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太子站親歷者:香港超級可怕、恐怖... 有多少人在裡面死了我們還不知道

10月12日,大批港人到太子站紀念「8.31遇難亡靈」,祭奠現場的大牌子上寫著:「天理難容沉冤待雪」「悼念8.31失救市民新屋嶺遇難者」。

10月12日,大批港人到太子站紀念“8.31遇難亡靈”。(大紀元視頻截圖)

港警在太子站8.31無差別地暴打市民事件,雖然已經過去一個半月,但仍有不少港人到該地紀念可能被港警毆打死的港人。曾親歷8.31事件的醫護人員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當時的見聞,並表示,現在香港太可怕,港人沒有安全感,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香港。

10月12日,大批港人到太子站紀念“8.31遇難亡靈”,祭奠現場的大牌子上寫著:“天理難容沉冤待雪”“悼念8.31失救市民新屋嶺遇難者”。

親歷者:被阻止救人不原諒警察

一名8.31親歷者接受大紀元記者的採訪,披露了8月31日當時的情況。他說,他就住在附近,他當時就在附近、看到很多人,當天很混亂。當時在旺角站,看到有一些傷者和很多人幸運地離開了,沒有太多的傷亡。

但是他去了油麻地鐵站以後,儘管他是醫護人員,給警察看了自己的“支援證”,但是警察也不讓他“進去救火(救人)”。

“我覺得到現在我也不可以原諒他們(警察)。太可怕了!有多少人在裡面死了我們還不知道。”他說。

希望真的沒有人死,“但是,如果真的沒有人死的話,為什麼不能把太子站的CCTV(監控錄像)交出來呢?裡面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我們還不知道。”

太子站親歷者接受大紀元採訪,回顧當時情況,並對香港目前的局勢表達自己的心聲。(駱亞/大紀元)

該醫護人員說:“如果真的有人死了,我們在這裡紀念他們,因為他們死的名字我們還不知道,但是我超級相信一個事情(死了人)。我真的希望沒有人死,但是如果真的有的話,我們還有人紀念他們。”

太子站襲擊遠勝元朗

8月31日,港警沖入太子站列車車廂、無差別地暴打當時的乘客,不少人被打得頭破血流,跪地求饒,有的乘客顫抖地相互抱擁痛哭,驚恐地發出呼叫;在月台上,速龍小分隊瘋狂地追打年輕人,周圍的乘客驚恐地不知所措,不時傳來乘客憤怒地叫喊:“警察是黑社會!”

警察突襲過後,車廂、月台上散亂著背包、衣物、雨傘等大量物品,留下一片狼藉和讓人屏息的恐怖。

據報導,當時被警察用警棍暴打致傷的有10多人,有60餘人被捕。“8.31警察襲擊事件”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最慘烈、最恐怖的一幕,遠勝於7.21元朗白衣人黑社會襲擊市民事件。

有報導稱,當晚有幾人被打死,其家人報案親人失蹤後,家人也被失蹤;警方的記錄也先後矛盾,而港鐵至今沒有公布CCTV全程錄像;那晚到底有多少人受傷,有沒有人死亡?有多少人死亡?成了香港、世界最關注的焦點。

香港現在超級可怕國際社會需關注

對於現在曝出抗議者被關押到新屋嶺拘留所被警員性侵的事件,這名醫護人員表示,如果特首林鄭月娥6月份解決了港人的訴求,就不會有現在的問題;現在的問題只會越來越多,已經有超級多的事情發生了,林鄭月娥還沒有任何的方法去解決。即使她想用任何的方法,只會越來越多的問題。

他說:“現在越來越多的市民受傷,越來越多不幸的事情,我不知道還會發生多少。你看到我們已經有太多人不是真自殺,是‘給自殺’了,越來越多了。我們不可以避免去談論這個問題,政府也是。”

他希望政府可以先解決港人的“五大訴求”,然後慢慢解釋、調查一下為什麼那麼多人死了。

“我不知道明天我們在這裡的人,或是你、或是我,還安不安全。我覺得超級可怕!每個人都已經不安全了,已經不是以前的香港了。”他說。

他認為,香港現在“超級可怕、恐怖,你問我明天會(不會)死掉,我也說不定。我已經不是年輕人(記者:也算年輕人)。但是我們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我們其實沒有太大可以輸的本錢,我們的未來、我們以後怎麼走。”

但他認為港人現在吃點苦,是希望“未來的年輕人,還有下一代、另外一代,可以有一個比較好的香港。就是一代人吃苦好了,不要有那麼多人去吃”。

他表示,真的希望國內外的人都能關注一下香港,給他們的政府一些壓力,讓各國政府給港府施壓,改變香港現在不公平、可怕的現象,就像美國一樣10月15日將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保護香港法案》、《重新認識香港-美國雙邊關係》進行投票,給港府、中共壓力,希望香港這些可怕的事越來越少。

對於港人的未來,他還是信心挺足的。他說,雖然不知道啥時候有什麼抗議活動、遊行會有多少人參加等,港人對此感到迷茫;但不少港人希望在沒有被抓的情況下,多一些小的活動去支持同路人。

“比如說我在這裡,燒一些東西給死掉的人。我希望小小的、小小的,加起來就是一個比較大的抗爭了。”他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張頓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