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程曉農:中美談判重啟意味著什麼?最大特點所在

這次10月談判的最大特點是,中方改變了對抗的立場,重回談判桌,對美國來說,這當然值得歡迎。那為什麼中共5月「掀翻談判桌」之後擺出了與美國對抗的姿態,現在又180度大轉彎,從「製造僵局」變成「打破僵局」呢?從本文開始時引用的習近平致川普的信來看,似乎雙方之間此前並未發生過不愉快的對抗。然而,事實卻是,在過去幾個月里,北京的對美立場發生了巨大的轉折,從決意對抗變成了積極尋求突破僵局。

美中經貿談判10月11日結束。這次的談判重啟以及初步協議究竟意味著什麼?為什麼中國重回談判桌?兩國之間近兩年來大起大落的摩擦乃至衝突是否告一段落?對這三個問題的分析,關係到如何判斷兩國關係的未來走向。

一、中美談判重開的初步進展

10月11日美中經貿談判結束後,中國副總理劉鶴與川普見面,並遞交了一封習近平給川普的信件。習近平在信中表示,“希望雙方按照你我一致同意的原則和方向行動,共同推動中美關係向前發展。”川普對劉鶴表示,“我們花了很長時間才走到這一步,這對中國和美國來說都是件好事。我們非常感激,請祝賀習主席,非常感謝。”

隨即美方宣布,在這輪談判中雙方達成了關於第一階段相關議題的協議,待協議文本在數周內經雙方同意並簽字後,下一階段的談判立即展開。這是自今年5月中方終止談判後雙方首度達成初步協議。在這份協議中,中方同意採購400億到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同時中方承諾向美國企業最大程度地開放金融業投資,取消長期存在的種種限制;此外,中國保證外匯市場透明以及不干預人民幣匯率;雙方還將對禁止強迫性技術轉讓開展談判,預計會很快取得進展。美方則同意暫緩原定於10月15日對中國產品加征關稅的決定。

這個第一階段協議的最主要內容是,中方準備將美國農產品的採購數額翻番。在這次談判結束後回答記者提問時,中方代表劉鶴明確表示,中方已經在近幾周內訂購了2千萬噸美國大豆。這是一個提前兌現採購承諾的實際行動。2017年中國進口了242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其中60%為大豆等油料,其他為肉類、棉花、穀物(主要是玉米及玉米酒糟粕);2018年因為中美貿易摩擦,中國的採購金額減少了三分之一,僅為160億美元。2017年中國大豆總進口量的29%來自美國,達3,285萬噸,而同年美國出口大豆總量只有5,300萬噸,出口中國的數量差不多佔了六成。

這次中方決定將今後每年的農產品採購數額比2017年這個進口高峰年增加一倍,如果其採購品種的數額大致比例不變,那麼,即使美國各農業州停止對其他國家出口大豆,也無法滿足中國的大豆訂單。這些農業州必須大規模擴大大豆種植面積,讓大豆出口量增加四分之一以上,才可能滿足中國的採購需要。顯然,對2016年支持川普上台的這些農業州來說,北京的決定無疑是送上了推動當地農業繁榮的禮單,也為川普在這些州連選連任奠定了基礎。

二、“一攬子”和“兩階段”之爭

在10月談判之前,美方一直堅持,要就貿易逆差、侵犯知識產權等各項問題進行“一攬子”談判。之所以如此,與談判內容有密切關係。侵犯知識產權是這次談判的核心問題之一,但在美國,此類問題屬於司法問題,即用盜版、贗品等打入美國市場,這歸處理侵害知識產權的商法所管轄,而盜竊知識產權則屬於刑法範疇。無論是民法還是刑法的執法,都由獨立的司法部門處理,不宜由行政當局就個案在兩國政府之間進行談判。雖然在盜竊知識產權的問題上,行政當局屬下的聯邦調查局會事先調查、搜集證據,甚至逮捕嫌犯,但案件的審理最後要由法院裁斷。而就中方的情況來看,個人或企業對美銷售假貨,實際上是政策寬容所致,而盜竊知識產權的活動更與相關政策的實施有關。但是,美國司法當局不能就侵犯知識產權問題介入外交交涉,而中方則根本不承認盜竊知識產權的政策施為。

