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和立:習近平部署進一步集權

習近平在四中全會的謀略不是要進行黨政機關的第五個現代化,而是要進一步集權。原因很簡單,中國經濟陷入低迷困境。習近平雖然作了大讓步,但中美貿易磨擦能不能在四中前解決是個大問號!再加以香港平暴止亂毫無進展,一國兩制危在旦夕,為數不少的中央委員雖然對掌握軍權的習氏敢怒而不敢言,但反習的情緒正在發酵。畢竟中共出現周期律問題的底蘊是有人想復辟封建皇朝,四中通過多少黨內法規也平息不了人民對走回頭路的抗拒。

中共政權面臨“70年之癢”,習近平在十一建政周年吹噓中共的豐功偉績,但誰都知道中共這百年老店沉痾痼疾,已到了積重難返的地步。

其實天天喊“亮劍”與“鬥爭”的習近平雖然慶幸中共政權比執政了69載的蘇共長壽一年,但危機處處。他今年1月在政法會議上警告幹部要小心“黑天鵝”的出現,而類似黑天鵝的事故已經在香港爆發!中共理論刊物《求是》在10月2號刊登了習近平題為〈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要一以貫之〉的文章。習重拾他在中共十八大上台後不久提出的“歷史周期律問題”,在《求是》文章中再次承認周期律問題是“我國歷史上封建王朝擺脫不了的宿命”。

根據8月底政治局會議決定,延遲了一年、將於本月召開的十九屆四中全會,議題是“研究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好幾個御用學者聲稱習近平準備在黨國機器動大手術,形容這次改革國家治理體系為“中國第五個現代化”。中國社科院專家韓旭期待中央會“按照現代國家治理體系內在要求,催生機構改革的‘化學反應’”。具體來說,韓指出中國“急需建立‘回應型政府’”,即除了在生活水準與物質文化外,擴大回應民眾“對民主、法治、公平、正義、環境、安全等方面的強烈要求”。的確,習近平談到歷史周期律是有感於1945年毛澤東與民主人士黃炎培的對話。黃提出歷朝先興後衰的定律,但毛反駁說:“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毛說的當然是謊言。

對民主或制度革新毫無興趣

鄧小平沒有多少民主的DNA,但他相信中共黨政軍必須來一個徹底的機構改革。很不幸,習近平既對民主毫無興趣,他也不願意搞制度革新。畢竟他不是堅持黨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嗎?他只可以接受黨政軍的“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習多次強調要“發展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政治屬性”,即奉行老毛有關絕對推崇、無限膜拜領袖的所謂黨的建設方略。據8月底的政治局會議報告,四中全會將集中“加強黨內法規制度建設,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堅持正確政治方向,堅持以黨章為根本遵循”云云。

正如習近平在不久前說過,“黨的政治建設是一個永恆課題,來不得半點鬆懈”。習與他的老師毛魔有一共同觀點,就是鞏固黨與他們自己權力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抓人”,即禁錮黨員與人民的自主性,通過條條框框來確保幹部不敢“妄議中央”,並萬事要與黨的核心“看齊”。今年年初政治局通過《中國共產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最近又審議《黨內法規制定條例》、《黨內法規執行責任制規定(試行)》等等繁文縟節,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黨員要向習近平交心。

習近平在他談論歷史周期性的文章中提到,許多農民起義往往歸於失敗,“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農民起義隊伍不能解決好自身存在的問題”。習核心要在四中全會解決好的正是幹部隊伍“自身存在的問題”。他堅持幹部黨員“自身存在”只有一個追求與任務,就是遵從最高統帥一錘定音的指示!

換句話說,習近平在四中全會的謀略不是要進行黨政機關的第五個現代化,而是要進一步集權。原因很簡單,中國經濟陷入低迷困境。習近平雖然作了大讓步,但中美貿易磨擦能不能在四中前解決是個大問號!再加以香港平暴止亂毫無進展,一國兩制危在旦夕,為數不少的中央委員雖然對掌握軍權的習氏敢怒而不敢言,但反習的情緒正在發酵。畢竟中共出現周期律問題的底蘊是有人想復辟封建皇朝,四中通過多少黨內法規也平息不了人民對走回頭路的抗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