵炫耀武力更是適得其反,讓國際社會感到中國的威脅。官媒宣傳“習近平讓中國強起來”,彰顯暴發戶的虛驕之氣。一場中美貿易戰就把中國打回原形;香港問題久拖不決,也讓習的“強人形象”大打折扣。所謂“強大”,更多的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中國現有的發展模式已經難以為繼,露出敗象。等著看他出洋相的大有人在,習的前景堪憂。

歷史有驚人的相似之處。習近平上台七年來,倒行逆施,馭民有術,治國無能,強勢應對內外危局,幾乎得罪了社會各個階層。可以說,習現在是內外交困,中共政權陷入六四鎮壓以來最嚴重的困境,同時要面對毛、鄧兩個時代所面臨的內外雙重壓力——既有毛大躍進失敗、大饑荒所引起的黨內要追究責任的反彈,也有鄧六四鎮壓後面臨的國際孤立。事實上,習的處境比毛、鄧當年還不如。毛髮動文革被林彪事件弄得灰頭土臉,但晚年打開了中美關係,開創了有利的國際環境。鄧六四鎮壓聲名毀於一旦,但南巡講話扳回了一城,在國內重振經濟改革。現在是考驗習是否真有本事,頂住內外壓力,扛200斤走十里山路不換肩的時候了。

習近平已經沒有退路,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香港問題、中美貿易戰、經濟惡化三大問題交織在一起,其中任何一個問題處理不好,都會危及他的權位和黨國的生死存亡,因此壓力極大。在權力金字塔頂端更是孤家寡人,到處都是敵人,到處都是陷阱,任何人都不能相信,連睡覺都要睜一隻眼睛,這是獨裁者的宿命。習深知自己的處境,反對他的人很多。十一慶典前,他仿效毛當年重提階級鬥爭故伎,祭出“鬥爭”這把刀,封堵黨內反對派的嘴。慶典後,中共黨刊《求是》公開發表習去年的一篇內部講話,更是提出“防止禍起蕭牆”,黨內“自殺自滅起來”,習的擔憂由此可見。一拖再拖的四中全會就有可能是攤牌的戰場,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習能不能壓住黨內反對聲浪,拿出化解危局的辦法,讓我們拭目以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