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老讓胡春華干苦差?「廁所革命」再爆醜聞

胡春華(左)和陳敏爾(右)在中共十九大前都曾傳是習近平的“接班人”。(圖片來源:)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四年多前拍板推動的“廁所革命”,遭遇重大挫折。繼央視節目年初報導甘肅武威、山東臨沭等地,旱廁(俗稱茅廁、茅坑)改造成沖水式廁所後,卻因設備質量、環境因素等問題,村民無法適應,最後竟改回使用旱廁,日前山東再爆改廁工程疑涉貪醜聞。而受命於習近平承擔諸多苦差的副總理胡春華,今年5月就曾向全國官員施壓要儘快完成這項政治任務。

山東農村廁所改造再爆醜聞:中標金額4703萬去哪了?

陸媒《中國商報》10月8日報導,接到山東省無棣縣車王鎮多名村民反映,該縣農村廁所無公害化改造過程中涉嫌套取專項補貼資金4703餘萬元,改廁施工中標公告顯示,全縣改廁共計97209戶,中標金額為4703.845387萬元,中標單位無棣縣建築公司,而具體實施改廁的“施工隊”卻是由鄉鎮自行組織,無任何施工資質,接受改廁的農戶每戶需繳納200元的施工費。

報導說,車王鎮副鎮長崔建明直言,“糞尿分集式廁具上級補貼每套800元,由鄉鎮自行採購,沒有招標,沒有合同,沒有台賬”,改造後的廁所存在嚴重的質量問題,無法正常使用,當地百姓對此苦不堪言,農戶自己花錢改的廁所被納入了政府的改廁台賬,卻並未領取到上級財政每套廁具1200元的補貼款,當地政府美其名曰“方便管理”。

“收了我們200元的施工費,廁所改好後,用了不到一個月就壞掉了,地下的化糞池都癟了,兩年多了沒人管沒人問,沒辦法我們只能自己新建一個廁所”,溫家廟村一高姓村民向記者訴苦。

陸媒記者隨機走訪了車王鎮中掛村、後掛村、溫家廟村等地,證實了前述情況。

報導最後質問,“廁所革命”是一項重要的民生工程,更是一項重大的政治任務,幾千萬元的糞尿分級式廁具採購不招標是否有問題?97209戶改廁中減去五保戶、低保戶不收施工費,收費的究竟有多少?粗略算也以千萬元計,這種無憑無據的收費是否正常?中標的施工單位並未施工,走招投標程序的意義是什麼?中標金額4703萬去哪了?

央視年初報導“廁所革命”受挫胡春華向全國官員施壓

所謂“廁所革命”是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2015年4月提出要搞的,2017年再次提出全國性改造,但是因為不適應農村客觀條件,官媒已報導過此項“革命”受挫。

中共央視節目今年1月曾報導說,由於設備質量、環境因素等問題,甘肅武威市涼州區,改造的新廁所使用率很低,另外農村因無法接入排污管網,化糞池需定期清理,雇專業車輛清運糞使的費用,成為當地村民的負擔。面對各種問題,不少鄉村的村民又重新用起旱廁。民眾抱怨官員“為完成任務而完成任務”。

央視當時還報導說,武威和平鎮改廁過程中,進行過招標,據得標的企業表示,得標價格是1套1400元人民幣,但從公司提供的內部合約來看,真實成交價格遠低於此,1套不到600元人民幣,中間的800多元差價用在何處未知。

針對央視的報導,中共甘肅省委書記林鐸強調所謂“加大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作風整治力度”。

甘肅省長唐仁健則強調“廁所革命”習近平“時時牽掛、親自推動”的,現在卻搞成“既不中看、也不中用的‘閑擺設’”,“花了錢,買了民怨”。他並發狠強調稱,對於那些膽敢在民生項目中撈油水、積民怨的人,也要“革他們的命”。

不過,甘肅乃至山東的問題顯然是在全國普遍存在,於是主管農村工作的副總理胡春華也發急了。

中共新華社5月30日報導稱,全國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暨“廁所革命”現場會30日在福建省寧德市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出席會議並講話。

據報,胡春華在會上強調按習近平“重要指示”開展農村“廁所革命”,要求“按時保質完成三年行動目標任務”。

胡稱,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已開展一年多,“如期實現行動目標時間緊、任務重”,要求中國東部地區以及中部地區的城市郊區在“廁所革命”方面確保如期完成目標任務,以便在全國農村起示範引領作用。

外界認為,習近平親自要搞的民生項目也搞成這樣,這種“花了錢,費了勁”改造的廁所閑置無用,其實除了腐敗還有怠政問題,成為中共體制病的又一例證。

傳習近平不喜歡胡春華總給他辦苦差?

現任中共副總理胡春華本來在中共十九大前入常呼聲極高,也有所謂接班人之稱。不過隨著另一政治局委員孫政才落馬,其仕途也有影響,最終在中共十九大上未入常委,次年任副總理。

胡春華主管的事務,被認為都是難以做好的,除了問題多多的前述農村工作,還比如,今年以來,大陸豬肉價飛漲,為穩定豬肉價格,主管民生工作的副總理胡春華已經至少四次專門召開會議。胡春華在其中一次會議上對中共高層官員表示,增加豬肉產量是一項“重大的政治任務”。

海外知名評論人陳破空說,習近平不喜歡胡春華,總給他最難做的工作。失業潮讓他解決農民工問題;現在又讓他解決豬肉問題。胡春華完成任務了,就是幫習近平解決問題;胡春華完不成任務,就是給習近平提供理由,把他從接班人的名單中劃掉。胡春華的言外之意也是表達他個人地位的焦慮。

胡春華還是國務院就業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面臨中美貿易戰之下巨大失業潮,當局一直強調“就業穩定”,因為恐怕影響政權穩定。

胡春華主管的扶貧更是苦差。當局聲稱要在2020年前,使5500萬人口脫貧。今年“十一”之前,中共官員又為其建政70周年粉飾宣稱:“今年底,中國95%左右的貧困人口將脫貧,再經過2020年一年的努力,絕對貧困將得到解決。”

不過,連國家審計署報告都承認,大陸扶貧造假問題嚴重。外媒也披露了中共地方官員為完成脫貧指標而對民眾實行“強制脫貧”的種種醜聞。

清華大學政治系前講師吳強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政府之所以大力推動扶貧是出於政治考量,希望以經濟補償,從政治上消滅農民的反抗意識,換取他們對現政權的擁護,減少他們對地方政權的衝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