在這種情況下,在侵犯知識產問題上的政府間談判中,其實從一開始美方就缺乏有效的施壓手段。而中方當然也非常清楚這一點,總以“內政、主權”作理由,拒絕深入討論。所以,對美方而言,侵犯知識產權問題既然無法直接有效地溝通,更談不上有效約束,那就需要找到有效的制裁手段,而提高關稅就是這樣一個可用的手段。換言之,侵犯知識產權的問題直接談不通,那就只有把貿易逆差和侵犯知識產權這兩個問題綁在一起,用制裁性關稅作為施壓手段,使中方自我約束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這就是所謂“一攬子”談判的由來。

而中方最近開始尋求打破與美國的談判僵局,其策略是,阻止“一攬子”談判,實行所謂的“雙軌制”談判,即把貿易逆差問題和侵犯知識產權問題分離,前者盡量談成,後者逐步商量。最後,這種談判“雙軌制”的思路就演變成了現在的“兩階段”談判,第一階段重點解決貿易逆差問題,第二階段再就侵犯知識產權問題繼續交換意見。談判“雙軌制”的思路追求的是眼前的經濟利益,即通過大量進口美國農產品來換取美方暫時停止加征關稅,從而避免美方逐步提高關稅對中國經濟的進一步衝擊。對美方而言,既然“一攬子”談判已被中方徹底拒絕,因此陷入談判僵局,那麼,分階段談判至少從僵局中跳了出來,而且對美國的農業有好處,因此不失為一種選擇。

三、5月到8月:北京當局從“以拖待變”到“以打促變”

這次10月談判的最大特點是,中方改變了對抗的立場,重回談判桌,對美國來說,這當然值得歡迎。那為什麼中共5月“掀翻談判桌”之後擺出了與美國對抗的姿態,現在又180度大轉彎,從“製造僵局”變成“打破僵局”呢?從本文開始時引用的習近平致川普的信來看,似乎雙方之間此前並未發生過不愉快的對抗。然而,事實卻是,在過去幾個月里,北京的對美立場發生了巨大的轉折,從決意對抗變成了積極尋求突破僵局。

在去年的美中談判前期,美方曾提出,如果談判不能進展下去,從今年1月1日起提高關稅;隨後,雙方在知識產權侵害問題上開始取得進展,於是高關稅被幾度擱置。顯然,美國希望最後能就終止知識產權侵害達成協議,從而不必使用高關稅這個懲罰措施。今年5月,雙方已經就“一攬子”談判所涉及的各項問題基本達成了協議,據美方後來披露,雙方連協議文本的標點符號都改完了,只剩下簽字程序。恰恰在這一時刻,中方走完了美中談判過程那“一百步”當中的“九十九步”之後,突然“掀翻”了“桌子”,拒絕簽字,從而徹底否認了此前已經取得的談判成果。於是,美國立即對華增收部分關稅,加以報復。

7月6日中共的外宣媒體《多維新聞網》明確表示,“‘中美共識’的小船說翻就翻。只不過這次踩翻小船的或將是中國。”次日《多維新聞網》的文章作了以下分析:“美國農民被視為是川普的重要‘票倉’,川普2016年大選時,各大農業州對其的選情起到了關鍵作用。目前川普已在6月19日正式宣布參與2020年總統大選。農業經濟的糟糕情況將會直接影響川普2020年大選的‘選情’”。這段話顯示,7月份北京不僅不打算繼續談判了,而且正在考慮用對美國農產品主動加關稅的方法,阻斷美國農產品對華出口,從而打擊川普,同時也做好了中美在經濟上對抗的思想和輿論準備。7月9日《多維新聞網》的文章進一步指出,“如今,幾乎沒有人會相信,地球上體量最大的兩個國家之間的矛盾會在一夕之間渙然冰釋。甚至某些人已經嗅到‘新冷戰’鐵幕落下的氣息”。

