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老照片】家庭是右派存活的動力 但大右派家裡都安了竊聽器

童年就生活在這種恐懼中,老覺得父親的話會被監聽。成年後一些傳聞得到證實,一個民主黨派高官的家人,說收拾屋子時,無意在牆上發現電子管的竊聽器。還聽一位老警察說過,當時採用拉線的方式對羅隆基、章伯鈞家進行監聽。這說明從小形成的恐懼感是有道理的。

@zhu0588:夾邊溝倖存者李景沆:兩千多名右派到了明水河,一天只有四兩的糊糊湯可喝,他們找草籽找蜥蜴,吃一切能吃不能吃的東西,最後連大小便都走不動到外面解決,只能拉在自己冷凍的床鋪上。三千名右派,最後餓死得只剩下四百多名。有一個鄧立之醫生的身體被飢餓的右派颳去了屁股上的肉而食。

章詒和:49年以後,知識分子就是一個改造和整治的對象,你要反覆檢討,反覆交代,反覆向黨交心,讓你在這樣的態度中,生出‘原罪感’——‘我是有罪的’,一場反右下來,55萬右派,占當時知識分子11%。

謝泳:1957年4月以後發生的“反右派”運動是對中國知識分子最沉重的一次打擊。在這次運動中,自殺的知識分子達到了1949年以後的又一個高峰。這一時期被逼自殺的知識分子在中國各文化單位、高等院校和中小學校比比皆是,中國許多知名作家和科學家即在這一時期自殺。對許多知識分子來說,這是一個絕望的年代,除了自殺沒有別的路可走。

章詒和:第一步就是點名,單位點名:‘張三。經我們查明,長期散布反動言論。’一下,啪,你就完了。然後你是不是暫時不要工作了,停職一下,清理一下,回去想一想你都做什麼了,你都錯在哪兒了,寫一個材料。點名有各種點名。最嚴重的是見之於報章。這樣就開始弄你的家庭。對人致命一擊是家庭。如果你在單位是孤立的,但是你的家庭是溫暖的,這個人還能活,如果你在單位是孤立的,你回到家……這個你就活不了。

章立凡:童年就生活在這種恐懼中,老覺得父親的話會被監聽。成年後一些傳聞得到證實,一個民主黨派高官的家人,說收拾屋子時,無意在牆上發現電子管的竊聽器。還聽一位老警察說過,當時採用拉線的方式對羅隆基、章伯鈞家進行監聽。這說明從小形成的恐懼感是有道理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阿波羅網東方白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