我在8月26日發表的一篇文章《美中關係轉安為危說明了什麼》中曾經指出,“由於中方今年5月初突然‘掀翻談判桌’、讓去年開始的近乎九成的協議內容全部泡湯。面對這樣局面,美國曾經一方面小幅度局部增加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以施加壓力,一方面繼續表達邀請中方回到談判桌的意願。如果中共只是虛與委蛇地繼續周旋下去,中美兩國的關係雖然不佳,但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迅速大幅度惡化。但是,北京顯然沒有‘耗下去’的耐心了,兩天前突然主動對美國產品加關稅,這就是一種進攻姿態了……顯而易見的是,若繼續沿著川普小幅度調高關稅的步驟走下去,中共原來採用的‘拖字訣’只會造成令它自己惱火的‘長痛’,而於川普無損,甚至可能鞏固川普的選情;而一旦中共改用‘以打促變’的對美策略,則可能產生令美國有所震動的‘短痛’,至少能傷害川普在經濟層面的政績,動搖他的選情,從而誘導美國政局發生有利於中共的變化。一旦北京突然‘進攻’,川普的全面加關稅措施顯然是可以預見的。因為,美國已經因北京5月的‘掀桌子’之舉而失去了雙方友好協商、解決問題的空間。”

四、10月:北京為何180度大轉彎?

北京對美策略的轉變真是非常之快。8月份的決策是“以打促變”,而到了10月初,就突然放棄與美國對抗的方針,開始突破雙方關係的僵局。這個轉變的時間點大約在9月底。因為,就在9月25日,《多維新聞網》還刊登文章表示,“如今中美需要談的、需要管控的,並不是協議。任何國際協議都是可以違反的,所謂‘契約精神’,在過去幾千年以及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都會是‘理想狀態’,這是因為,一國之內的協議有國家政府可以公證監督,而國際契約則沒有公證監督方,聯合國、國際法庭等沒有執行力的組織,在如今這個世道,還只能是強權的工具”。這段赤裸裸的表態暗示,北京從來就不打算受任何國際公約(如《海洋法公約》《知識產權公約》)或國家間協議的束縛,它只有在受到沉重壓力的情況下才會坐上談判桌。

那麼,是什麼壓力讓北京放棄打擊川普農業州選票的決定,一反初衷,改而幫川普鞏固這些‘票倉’呢?當然北京不會作出說明。但是,有一些跡象值得分析,這裡列舉兩點。

第一,中國經濟最近暴露出一系列不斷下滑的徵兆,不僅8月全國工廠的出口交貨值已經負增長,而且9月外匯儲備開始下降,加上製造業開始進入蕭條,消費不振,隨後必然出現失業上升、財政收入滑坡、外匯吃緊等等問題。而這些問題已經沒有可以立竿見影的“藥方”能夠“治療”。在這種情況下,儘可能地挽救對美出口,成了迫不得已的選項。而要做到這一點,緩和對美關係,就成了首要之務。畢竟,中國對世界上大部分國家的出口與它從各國進口的數額基本打平,唯有美國市場才是中國每年凈賺幾千億美元的主要來源。而更令中共擔心的是,雖然美國的關稅並未全面開徵,目前的稅率也不高,但美國公司的大量訂單已經從“世界工廠”轉移到其他國家,一大批外企正在別的國家謀劃另設製造業供應鏈,一旦這些計劃落實並完成,那麼,嚮往美國市場就成了“畫餅充饑”。因此,此時此刻對美緩和,不僅必要,而且得快,否則就太晚了。

第二,最近美國的政情讓北京十分失望。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之一拜登的家庭醜聞接連不斷,北京很難再指望這位“老朋友”將來能當選、幫忙;相反,拜登的失利態勢意味著川普連任的機會增大了。既然川普倒不了,北京可能覺得,與其繼續和他作對,不如趁他現在還未投入大選之際重新“握手”,否則便悔之晚矣,因為川普已經放話,如果等他連任後再談判,向北京提出的條件會更加苛刻。

北京的這個對美關係180度大轉彎看似突兀,其實也有其原因。明白了這個短期內從對抗到“握手”的“大跨步”跳躍,自然就能理解,今後的中美關係其實並不會真正建立在承諾和誠信的基礎之上,而是一切隨形勢和利害之變而起伏。至於美中之間第二階段以知識產權為重心的談判,恐怕也不必過於樂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SB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